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正文 引子

sdrzdl 收藏 3 2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先生,先生……” 迷迷糊糊苏醒,一大堆斑驳凌乱的梦境渐渐重新排列组合成了眼前清晰的笑脸。 “先生,飞机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到达北京”,那个身着短旗袍的空姐微微一欠身,朝手中的托盘努了努嘴,仿佛还在说什么。 “嗯……” 梦得太深了,头脑被漂洗了一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先生,先生……”

迷迷糊糊苏醒,一大堆斑驳凌乱的梦境渐渐重新排列组合成了眼前清晰的笑脸。

“先生,飞机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到达北京”,那个身着短旗袍的空姐微微一欠身,朝手中的托盘努了努嘴,仿佛还在说什么。

“嗯……”

梦得太深了,头脑被漂洗了一遍,空荡荡的,所以不得不努力把意识从遥远的地方拉回来,不得不重新理解眼前的一切,清除残留着的隔世之感, 旗袍、笑脸、托盘……

空姐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先生,飞机还有十五分钟到达北京,您还需要点什么吗?”她又举了举托盘,茶、咖啡、碳酸饮料……

这才意识到50cent还在耳边不知疲倦的rap着,连忙朝外拽了拽ipod的耳机,“不,谢谢!”。空姐又微欠了一下身,才走向后排乘客。直到这时,我才确定自己已经从某个地方回到了现实,回到了离地一万米的高空,回到了大陆航空公司的波音777—200ER客机上,头竟然有点昏昏沉沉的疼。

剥开一块口香糖,塞回耳机, 50cent还在疯狂的《Crazy》。看了看表,突然非常奇怪地意识到,我在这种Crazy中足足睡了大约十个小时。不可想象,我不记得有哪次旅途会睡这么长的时间,不仅不睡,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反倒总会让我兴奋。不管是坐汽车、火车或者轮船、飞机,不管是一次休闲的度假还是挤在c-17中,我的精神头儿都出奇的好,一、二十小时不会有一丝疲倦感,可今天我足足睡了十小时,在50cent不断撕扯你神经的《Mixtape Legend》专辑中,不可理喻。

所以我几乎有点无奈的发现,我又必然要遇上常龙了(我相信这家伙已经成了一种意象,深深的根植于我的脑子之中,让我这一辈子都无法避开)。至今我都无法理解这家伙何以会在任何一种行走着的运输器中酣睡,巴士、高速火车、波音飞机,哪怕是在那种封闭的闷罐子一样,充满了涡轮噪音和混合油料味的C17 中。记得当初我们这批菜鸟新兵从土耳其基地登机被送往阿富汗的那趟所谓旅行中,自后机舱门关闭的那一刻,常龙便开始呼呼大睡,中间好像是没有醒过。他低着头,宾呢帽压着眼睛,前胸弹袋中坚硬的弹匣恰恰支撑着他的上身不向前倾倒,双手平放在腿上抱着M4,那样子仿佛是一个正在打坐的僧人,飞机爬升、颠簸、调整航线,他最多只是随着晃晃身子,好像一个足足有十年没有睡觉的人,任凭什么都惊扰不了他的好梦,即便是有一枚萨姆击中了C17。看着他彻底的睡姿,有一刻,我甚至突然担心他是不是一睡便永不苏醒了。又有一刻,我羡慕至极,羡慕他在如此拥挤着汗味、油料味、金属味的环境里,还能够睡得如此投入。之后,我曾揶揄常龙,我说你看风景都在路上,你这一睡不知错过了多少风景。他摇摇头,说在他看来,风景只在终点,傻瓜才会把精力浪费在路上。也许吧,在那趟C17的旅行中,没有风景,只有周围的宾呢帽、山地迷彩、M4和一张张陌生的脸,但总还有酣睡着的常龙,也算是一种风景。

也许是因为现在我终于适应了在路上,不再莫名地感觉紧张;也许我终于适应了Rap,我记得小黑抽风似的颠着脚步,两片厚嘴唇不停嘟囔着,把《Mixtape Legend》塞进我手里,“咳,哥们!你需要这个!上帝之音!”。50Cent,一个东海岸说唱歌手,却长着大兵一样的肌肉,穿着大兵一样的防弹背心,带着身份标牌一样的十字架项链,当时我看都没看就把它扔进了我的背囊。滑稽!

“先生们、女士们,本次航班即将到达北京。现在,飞机将要下降,下降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颠簸,请寄好安全带……”

关掉50cent,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便再次清晰起来。我一丝不苟地绕起Ipod耳麦线,认真地把它放入小包,然后拉开随身小背包的拉链,找一个最合适的位置放进去,重新拉上拉链。我仔仔细细做着每一个动作,仔仔细细感觉着每一个动作,我在心中反复肯定着这些现实的存在,反复肯定着现在的我,我把包抱在腿上,把上面的褶皱一点点拽平,我害怕一停下来,我便会如微风中的晨雾,渐渐散去了。

“到了,北京!”

一直依着窗口的旅伴低吟了一声,他从衣袋里摸出一幅老花镜,从窗口朝外眺望着,一路上他一直沉默不语,就这样依着窗口,把视线留在外面茫茫的虚空中。有一阵,我干脆把他当作一个谜语来猜,猜他的年龄,六十或者七十?猜他的身份,到美国旅游的游客或者是美籍华人回大陆探亲?或者跟两国都没有关系,只是恰恰出现在这里的一个偶然。

或者这一切都是一个偶然,大陆航空公司、波音777、空姐、50cent还有我,还有机内机外的世界。

“北京!”沉默的旅伴转过脸来向我点了一下头,用手指了指窗外。

“到了!”我微笑着回应他。

正午13:40分的阳光照射在波音777银色的机翼上,耀目的反光影得我眯起了眼。

“北京!”

我努力重构着这个名词,重构它的含义,我努力重构着这个世界,重构着现实的我……

故事应该从哪里说起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