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二十六章:又来个新公使

mamimima 收藏 6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二十六章:又来个新公使


卫富贵这次运气太差,向国内发的私人电,跟布克党发的抗日宣言前后脚。国府及军队内一些看不惯卫富贵的家伙,乘机落井下石跟委员长打了不少小报告,丝毫不顾忌两人的亲戚关系。变成蒋委员长的蒋司令,气的无奈,让外交部严厉斥责在位的颜公使,并让颜公使转达委员长对卫富贵的强烈批评。

蒋司令更通令各地,今后不得公开卫富贵任何明文电报内容。


见老天爷如此玩自己,让卫富贵颇为无奈。

有点沮丧的卫富贵索性就呆在倪余诀盖的这栋城堡里,每日游山玩水,吃吃野味,泡泡温泉,倒也惬意。


月底时,使馆传来消息,新公使-施先生,已来到公使馆,颜公使陪着他前往美里哥政府拜见了各色人物,更带着新公使前往纽约州拜见了新总统先生,二月初,老颜拔营走人,走之前,卫富贵去了个电话虚情假意地话别一番。

隔天,颜公使一走,新公使就给卫富贵来电,请他回公使馆,商议参加三月份美里哥新总统的就职大典的事情。

卫富贵心说老子关系都给你们拉好了。还找我个屁。心情不好的卫富贵找了个借口要晚点回去。

施公使知道卫富贵对老蒋的斥责,心有抵触,转念一想,就给国内发了封电报。

次日,正在露台上晒着太阳,打着瞌睡的卫富贵被使馆的电话叫醒。卫富贵接起电话,就听见郑玉森在那边告诉自己,说国内来了封私人电报,是卫富贵的表亲子文部长给卫富贵的,来这里两年,这是头一次国内有人指明给自己来电。卫富贵心中奇怪,就让郑玉森在电话里把电报内容念出来。

电报开始是一番客套,讲多年未见的相思之苦,随后子文的电报内容就转到正题上,说的东西挺多,卫富贵听完,总的一个感觉就是在替老蒋说好话。子文以亲戚的口气叙述,东北及华北局势非卫富贵想象那般,是国府完全的不尽力所致。北方如今局势复杂,各路军阀大都只是名义归附国民政府,尽管之前中原大战,国内几个最大的军阀相继战败。但是此情此景也教育了其他各路中小军阀们。如今各路军阀行事更是小心谨慎,虽然没有什么人再有对抗中央的念头,但是对地盘和人马抓的可更紧了。比如东北方面是小张的地盘,照之前的协议,出了事算是人家的家务事,人家小张都不急,国府也不能过急。这次长城一线出事,包括热河省危机重重,热河当地军阀已经明确拒绝其他省国军的支援,声言以其一己之力 就能御敌与省外。蒋司令手下中央军,有效行动范围北只到胶东,西到豫、鄂、湘一线,在这个范围内是可以自由活动的地区,但一出了界,不得当地军阀同意,恐有摩擦发生。况且就算在中央军地盘里,布克党人活动猖獗,老巢不稳,何言出征呀!如今这局面还是内不安而致。因此希望卫富贵在国外不要给政府再添乱了。

在电报结尾,子文部长话锋一转,夸奖起卫富贵最近行事有功,之前与颜先生联名的电报,子文已收到,已经上报委员长,及相关部门长官,最近国府除了忙抗日、剿匪,就是在暗中商议白银的事情。子文勉励卫富贵再接再励。为华夏争得更多的利益。


卫富贵听完郑玉森转述的电报内容,放下电话,既觉得这子文老弟说的似乎有理,但又总觉得那里似乎不得劲。

转身出来,想起电文中说起热河军阀被日本人大军压境,还盯着自己的地盘,不让国内同僚窥视。不禁笑骂起这些混蛋军阀来简直不知轻重,不知好歹。

正巧倪余诀路过,听卫富贵在那里自言自语,略问之下,才知道了原委。

没想到知道原委的倪余诀反而冷笑着,呲着嘴讽刺起卫富贵来“富贵,你也别骂别人,你好的到那里去?如今你是流落到国外,旁观到国内这些军阀的丑态。如今事不关你,你自然无所顾忌,一幅清高摸样。但你要是如今还在国内。我看也好不到那里去。当年你不是也为了地盘,为了部队,眼看友军而不顾,两面三刀是个墙头草的高手。济南一役,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吃了人家日本人的亏,不屁也没有放一个就跑路了?!你现在到开始装圣人了!切~~”

女人一番话说的卫富贵冷汗狂流,无话可说,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一个女人家,外人看来风华绝代的,别总屁来屁去的,好不?!”


女人见卫富贵开始耍赖,冷哼一声,扭着腰肢就下得楼去。

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卫富贵这才拍了拍有些心虚的胸口。不由暗道这女人说的不完全有错。如果调换下身份,我到人家的地步,自己会按自己刚才说的如此大义凛然的行事么?

不敢肯定的卫富贵一下有些失神。忽然一个侍卫进来,传来戴维发来的一封电报,云戴维已经接到邀请,在二月底,参加民主党举办的针对相关‘有功人员’举行的一个答谢宴会。会上马可让戴维转告卫富贵,富贵身份特殊,只能参见三月初,新总统的就职典礼。但是马可已经替卫富贵安排了就职典礼后,一个专为各界‘友好人士’举办的就职晚宴,这个晚宴,不仅邀请了卫富贵,还包括华夏新公使及戴维。卫富贵拿着这封电报,终于一扫近些日子有些颓废的心情。心说人活在这世上,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你逃的了这件,也逃不了那件。你越逃,新遇到的事情就越不可把握。与其这样,还不如就着老事做下去,完成的概率还算高些。

卫富贵想通关节,立即招呼来众人,宣布了自己回首都的决定。


......

两月中旬,卫富贵赶回美里哥首都公使馆。因为城堡在进行最后的内部装潢阶段,倪余诀放心不下,依旧留在了庄园里。一到使馆,新上任施公使,放下架子,专门来迎接卫富贵。

卫富贵看人家笑脸相迎,也不便折了人家面子。忙摆出一副热情洋溢的模样与公使大人攀谈起来,不一会似乎两人就熟捻起来。

卫富贵回房还没有休整一下,就有使馆同僚来请卫富贵去公使大人办公室一叙。卫富贵也不知何事,心说凳子还没有坐热,就这般着急。

心里好奇的卫富贵匆匆赶到公使办公室,施公使一见卫富贵来了,一边说着不好意思,让卫富贵一到就过来,一边拉着卫富贵的胳膊在墙边一对并排的沙发上坐下,随后施公使就让人赶紧上茶来。

两人吃了会茶,又聊了会天,东南西北的谈了不少,就是很少说到正事上,卫富贵心中有些奇怪,也不知这施公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半天,这施公使才渐渐将话题扯到正题上

“卫老弟,不知前些日子子文部长的电报你可收到?”


见卫富贵点了点头,施公使继续说道“子文部长跟我是老朋友了,这次也我来上任,也托我给你带个话,说卫富贵你在外面这两年所作所为,为国家出的力,大家都知道。子文部长也知道你思乡归切,但是还是请你稍安勿躁。在美里哥国给国家再立功勋。”


卫富贵听施公使如此说,心说当我傻子,你们哄小孩玩呢?要立功勋,你们咋不来立?老子有了功劳都不得回国,你们唬谁呢?


那施公使装作看不见卫富贵一脸忿满的模样,径自往下说“子文部长,在我面前可多次夸你,直说你不仅是个帅才,而且是个万金油啊,两年不到,这外交门外汉的事情也玩的顺手。我来之前,子文部长一直叮嘱我,来了这美里哥之后,跟卫老弟你要多亲近。如今使馆里,你也是老人了,这对外交往关系上也都不差。子文部长说,卫老弟你为人仗义、豪爽,是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施公使一番马屁下来,饶是卫富贵是这方面的行家,也挡不住人家糖衣马屁猛砸。虽然心里鄙夷施公使这马屁功力极度欠缺。但是心里那是美滋滋地。

卫富贵眼看挡不住施公使大人的拍马神功,终于忍不住客气地摆了摆手“施大人何必如此客气,我这个人,君子圣人都不是,但是要拉我做个酒肉朋友,各位朋友都是还很放心的。施大人上任,咱这是为公,为国家民族。大人的夸赞就过谬了。我也就是尽个本分而已。”


施公使见卫富贵抵挡不住自己凌厉的攻击。暗笑一声,转移了话题“我说卫老弟,子文部长来之前,反复让我转告你,让你在国外先安稳呆着。如今国内多事之秋,去年子文部长就和我们外事系统一众干员合在一起,采取对日强硬的立场,但是这跟军部和党内一批人观点相左。我们反弹越厉害,他们施加的压力也越大。根据子文部长私下跟我说,委员长对他的对日态度颇为不满。前天,子文部长还在北平给我来电,云这次他北上与小张将军协商长城防御事务。有人暗中从南京给他发了封电,说委员长准备把子文部长职务撤掉。这次派他北上,就是估计这次北方战局不利,准备一石二鸟,乘机让子文部长承担部分失土责任,趁机将他官职撸下,也顺手将小张将军的东北军乘机架空。唉!如今发愁不止卫兄你一个人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