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青春中,唯一没有丢弃的是洗的发白的校服,记录曾经学生时代的光景…棕黑色的暗格裙,奶白色的短衫。其他的一切人…一切事…模糊的让她怀疑它们是否存在过。­


好吧。其实从来没有忘记…­


每一夜,她都喜欢透过浅粉色的蝴蝶窗纱,看星星点点的光芒,影影绰绰的散落下法桐的斑驳,偶尔,只是偶尔,麦色的路面传来脚步声,他抬头看那朦胧里的可人儿,却不停留…她安静的看着彼时的过客。只是法桐说…它记录了一年婉约的相遇,又一次落英缤纷。日日过的抬眸凝视。夜夜守的芝兰敛香。突然恐惧,哪一天各安天涯…­


她许久许久没再去过校园,没有再感受过拥挤的饭堂、寡淡却让人思念的食物。距离上次晕厥已经整整1年零2个月。曾经一度排斥的药水的味道充斥满生活的时候,天空就有了异常的厚重感。怀念那棵粗壮的法桐,继而是初冬时节踩在落叶上蟋窣的碎裂感。是回忆腐朽,已不能避免,被温柔中伤。经常穿起校服,在书房练字作画,一笔柳公权摹的以假乱真。那牡丹玲珑的也惟妙惟肖。­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安静的生活里,画笔完全不能描绘生活清淡的姿色,就似她不忍看的镜子里那惨白的面容。­


按部就班的他,仍然生活在高大梧桐的隐蔽之下。行色匆匆。面容干净。书包和校服。­


一切都安静而寂寞的行走着原有的轨迹。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天的法桐。深秋的风声奏响叶的流浪。一张卡片缠绕枝垭。­


你,能不能,让我数完九十九…再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