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第八节

峥嵘

士兵们进食后不到半个小时,军中大鼓就响了,各队都头、校尉之类的军官呼喝着整理队伍。

张冉听着台上的罗金财大声说着鼓舞士气的话,只是萎靡的锐锋营悍卒们已经长途行军大半天了,面临坚城,都是无精打采的,但是随着罗金财最后一句话说完,悍卒们顿时打了鸡血般嗷嗷叫成一片。

张冉脸色一白,他听清了那句话,‘纵掠一天!’。罗金财竟然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胡大几人,胡大和魏三也是神色一变,“大伙小心了,进城后彼此间跟紧一点,小心别让乱兵伤了。”胡大急速的说道。

一声令下,锐锋营就像是炸了营一般喧哗,但行动却是极其的迅速!五千多人的军队在阵前一分为四,弃了撞城车,扛了梯子蜂拥而上。

罗金财的亲兵却是协助者江袤指挥的600多人使用巨弩、投石机掩护。

张冉随着胡大一步之后的右侧疾奔,城墙上的守军已经开始反击,投石机投出的巨石在冲锋的悍卒群中碾出一条条血痕,飞蝗般的箭雨钉杀了一个个防护不及的倒霉蛋,黄昏的空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张冉持着枪,感官、灵觉提升到最高,体内真气鼓荡流转生生不息。四米长枪竖直执着,巧妙的摆动下磕飞了对他有威胁的箭雨。前面胡大已经踏上横搁在护城河上的梯子,胡大陌刀背在背上,左手持圆盾,右手持一把刀锋长米许的直脊厚背刀,极快的掠过梯子,几个纵步就登上一个梯子,侧身闪过一个上面掉落的士卒,上面的守军已经使叉子来推靠在城墙上的梯子。

张冉拔腿跃上旁边的梯子,身形一顿之后急速拔起,炮弹般向上弹去,身旁呼啸一声尖啸,却是魏三百忙中一箭将推梯子的守城士卒射杀。脚尖再次一点,坚实的木梯差点被他蹬断,张冉已经窜上7米高的城墙。

枪柄铁鐏在城墙垛上一点,身形横过墙垛,一连踢飞两个扑进的军卒,身形落地,一声大喝、铁枪横扫,顿时打翻近十个士卒。身后胡大已经‘墩’的一声落在身后,‘呼’的甩出手中圆盾,撞飞几只射向张冉的羽箭,后面横脸也已经翻身上来,这一块城墙顿时落入他们掌握。

张冉此时却是感觉背心寒毛炸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舌绽春雷般一声爆喝,张冉手中铁枪夹着尖利的破空声向前挑去,一枚胳膊粗的床弩箭支犹如幽灵一般自虚空闪现,被铁枪枪头堪堪挑正箭头,枪箭交击、一股大力袭来,张冉上身一仰,床弩历啸着斜斜向上空飞去。

“叮叮”两声轻响,却是胡大和横脸挑飞酒杯粗床弩付箭的声响。张冉在两人闷哼声中单手持枪一个大步跨出,腰间短刀闪电掷射出去,“呯”的一声将城墙内侧墩台上对着这边的那台床弩击毁。

单臂一振,四米长的铁枪矫若惊龙般几下摆荡,将冲近来的北汉士卒横扫下城墙。这一顷刻间,后面不仅宋文兴和魏三上来了,加上附近梯子上来的锐锋营悍卒,已有近百人,大伙分头杀向两边。

一声炸雷般的吼声传来,“呔!众军士随爷爷杀贼!”一个手持陌刀的武将疾步奔来,身后跟着四五十人的亲军。离着张冉还有十来步就是一刀直劈而来,凛冽的刀风激得张冉衣诀翻飞,他后面的亲军却是手持弓弩替他压住阵脚,再后面却是一队弓箭手被调了过来,而城垛的争夺战依旧在进行,张冉刚才匆匆的一眼也看到了,登上城的宋军就他们这这一段稳住了阵脚。

枪尖在迷幻莫测的刀影中寻着刀尖真身,“叮、锵”的两声将这个武将挑飞,这个武将被挑的倒飞回去,口中却是大喊“放箭!”

“唰、咻”的激响声中,张冉依着身后横脸的呼声急退两步,一排圆盾飞速挡在前面,密集的‘笃笃···’声响起,锋利的箭头穿透圆盾,好几个悍卒伤到了手臂,却是哼都不哼一声,跨步挤上。

距离太近,北汉的弓箭兵只能采取直射,却是被配合老到的锐锋营悍卒防住。魏三和三个弓手此时却是施展连珠似得箭技,精准的射杀城墙上的敌军。

潮水般汹涌而来的北汉军士卒在两名悍将的带领下向着两端挤杀逼来,一时间这短短的一段城墙上箭支横飞,刀枪纵横!

胡大嘶声大喝;“杀过去,让下面的弟兄能上来。”陌刀一闪,夹着漫天的杀气直扑出去。“跟上。”魏三箭如流星,射杀了两个隐在人群中的汉军北弩手,大喝踏前。

宋文兴满脸大汗,玄而又玄的格开一只弩箭,锋利闪亮的箭头穿透盾面,在手臂上擦出一道血痕。身边的张冉已经接连挑飞两名敌军,箭步冲前。四米长的铁枪左右一荡,打伤了四五个北汉军卒,和胡大两人一左一右凶猛冲前。

面对满地残肢断臂、漫空的血腥飞溅,张冉只觉得腹中翻滚若吐,但是面对亡命扑来的北汉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张冉只得强行压住腹中强烈的呕吐感,调整内气继续冲杀,就当是在龙腾星上野外生存时对抗那些强悍的野兽。

眼前的汉军士卒突然闪开,露出后面一排弩手,历啸声中密集的弩箭劲射而来!张冉眼光紧锁住那几支射来的箭支,双手运劲,铁枪一卷,击飞三四只瞄着他的弩箭,身旁传来两声闷哼,横脸和胡大双双中箭。

对面的北汉士卒大噪,士气大振,随在第二波弩箭后面凶狠杀来。张冉枪杆急速拨打,散落在地上的零落兵器飞蝗般激射而出,身形急进,横枪一拨,击落几枚箭支,背后的胡大和横脸已经折断箭杆扑来。

近在迟尺的弩箭的杀伤力太强,胡大和横脸的步伐已经非常不稳,幸好宋文兴适时冲前,圆盾替他们挡住了第二波弩箭,至此时五人除张冉外已经是人人带伤。前仆后继的北汉军卒犹自奋死扑来!

张冉大步冲前,速度极快,瞬间就闯入北汉军卒中,北汉弓弩手不得不快步后退。偏头一闪,一枚雕翎铁箭夹带着历风自他头部擦过,劲风刮得眼角生涩!

长枪震飞一个士卒,背后的魏三三箭连珠,闪电般的箭支直扑三四十米外的一名持弓校尉,张冉刚才就是差点伤在他的狙击之下。

张冉他们这一伍人自登上城墙,就稳稳的站住了脚,不论是守军还是锐锋营中指挥,都看到了这个情况,城下的锐锋营士卒极力由此上城,扩大突破口,而城上守军更是调集精锐围歼这个缺口,意图将这一百多人赶下城去。

只是遇到张冉他们这一伍为首的悍卒,这一边的缺口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宋军从城下涌上。城中兵力有限,其他方面防线也是遥遥若坠,眼看城却是要破了!

守城的主将是太原王家支系子弟,眼看这城是守不住了,立即率领10来个亲兵下城而去,城上少了总指挥官,宋军的攻势也愈来愈猛,一干‘聪明人’立马掉头下城,赶紧点,还可以从城北出城(城北是世家士族所居之地,北城门形势险峻,出城门就是山岩峻石,不能围困)脱身。

张冉只觉前面的压力一松,面前的北汉士卒纷纷逃散,一伍伍士卒从旁边冲上,他们多数以各自的伍为单位,保持着基本的阵型向败退中的北汉士卒杀去。

回头一看,伍中其他四人人人带伤,宋文兴和魏三已经是摇摇若坠。横脸一身鲜血,正一刀将一个校尉级的汉军军官头颅斩下,系在腰间。

环目看去,附近的竟然尽是无头尸体!

胡大咳嗽着呼喊张冉;“张兄弟,别愣着了,赶紧冲上去,多斩几个人头!”

张冉摇头,强忍着不适,回过身扯出汗巾,撕做几条,随手在地上一个无头尸上扯下一把锋利的短剑。摸索、检查了一下将近昏迷的宋文兴两处箭伤和一处刀伤,利落的将箭头剔出,将三处伤口扎紧。宋文兴却是痛的醒了过来。

“谢谢!”这短短的一战、宋文兴口角竟然挣开,看着张冉在渐渐远去的‘噗噗’刀刃入肉之声中替自己治伤,非常诚恳的道谢。

转到魏三面前,魏三已经将几处刀枪伤口处理好了,只是右胸边缘的一只雕翎箭他自己无法处理,鲜血不断的流出。

魏三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张冉没有说话,径自蹲下,短剑剑锋一转,伤口周围的衣服蝶片落下,露出透出背后的箭簇!剑锋一别,‘哒’的一声寒光闪闪的箭镞飞出,轻轻抓住箭杆。魏三双眼一闭,张冉已经将箭杆闪电般拔出!

一声闷哼,张冉迅快的将伤口包好,回过身发现横脸和胡大自己将伤口处理好了,都是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此时喊杀声已经渐行渐远,而城下的罗金财和江袤已经策马进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