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五十九 战沈阳(三)

东篱剑客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关于袁张两位上官在用了马佳献的‘壮阳鹿’后,做了一夜几次郎,马佳是无从得知的。他所知道的是,自己升将官后的第一次危机就那么轻描淡写地走过了。 回到沈阳后,马佳布置完西门的防务事宜,就回府计算己家卖铁卖军火的收入。 “啪啪啪。。。噼啪,齐了。”马四哥打完算盘,对着马佳道:“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关于袁张两位上官在用了马佳献的‘壮阳鹿’后,做了一夜几次郎,马佳是无从得知的。他所知道的是,自己升将官后的第一次危机就那么轻描淡写地走过了。

回到沈阳后,马佳布置完西门的防务事宜,就回府计算己家卖铁卖军火的收入。

“啪啪啪。。。噼啪,齐了。”马四哥打完算盘,对着马佳道:“去年十月以来,共卖线膛枪和滑膛枪八百五十支,咱们家铁料铺赚1190两银子,平均每支一两四钱;速射炮100门,赚750两,每门七两五钱;共计赚1940两。另外,军营里的火器铺共赚870两银子,是独立的账本。嗨,我觉得你太小心了。像这种半公半私的生意,朝廷也没多少借口查贪污。毕竟,工匠什么的都是咱们自己招买的。真要查,另外做本账不就行了。”

马佳此时正在看栓动步枪的样品,闻言停下来说道:“我是为了家业的长远发展,分清条理是做好事的前提,自负盈亏是让人努力干活的保证。第二,这火器铺的开张银子还是熊经略给的,咱们不能忘了,也不能拿这拖累熊公的清廉。第三,这是我官面上的文章,就是要做得的让人挑不出毛病。至于我家铁料铺能赚钱,那是我们的本事,是我们该得的。对了,四哥,买燧发线膛枪的有几个?”

马四哥顺口答道:“少,就副总兵赵率教一个,买了三十支,不过没要刺刀,这我记得真真的。可惜了,他到广宁镇驻防去了,以后可少了个大主顾。至于其他将领,都嫌燧发的贵,换火石又不方便,就买了两百杆装备亲兵了。”

马佳摇头道:“新思想、新战法的革新总是不容易。换火石麻烦?多试几次就知道了。”

马四哥又问道:“这新枪有什么好?比线膛枪还厉害?”

马佳拉动枪机,演示道:“就是快。以前我的兵要密密地排成三排,才能挡住三倍敌人骑兵的冲击,搞不好还要肉搏。如果用后装枪,我的兵只要疏疏排成两行就行,划不划算?”

马四哥来了兴趣,翻看道:“老七,什么时候能造好?一把可以赚二两银子吧?”

马佳乐了:“四哥,你就知道钱,早着呢!现在头疼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绷子弹簧,黄铜做的力量小、用不长,软钢的又做不好;二是子弹最好是铜壳的,纸壳的有漏气的毛病,也不容易清理。”

马四哥咋舌道:“铜壳?那不是要一分银子一发子弹了?你这是打仗还是丢金子呐?”

马佳提气叫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就是这个理。铜壳弹是纸壳的两倍价钱,可是效用也是两三倍,以后肯定会大用的。”

就在此时,右部左司把总、林世铎前来报告道:“秉将军,烽火传讯,建夷扰边了。”

马佳闻言,骤然而起,叫道:“来人,给我披甲!林把总,带你的兵登城,并传令其他将士,严守信地!”

“得令!”林世铎依令退下。

半刻之后,马佳领着十名家丁赶到西门,见到毕二遇后,直接问道:“怎么样,建夷来了多少人马?”

毕二遇轻松道:“还早着呢,是奉集堡那边传的讯,先报的只有两千骑兵。”说完又似乎自言自语道:“奴酋这次恐怕是试探来的,因为这是他在熊经略去职后第一次大举进攻。其二,现在野地里的草还没长好,要骑兵纵横,总得等到三月份再说。”

马佳点点道:“是这个道理,不过也不能松懈,这正是检验大伙警惕性的好时候。”接着下楼道:“我去门外的两座简易棱堡看看,这里就由你盯着。对了,等会陈捷要是赶来了,就叫他回去休息。该他放假的,又不是大事,叫他不要担心。”

随后,马佳走出城门,来到城门两侧、离城25丈、离濠3丈的棱堡观察。(1)

马佳“发明”的棱堡有两座,它们以门道为中轴线,左右分开15丈布列,这个距离即使是劣质滑膛枪也可以发挥最佳威力。棱堡的形状犹如梭子,主体是长四丈、宽三丈半的正方形;两侧墙用土木垒成,厚三尺,炮位处的墙厚一尺;中空的两丈九尺地上,建左右两排房屋,各长四丈、宽一丈二,除了六门弗朗机的炮位外,正好共住下一旗(三队或六伍)士兵;两房之间的过道宽五尺,刚够挑水转身;屋顶与墙平齐,高一丈五尺。棱堡朝外的尖角取最容易取得的60度角,即用和底边长度相同的绳子分别固定于两个端点上,然后划圆,其上一个交点就是。尖角墙的下底厚三尺,而上顶厚只有一尺,是防止爬上墙的敌人聚集攻击堡内,同时也省工期。棱堡朝向城墙的底部也是尖角,只是在内侧开门,供士兵出入。

这种棱堡当然不完全符合欧洲标准,却是马佳结合明代实际做的。比如主体的长度,就是标准马面的长度。再加上是木栅垒土的建筑,和民间搭房子没多大区别,记料、记工钱都让明朝的工匠很熟悉,所以他们很快就理解了马佳的示意图。

“报告!右部左司一把总、孙念祖率本堡官兵参见将军。应到39人,实到40人,其中一人是末将家丁,请示下!”守堡将官率全体官兵抱拳作揖道。

马佳回礼,点头道:“将士们辛苦了。过道窄,就不必拘礼,除队长以上留下听话外,都回房间吧。”

等众兵各回岗位,马佳就向孙念祖问道:“怎么样,守堡还适应吧?有什么需要和想法,可以和本将说。”

孙念祖老实回答:“将军,不辛苦。这棱堡建得很厚,比军营里的房子挡寒多了,三尺的厚度,烧起炕来就像到了夏天。就是两排房子中间的过道窄了点,我担心敌人攻进来后,我们没法出去肉搏。”

马佳笑笑道:“本来就是让你们以枪炮为主,降低肉搏的。敌人要是攻进来,你们就隔着墙壁,从窗户那里抽扎。过道只有五尺宽,所以就算你们用腰刀在两边同时抽插,敌人也避不了。窗口不够,就挖内墙。内墙只有一尺厚,挖通了,就可以抽插。”

(1)作者现有资料里清楚的是,万历四十八年的沈阳城,城周1428丈,城脚外车营宽7、8丈。此外,不肯定的是:壕沟两道,每道五丈宽,深两丈。还有另一道参数未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