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1.html

这一次的网络战收获颇多,不仅仅抵御以色列蛮横的网络攻击,给他一个下马威,并且还收获了诸多资料。这是方志飞决策初没有预想到的,事实上,对以色列的军事研究成果他早有垂帘之意。

以色列在核能研究、海事武器装备研究、重武器研究等领域均为世界最先进的项目研究之一。有些技术还垄断了某些领域,对于这样的国家,他又爱又恨。爱的是以色列人民淳朴善良、重视文化和科研发展。恨的是以色列执政党唯美是瞻为达到讨好美国而违背本民族的善良和平发展传统。借助武力协助美国达到控制能源的目的,使美国更加猖狂、失去理智地挑衅他国主权。

这一次胜利,证明了他们的网络战争是可以打败的。关键的核心技术是设备和网络作战人员。从胜利击败后,以色列没有敢再过来,但为安全着想解放军数十名网络安全员也进入了保护工作中。同时将近三百人的专家队伍也陆续来到阿扎木里斯进入研究所开始武器装备升级。

这样,从以色列获取的资料就显得格外珍稀,相当部分是完整的科技。科研人员们为了尽早研究或改良出更具有针对性、打击性的武器,做出了很大努力。

方志飞在电脑上将一些自己的想法写上去。自从成为骷髅帮帮主之后,他就开始有了更多的想法。就拿对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世界根本就不需要存在这种剥削制度。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还拼命推崇?唯一的答案也许就在于人们的贪婪了。美帝国主义剥削制度确实会瓦解,如果贸然瓦解,不同阶级产生的冲突将会成为灾难。人类极有可能会文明倒退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对于谁来说都是不希望发生的。唯有抓住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根本源头,消灭资本家为主的剥削势力,改变资本主义的根本制度。逐步提高民众对这种制度产生的危害认知才能解决问题。

他知道骷髅王再次来到世界上的目的,他是带着改变这种格局避免人类灭亡的使命。要完成这个目标,必须遏制美帝国主义发动针对中国的战争,而这需要中国必须打赢给他代理战争的国家。

从武器上让劣势变为优势,让他看到中国的势力,不敢轻举妄动。从政治上,展开与其他国家更深层次的合作,将美帝国主义边缘化。在此之前必须击败美元的独霸主义,一来可以让他尝尝经济濒临崩溃的感觉。二来震慑对华有图谋不轨的国家,有效防止他们联美侵华。

他迅速地写着,手放在桌面上,脑意识已经在电脑里,速度极快。没多久,一个明确的思路出来了。有时候,他也会突发灵感对一些军事方面的技术改良。

来到中东,他一刻也没有放松生意上的事情,那里有他们在打理,每天在电脑上发送,他们会很准时地发来信息汇报工作,如果有需要,他会直接命令。似乎有点专政,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经常开视频会议听取他人的意见才做决定。他给他们传输的真理是:公司不是他方志飞一个人的,是整个公司所有员工的,它整个利益所得是集体努力的结果。

这一天下午,库里德中将接到紧急通知,在阿扎木里斯隐秘房间里一伙塔利班成员在进行武装行动,企图控制阿扎木里斯镇。

见到库里德中将慌慌忙忙地收拾着装备。方志飞正巧没事做问:“将军,您要去阿扎木里斯?能不能也带我去?”

“你?”库里德迟疑了一会说,“也好,不过很危险,拿着(扔给他一把冲锋枪)带上,会用得上。”

随后,跳进一辆装甲开向事发地点,旁边一辆载着数十名武装人员赶超上来,将装甲车甩在后面。

“该死,美国佬把塔利班赶到我们这里来了。”库里德愤愤不平,塔利班并不是好惹的组织,躲到这里势必会冲突不断,他也因此受了不少气。

方志飞:“我们为什么不把塔利班赶到印度那里呢?”对于这种问题,库里德也在问。

他说:“要是可以,我早就干了。他们也是不肯过去啊。”

眼前,距离小镇还有一定的距离武装人员携武器下车朝一间很大的楼房包围。

装甲车内,库里德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房里面的动静。他看见了,对方手里有山炮,正对准这里。“停,停止前进,手榴弹扔进去。”

他一边指挥,一边用装甲车上的一门威力极小的主炮向塔利班打去。

几乎同时双方开了火,双方的炮弹都没有给对方带来任何损失。装甲车立即调整又是一炮过去,这下塔利班两个正驾驭山炮的中东小伙赶紧连山炮带人躲开。炮弹落在他们旁边四米远的板凳上。瞬间,板凳灰飞烟灭。塔利班谩骂几句,架起山炮,后面的几个人开始扔手榴弹,还有几个匍匐冲锋枪扫射。

果然厉害,方志飞心里暗暗夸赞。相比之下号称训练有素的巴军武装力量显得笨拙。对他们的表现不满意的库里德边骂边用枪支射向塔利班。

此时一枚手榴弹经巴军武装人员的手扔到一个塔利班中东小伙脚下,他来不及跳跃,就炸开了。瞬间,至少半条腿没了,旁边的塔利班加大火力掩护另一个塔利班把队友拉进去。

“注意掩护,瞄准了再打。”库里德近乎嘶吼着,这就是他的脾气。武装人员也不敢马虎,小心翼翼,此时的火力小了一些。

坐在旁边的方志飞用脑外延力去打探,里面,一个塔利班右腿被炸飞了大半,手臂也有明显的伤,脸上那是炸弹的碎片伤成的血,巨大的痛楚使坚强的塔利班眼角挤出泪水。一个塔利班在包扎伤口,另两个一边帮忙一边叽里呱啦地讨论着。外边,窗口旁、墙根被炸开的口子、屋外隐蔽的旧木桌、小灌丛。都有塔利班在一枪一子弹的打,偶尔一响轰雷郑出。

“将军,有人负伤了。”那边传来士兵的叫喊,就在刚才,一灌丛里的冷枪不幸落在士兵的左小腿上。

“奶奶个颓的,给我杀……杀!”

“将军不可,贸然行动只会伤亡惨重。”方志飞劝导,“我们应该让士兵退后,到安全的敌方,再统一战术解决他们。目前我们已前脚大乱,队伍分散,很难敌得过他们。”

库里德用质疑的眼神看着他,良久他才答应下来。冲着前面大喊:“后撤50米,全部后撤50米。”就在这时,一手榴弹落在正后撤士兵旁边炸开了。

“卧倒射击,他奶奶个颓的。”库里德近乎嘶吼着,此时双方的火力加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