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5500多万“红包”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xshxing 收藏 0 801

今年4月以来,重庆针对公务人员收送“红包”、领导干部超标准使用公务车、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违规经商办企业这三个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在全市范围内集中进行“三项治理”。截至10月30日,全市公务人员主动上交“红包”5500多万元,清理超标车6327辆,处理涉嫌违规经商的干部169名。


7个月、5500万,平均下来全市公务人员每天主动往廉政专户里面上交的“红包”就超过了25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因为不是每个公务人员都有机会收到“红包”,同样的,并不是每个收到“红包”的公务人员都会自觉上交,或许有的像大渡口区原劳动局局长杨某学习,收“红包”10万交3万,或许抱着侥幸心理,执迷不悟,拒不申报。那么可以估算一下,在公务人员系统内,全市,乃至全国每天产生的“红包”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百度百科里面对“红包”一词的解释很有意思:红包(压岁钱)(Red Packets),在广东港澳台等地亦称之为“利是”,名词,包着钱的红纸包儿;用于喜庆时馈赠礼金。关键是最后一句“现在也泛指奖金、贿赂他人的钱”将现在社会中的“红包风”刻画得淋漓尽致。随著政策开放,送礼的风气漫开,红包逐渐变味,数额越来越大,形式越来越潮,名头越来越到,到后来,红包也就逐渐变成了变相的贿赂,只是送红包的人和收红包的人都不肯承认罢了。但实际上,红包只是给贿赂穿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并不能改变其违法本质,更不可能在惩处贪污受贿中作为贿赂的保护伞而免于处理。


恰好最近有两个案例可以作为证明,一是重庆交警总队原总队长陈洪刚在狱中忏悔说:“在利益面前,我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副厅级领导干部……大肆收受别人逢年过节送给我的‘红包’,并认为单笔数额不大,应属礼金性质,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可时间一长,见累积的钱多了,我心里开始有些发慌。为了不被发现,我把受贿来的钱东藏西藏……”。二是某区县十余名校长为了近百万红包形式的回扣,在集体采购中违纪,皆后悔不已。


试想一下,如果陈洪刚能够在收受红包支出就能够及时主动上交纪委监察部门,那么他会不会避免逐步走上歧途;如果这十多名校长能够拒收或者主动上交“红包”,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身陷囹圄。当然,现实中没有那么多如果,他们现在的处境除了是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埋单外,也只能是作为警示后人的警钟了。、


正如薄书记说讲的,“红包”问题就像温水煮青蛙,让官员在不知不觉中步入歧途而难以自拔,最后惊醒时多数为时晚矣。同样,超标公务车、违规经商都是导致官员患上腐败病的慢性毒药,治疗宜早不宜迟,宜治不宜拖。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面对无处不在的“苍蝇”,“蛋”们是否已出现了裂缝?如果是,那么请立即贴上“薄氏三项治理”牌创可贴,药到病除;如果不是,那么请依然常备该贴,可保平安。


万维读者网综述: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指出,“红包”问题是温水煮青蛙,腐蚀了不少干部;超标准使用公务车问题比较普遍,我们不能迷迷瞪瞪;经商办企业问题,真正摊开了,量是不小的,对党和政府的影响不可低估。“薄熙来批红包问题 重庆公务员主动上交5500万”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如是报道。


薄熙来一句“必须下大决心,切实解决好这些问题”,“唤来”重庆全市公务人员主动上交“红包”5千余万,官方以这样的报道凸显薄熙来之功,耐人寻味。


七月“收缴”红包5千万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今年4月以来,针对公务人员收送“红包”、领导干部超标准使用公务车、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违规经商办企业这三个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重庆在全市范围内集中进行“三项治理”,同时着手建立预防与监管机制,以反腐倡廉的新成效取信于民。


重庆市制定“1+3+3”方案体系,着眼最大限度地教育挽救犯错党员干部,方案明确:凡是在今年6月10日前主动上交“红包”、停止使用超标准公务车的,在9月30日前主动整改违规经商办企业的,一律从宽处理,不搞“黑名单”,不搞“秋后算账”。而对过了宽限期仍拒不申报、整改存在问题的,对隐瞒事实真相、企图蒙混过关的,对继续顶风作案的,下决心查处。并确定了“交比不交好,早交比晚交好”的政策,专门在重庆银行开设了“581廉政账户”,开通了12388举报电话。


截至10月30日,全市公务人员主动上交“红包”5500多万元;清理超标车6327辆,本着务实、节俭的原则,采取拍卖、调整用途等多种方式进行处理;35263名干部上报配偶、子女从业情况,其中1252人申报办企业,已对169名干部涉嫌违规经商的行为作出纠正。报道并称,“有些干部仍然执迷不悟,拒不申报整改,等待他们的则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决不手软'”。


现年61岁的薄熙来,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当选政治局委员,同年11月30日接任汪洋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


薄熙来到任重庆以后,其最大工作重点并非经济,而是廉政工作、整顿社会治安以及“精神文明”建设。现在他以两个独特的行动而著称:“打黑唱红”。这个口号的上半部分指薄在重庆发起的一次严打运动。重庆动用3万名警力,逮捕了许多“黑社会成员”和腐败官员,人数逾万,以致部分看守所、拘留所爆满,还把司法局长(也曾任公安局长)送上了断头台。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