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4闲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云霄孤舟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2地下八十里,上帝左右手(下) “当然……这次行动的危险性,不会因为有这些高科技和精神上所提供的保障而降低多少,或许我和他们四个人,都将看不到三天后的太阳,就长眠于此。所以,我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4闲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哈哈!我代表‘辉煌’小组,欢迎你们加入这次行动!”秦皇大步走到二人跟前,分别来了个让人窒息的热烈熊抱。

徐辰枫好不容易才挣脱了秦皇的热情“杀招”,透了口气:“我说你们几个,取什么代号不好,非要这么夸张?叫你们名字总觉得是自己被占了便宜。”张霄舟在身边同样喘着粗气:“‘二十四史’特战队,那岂不是每个朝代的皇帝都有啊?再把‘新元史’加进去,怕连袁世凯都要出来了!罗老的品味还是一贯恶趣味呢……”

在秦皇豪迈的笑声中,相对比较面善的唐宗和一行人中最孔武有力的宋祖,也相继走过来和二人握手致意,只有蹲坐在木箱上的汉武依旧没有什么表示,满脸冷峻、一言不发地摩挲着手中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

罗菲飞见霄舟已经不再出言不逊地称自己父亲是“那个姓罗的”,也终于有了说说题外话的闲情逸致:“呵呵,龙将军麾下的‘十二天象’还不是一样夸张?‘太阳’、‘月亮’、‘火焰’、‘海洋’,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人,听着都跟天神似的……”

已经打开木箱、完全被眼前高科技武器所吸引的霄舟,下意识就想接上一句“我们本来就是天神”,但又恐被身边几个“皇帝”就地凌迟,把快到嘴边的话硬是生生咽了回去……倒是向来随和的辰枫,欠身谦逊一笑:“媚娘过誉了,朕虽非天神,亦乃天子也。”

此言一出,万籁俱寂,只听见有什么东西落地发出一声闷响,差点没让霄舟当场吐血,回头看辰枫的眼神仿佛在说:靠!连上将的女儿你都敢调戏……

汉武捡起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地上的“XM109终极改”,“面瘫脸”上难得浮现出表情,除了心痛这把称作“肩射炮”更为合适的25mm口径高压榴弹发射器、不知道有没有被摔坏以外,剩下就是对辰枫的无语,顿觉他说话杀伤力,可丝毫不亚于自己手中专门拿来对付装甲车的家伙……

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这么称呼自己的菲飞,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沉默半响后,实在是憋不住笑了:“你当自己是‘唐高宗’李治吗?和你们一起执行任务还真有意思!”

秦皇随行保护将军女儿以来,还从未见她像今天笑得这般开心,在蓝色荧光陪衬下就如星夜璀璨。到底是只有16岁的女孩子,虽然自己父亲贵为上将,但正因如此,天生就需要背负的沉重使命,已经让她失去了这个年龄应有的那些天真烂漫和欢声笑语,不禁让人痛心之余更觉不公。

霄舟调整了一会儿呼吸,努力绷出严肃表情,自己和兄弟大老远跑来,可不是只为调情:“先说说正事吧,各位!既然上帝工厂在地下八十英里深处,就算应该会有各种类型的通道门路,我们又要怎么选择、用什么方法下去呢……”话未说完,辰枫似乎还没玩儿够:“你丫不是会‘眼都不眨的就往下跳’吗?”

菲飞正待回答霄舟,就被辰枫打岔然后只顾掩嘴偷笑了,已经接近崩溃的霄舟一把抓过辰枫,使出颈锁死死勒住脖子:“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八十英里不是八十米!就算我TM是个超人,跳下去也会烧成灰的!……”看着二人旁若无人地疯闹,其他人也被这不适时的孩子气所感染,纷纷摇头苦笑。只有汉武沉默一旁,心想:这两个小鬼,究竟是上面派来帮忙还是捣蛋的……

“用‘武装蜻蜓’走货运直达通道。俄军已经撤去了那里所有守卫,对我们未来的行动,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菲飞开心够了,说回正题,想辰枫和霄舟可能还不知道一些高科技装备的功用,顺带解释,“‘武装蜻蜓’,是一种方便在五分钟内装卸的便携式微型直升飞行器,供单兵作战使用。其正副推进涡轮和大功率电动机的内部结构,多是用‘Zero weight’合金打造,坚固的同时满载重量不超过50斤,配备加装有一挺7.62mm口径六管座控机枪,两门激光制导榴弹发射器,抛弃所有武器弹药及备用蓄电箱后,水平速度80节(92英里每小时),最大垂直升价速度每秒5.75米。配合能在周边半米范围内形成拦截子弹之电磁网的防护衣使用,可以弥补没有外置装甲、无法有效避弹的弱点。

‘武装蜻蜓’除作为我们潜入上帝工厂的载具,也是我们完成任务后撤退的保障,毕竟它还可以当做是移动火力碉堡。请两位千万留心使用,最好不要为了减轻负重、提升速度而盲目抛弃任何武器和组件!具体拆装及操作方法、还有其它各种高科技装备如何使用,晚些时候秦皇会详细告诉你们……”

“Whoa...”霄舟从箱中取出一台比自己脑袋大数倍的推进涡轮,拿在手上,居然比篮球重不了多少,“苏波这家伙,是不是人类啊,当真是什么都能设计出来?难怪国家安全七局和八局,都快成他的‘私人保镖’了。”

相对于武器装备来说,辰枫更在意另外一件事:“俄军会让我们顺利进入上帝工厂,这点我不怀疑,但会允许我们全身而退吗?”

“什么意思?”菲飞不解。

“如果我们刺杀罗德得手,固然是俄罗斯军方希望看到的,但事后他们将如何向美国政府以及国际舆论交代?毕竟这发生在‘E联俄师’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只要罗德一死,俄军就会帮美国人追杀我们!灭口的同时以作证明,并未参与和知晓此事。”辰枫一语惊醒了菲飞和辉煌小组的成员,这点大家还真没想过。

在众人闻言缄默中,霄舟似乎早已有了对策:“没错,我想俄罗斯人已经为我们挑选好棺材和墓地了。不过,我们可以将计就计,保证顺利撤离的同时,再让俄军吃一个哑巴亏,他们选地儿为自己下葬吧……”

“有意思,说!”辰枫素知霄舟无论大事小事都善用诡计,某此在国内的暗杀行动,愣是把诡雷给装到人家房间壁灯里,还篡接好拉线开关,省下等待目标出现的时间,只为自己跑去西餐厅在打烊前喝杯咖啡……

“很简单,别忘了俄军他们自己的使命是什么?”霄舟打了个清脆响指,除了辰枫瞬间明白之外,其他人都还一脸迷惑,“首先,既然俄军要清理叛徒,保证德国官员的生命安全,那么我们就绝不能让他们如此顺利,除利用鲍里斯和‘梅卡德尔’之间的暗斗外,必要时候,我们可以绑架阿奇柏德·泽尔,或者是俄、德参加会议的一些高官,作为我们撤退时的护身符!除了人质威胁,也可以给‘老大哥’留下栽赃美国的借口,因为美军原本就是来取泽尔性命!只要泽尔在我们手上,我想,就连鲍里斯的‘德尔塔’,也不希望我们被俄军抓获吧?其次,我们必须再为自己上个保险,不能全部队员都进入上帝工厂。留下两个人,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旧址附近,计算好时间,然后搞TM个连环爆炸!动静越大越好,并且要让俄军知道就是我们干的,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告诉俄罗斯军方,我们这次行动还有地面人员存在,就算他们杀尽上帝工厂内所有中国人,也达不到灭口目的,以削减他们追杀的决心;第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虽然已经关闭,但正因如此,再加上各国军事情报部门对此地的普遍关注,一旦发生这种突如其来、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大爆炸,就算是E联各国军方的部队不能及时赶到,可盯梢这里的卫星会立刻记录一切!俄军军力被分散的同时,还会冒着被卫星监控的危险、组织大规模部队围剿已经返回地面的我们吗?就算美军非要追击,恐怕也不敢动用一些原本毫无顾忌、可以在这片死地上一试威力的破灭性武器……”

“我靠!你丫这脑袋,生来就是算计人的啊?这种乱七八糟的连环乱搞,细想下来还居然真TM丝丝入扣!”辰枫不禁再次感叹,甚至为此激动到难得爆了句粗口。

其他人在听完霄舟这番精妙的计划安排后,个个哑口无言,自责不够深思熟虑的同时也在暗思:这两个小鬼,“SuN”和“MooN”……知晓相关任务的各项细节还不到一小时,竟然就能完全思考透彻!洞悉所有人都没有考虑在内的潜在威胁,还神鬼莫测地倒设一计,让对手钻进自己圈套!看来上面果然没有派错人,不但不是两个拖油瓶,反而可能还是大家顺利完成这次任务的最大寄望!

“看样子,你们还真不是来捣蛋的……”汉武拉开铁闸般嗓门,机械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霄舟和辰枫瞬间石化……

“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夸我们吗?”霄舟突然间异常谦恭的笑容和语气,让最了解他的辰枫感到一丝不妥,但转念一想,他从来就不是小气之人,应该不会对汉武一句明显玩笑上心的,那为什么……

“哈哈!他是在夸你们!你们的妙计,让这很少说话的家伙都开口称赞了,可以嘛小子?”秦皇响似巨雷的笑声,来回震荡在幽闭的地下室,辰枫回以一笑,不再多说什么,陪霄舟走到一边坐下,静待大家做出最后决定。

“OK,就照MooN说的,按计划行事!今晚大家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我们详细安排。”在场人中最年轻的菲飞做出决定和指示,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她是罗天海上将的女儿,在中国人的理念中,她有这个权利,同时也是由于辰枫的判断和霄舟的策略,大家都一致认可。

“怎么了你丫的,有心事?”不顾菲飞带着四位战士开始拆封所有木箱箱盖,辰枫询问着身边自己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劲的霄舟。

对最信任的兄弟,霄舟没有丝毫隐瞒,只是尽量将声音放低到唯有二人可以听见:“还记得么,宁雪、罗尔菲斯都来自德国,兰格洛夫又是‘E联俄师’克里姆林航空旅的上校旅长,所以我想,他们,应该也是来参加这次四方会谈的……”

辰枫淡淡一笑,轻轻拍了拍兄弟的肩:“怎么会不记得,我刚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只是不方便让其他人知道。放心吧,那三个远方的朋友,和我们的计划没有太多冲突。我知道你担心宁雪……”

“我还担心一个人……”伴随这句不带任何生气、完全冰冷的话语,是霄舟眼中弥漫的阴沉杀气!

顺着他目光所指,辰枫看着对面忙碌中重归无言的汉武:“为什么?”

“潜入地下建筑,有必要使用‘XM109’么,哪来的装甲车和坦克让他打?俄军应该知道,那玩意儿轰天上飞的‘蜻蜓’倒是不赖,电磁防护网,估计扛不住那25mm口径高压榴弹的恐怖冲击,如我所说,那就是一个没跑……”

屏息听完霄舟阴冷的推断,虽然理由并不很充分,但还是让辰枫背脊窜起阵阵刺骨凉意:“我知道你丫察言观色的功夫,也许只是一个眼神,或者什么细微动作,便可以知道他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不过……在没有真凭实据前,我们不能妄加揣测。尤其是对同伴和战友,无端的怀疑和不信任,会让人寒心的……”

“我明白,只是把这些可能会发生的情况计算在内,你我可以时刻留心。希望是自己想多了……”说完,霄舟突然起身,几步来到秦皇身旁,将他手中刚揭起的木盖拿过往旁边随便一丢,“喂,老兄!赶紧教教我,苏疯子弄出来的这些玩意儿都怎么使?手痒着呢!”留下辰枫一人静静坐在原地,摘去已经不需要了的夜感镜片,小心收好后,取出挂于领间的那副战术墨镜重新戴上,再没有人可以看到,他的目光落在什么地方……

秦皇见霄舟这股痴迷劲儿,倍感亲切间,回头望了望,看样子和宋祖有得拼,又是一武器狂人!那个不孝子,把趁手的兵器看得就跟再生父母似的,连他老娘都抱怨说:怀胎十月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在家里烧香拜佛来供奉机枪的怪胎。

“‘武装蜻蜓’你是大概知道了,待会儿再说操作方法,先看这个……”秦皇提出一台貌似大型摄像机、就是脚架比较矮的铁盒子:“‘断崖’自杀性红外智能阻击台!红外线制导、热感应侦测,液压脚钉固定。可以自行搜寻半径一英里范围内所有生物,进行360度全方位旋转式无差别攻击!原配左右两支5.56毫米口径枪管,主箱弹容量1000发!当然,也可以为了适应战场需要,临时在中间加装一把其它多种类型的弹链机枪,调整扳机和枪身插口固定槽上的十字距标卡尺就行了,两个副弹箱用于盛放不同毫米口径子弹。和‘蜻蜓’一样,这种阻击台的大部分零件,也是用‘Zero weight’合金打造,除去需要加载的枪械,总重量只有十五斤,方便单人携带,用于作战人员撤离某地域后的阻击行动。一旦红外警戒线设置完成,只要有物体接触到感应线,便将引发核心自毁程序在半秒内启动,内装烈性炸药和剩余子弹的殉爆,会让跨越雷池者付出血的代价!不过,这家伙可不认人,只要是活的都打!所以一定要计算精确后,才能开启定时装置,可以说是一次性的破坏型武器……”

“难怪要叫它‘断崖’,简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以死坚守阵地的最忠诚卫士!”霄舟感慨。

秦皇一副正是如此的表情,随手又抽出一把外形和普通突击步枪差不多的家伙:“‘35’式高能微波破磁枪!可以当做非致命性武器,其‘子弹’是频率95兆赫的微波,这种3毫米微波可以瞬时穿透衣物直达皮肤,在几秒钟内使表皮温度上升到人类难以忍受的疼痛程度,使对手完全失去行为和攻击能力。专门用于对付那些穿着电磁防护衣的敌兵,电磁网可以偏移改变子弹线路和大幅削减冲击力,但阻挡不了微波!和美国研发设计的‘ADS’微波枪不同的是,‘35’式可以自由调节微波频率,从而达到置人于死地的效果……

同时,我们也配备有电磁防护衣,半米范围内可以形成指定形状的电磁网,纳米衣体兼具吸收冷兵器威力的功效。鉴于在某些特殊环境下,不能开启身体电磁防护,比如担心不可预估的改变子弹轨迹而造成友军伤害,或者电磁效应干扰破坏通讯仪器和电子设备等等,这时候,就要靠‘宙斯盾’枪架了。这种形似两把长弓十字交叉的工具,可以将枪械前身从它中间托口处伸出固定,然后开启电源,就能在面前形成一道持续30秒左右的盾形反重力空间,保证瞬间停止射来的中、小口径子弹,这种绝对防御,是实体防暴盾根本不能比拟的!不过……最好不要想着用它去挡炮弹、或者其它什么古怪东西,反重力盾面撞上伴随有巨大冲击力的物体,极可能会引发空间次元震!强度不一定,也许小如微风,也许大到核爆,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试一试……”

霄舟越发兴奋的表情突然凝固:“没事我试它干嘛?在枪上装这玩意儿,分明就是抱着一个大炸弹嘛!靠……话说回来,这大棒棒糖是干什么用的?”

秦皇看着霄舟手中把玩的软金钥匙刀,听他评价连自己双颊肌肉都僵硬了:“去你MD棒棒糖!那是工具刀!你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啊!这是刀?我一辈子玩刀无数,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软的!”霄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边乱捏边说道,“确切的说,应该是棉花糖!”

“你再说这是糖我和你急,小鬼!”秦皇扶额使劲儿搓揉着太阳穴,告诉自己别计较、要制怒,“这刀是用一种新型金属打造的,前端内部粘合性极强的软体,能变化适应任何形状的空间,后面把手上两个开关,分别控制在数秒内加热或降低前端温度,让它反映出不同的坚硬程度。用途广泛,很多地方都好使,不过最多的还是把它当钥匙,塞进锁孔凝固结实后轻轻一转,门就开了。如果装入特制的吸力刀鞘中进行冷却,拔出来就是利刃!”

“那么好用啊?那我以后溜门撬锁就方便多啦!”霄舟阴笑着,立马收了一把,揣入怀中。

这个结论已经让秦皇彻底疯掉:“你到底是兵还是贼哪我说?!……唐宗,剩下的那些装备,你来给这小鬼解释,反正你是技术人员说得比较明白,我实在受不了了!给我来杯水先……”

“饶了我吧队长?和他说话要折寿的。我还是把命留着给你们维护设备吧……”唐宗放下手里箱子,转头目视宋祖。宋祖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插话:“别看我!我是粗人,搞不懂那些高科技!”然后换来秦皇和唐宗一致回应:“放屁!那些装备送到后,就你玩儿得最起劲!”

随行这几个平日正儿八经的男人,难见一下说那么多闲话,菲飞还真有点不习惯:“好啦好啦,大家安静一下别闹了,你们看‘SuN’多乖,一句都不和你们鬼扯。”

菲飞没有意识到自己用错词儿了,居然用“乖”字形容,惹得在场人各个笑容诡异地盯着她和辰枫,秦皇更是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小姐,胳膊肘向外拐哦?我们可是跟你和将军很久了,你居然喜新厌旧!”

满脸窘迫的菲飞找不到话说,丢下一句“睡觉了”,便躲进旁边的便携式睡袋里。

在众人少见的哄笑声中,霄舟走过来,一把抓下辰枫的墨镜,见他双眼紧闭,完全没有反应:“继续装睡着嘛你小子?这么快就让上将的闺女为你说话了,魅力不小诶。”

果然是在假寐的辰枫眼皮都懒得动一下:“朕表示压力很大,想睡觉……你们这群闲人。”

霄舟消遣够了,满意地笑笑,重回旁边坐下,背靠地下室稍微有些冰冷的墙壁,双手放在脑后半躺,静静闭上双眼:“压力大的还在后头呢……再过不久,我们就能亲眼看到泽尔、罗德那两个绝顶聪明的星门学专家,到底长什么样了,不知道是不是秃瓢儿?可惜不是去和他们促膝长谈、畅论科技,唉……还有那个上帝工厂,里面的星际之门,应该都是非常华丽的吧?呵呵……”地下八十里,上帝左右手,这些新奇,都让霄舟充满了无尽期待,就算即将到来的,或许是漫天腥风血雨,可自己和兄弟,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就算即将前往的,或许是阎王殿鬼门关,可这里所有人,又有谁介意过呢?况且,对自己来说,那里还有她……以前没有感受过、但现在却时刻缠绕心间的——那份牵挂。

看来再见不会太久,可惜遗憾的是,在曾经那第聂伯河之舟它最不想停泊的这片陆地之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