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二奶OR事业 中国女人很困惑

fengyimin 收藏 1 1198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时代――对于很多现代中国女性来说,尤其如此。经过了经济高速发展的30年之后,中国女性的地位却在悄然滑落,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很多女性开始面临一场自身定位的危机。近日,美国《纽约时报》也发表文章对中国女性地位问题表示关注。文章指出,在目前的中国,无论在职场还是在家庭中,性别歧视随处可见,二奶、小三横行的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很多女性的无奈。



26岁的冯安琪对于获得良好的工作机会常常充满了美好的憧憬,然而每一次摧毁这憧憬的,都是面试中的最后一个问题。



即便是在竞争激烈的中国职场上,冯安琪的条件也算得上优越。她毕业于法国的一所商学院,精通四国语言――既能讲流利的中文和英语,也能用熟练的法语和日语进行交流。



今年1至4月,冯安琪在北京先后接受了六家公司的面试,希望能在薪水丰厚的私人企业里开始她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老板常常会先问我几个个人专业资质方面的问题,然后他们就会说‘我注意到你刚刚结婚,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呢?’”



这通常是面试中的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致命的一个问题。



“我说至少5年内我不会要孩子,但他们根本不相信我。”冯安琪无奈地说。



《纽约时报》指出, 冯安琪的境况在当下的中国具有相当的普遍性。经历了3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她父母那一代相比,80后的冯安琪显得更自由也更自我,在很大程度上,她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


然而,与自由相伴的却是高昂的代价。如今的冯安琪虽然不必像她的母亲一样,只能去国家分配的单位工作。但现在的职场上,女性在就业时遇到的性别歧视问题却同样不容忽视。虽然中国的《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了男女享有平等的劳动权,但在劳动力供过于求的大环境下,很多公司都不愿意为为女性支付生育等方面的成本,因此更倾向于选择男性。



一家企业老总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女性入职,难免结婚生子。到时不能辞退,加重了其他员工负担。同样工作,男女都能做,我们当然愿要男性。”



事实上,求职中遭遇歧视并非个案,而是日益演变为某些行业的潜规则。日前,英才网举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六成女性求职者都表示曾遭遇过性别歧视,这个比例远远高于男性求职者的比例,性别歧视似乎成为女性求职者的专有名词。此外,婚姻状况、年龄和外貌也是女性求职者在求职过程中经常遇到的歧视,一些高学历女性也难逃这个规则。



结果是,即便像冯安琪这样的高素质人才也很难找到自己的落脚点。在物欲横流、而竞争又如此残酷的世界里,很多女性开始面临一场自身定位的危机。



“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很多女性常常会感到困惑,我们到底是谁?我们究竟该成为怎样的人?”某杂志专栏作家秦丽雯的话或许能让不少中国女性产生共鸣:“也许,我们该做个女强人,像男人一样地赚钱、干事业,让自己变得非常富有,但代价却是可能变成剩女,找不到老公更别说生个孩子了。”



“也许,我们该毕业后就迅速结婚,然后做个全职主妇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当然,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当个“狐狸精”――嫁个有钱人,开着他的宝马到处招摇,可你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到处沾花惹草找情人吗?



后来,冯安琪在一家品牌推广公司找到了工作。



“公司的条件很差”,她说,为了削减成本,推广活动一结束公司就会大批裁员。工作时间也很长,一位女同事刚刚做完流产手术3天,公司就要求她回到工作岗位。冯安琪表示,那时自己的月薪是5000元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745美元,而且没有任何福利。

然而,与自由相伴的却是高昂的代价。如今的冯安琪虽然不必像她的母亲一样,只能去国家分配的单位工作。但现在的职场上,女性在就业时遇到的性别歧视问题却同样不容忽视。虽然中国的《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了男女享有平等的劳动权,但在劳动力供过于求的大环境下,很多公司都不愿意为为女性支付生育等方面的成本,因此更倾向于选择男性。



一家企业老总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女性入职,难免结婚生子。到时不能辞退,加重了其他员工负担。同样工作,男女都能做,我们当然愿要男性。”



事实上,求职中遭遇歧视并非个案,而是日益演变为某些行业的潜规则。日前,英才网举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六成女性求职者都表示曾遭遇过性别歧视,这个比例远远高于男性求职者的比例,性别歧视似乎成为女性求职者的专有名词。此外,婚姻状况、年龄和外貌也是女性求职者在求职过程中经常遇到的歧视,一些高学历女性也难逃这个规则。



结果是,即便像冯安琪这样的高素质人才也很难找到自己的落脚点。在物欲横流、而竞争又如此残酷的世界里,很多女性开始面临一场自身定位的危机。



“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很多女性常常会感到困惑,我们到底是谁?我们究竟该成为怎样的人?”某杂志专栏作家秦丽雯的话或许能让不少中国女性产生共鸣:“也许,我们该做个女强人,像男人一样地赚钱、干事业,让自己变得非常富有,但代价却是可能变成剩女,找不到老公更别说生个孩子了。”



“也许,我们该毕业后就迅速结婚,然后做个全职主妇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当然,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当个“狐狸精”――嫁个有钱人,开着他的宝马到处招摇,可你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到处沾花惹草找情人吗?



后来,冯安琪在一家品牌推广公司找到了工作。



“公司的条件很差”,她说,为了削减成本,推广活动一结束公司就会大批裁员。工作时间也很长,一位女同事刚刚做完流产手术3天,公司就要求她回到工作岗位。冯安琪表示,那时自己的月薪是5000元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745美元,而且没有任何福利。


当然,坊间也流传着很多成功女性的故事,然而,她们当中能够同时拥有事业和幸福的,可谓凤毛麟角。



42岁的刘燕算得上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女性。她出生于四川,家境不错,父母都是当地的文艺工作者。如今的她已是一位成功的商业顾问,见多识广、拥有良好的人脉关系,擅于团结不同领域的人们共同完成一些商业项目。



目前,她离了婚,有一个10岁的女儿。



“我现在的生活非常自由,但家人却常骂我是傻瓜。”刘燕说,在中国,女性似乎就不该离婚,因为现实非常残酷。



刘燕坦承,自己再婚的前景非常黯淡:“中国男人都很要面子,大部分男人都觉得我比较强势,不像个女人。他们都喜欢年轻的小女孩,他们认为甜美可爱的女人才算得上真正的美。”



刘燕对时下某些社会现象颇有微词:越来越多家庭条件较好的女性,都不得不容忍自己的丈夫拈花惹草,“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小三、包二奶等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明令禁止的行为如今又死灰复燃。更可悲的是,当小三出现的时候,大多数女性最终还是默许了。“男人有权有势,女人始终处于弱势地位。但我只想追求自己的幸福,那种事情我可接受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