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舰事件后,美韩连续不断搞军演,目的性明确就是,借企图对朝鲜施压的形式让朝鲜发展核武器,美国“不得不”为了“保护”韩国的利益,“心不甘情不愿”地在韩国“不得已”部署针对朝鲜的核弹头。文章的开头就把结论写出来是因为这个“假设”非常的不好笑。



朝鲜深受美国主导的这个世界强加在身上的种种不平等待遇,六十多年都过去了,还不能正常的经济往来,所需的技术反复遭受封锁,就连正常的亚运会或奥运会都无法正常参加。这些对美国很“正常”对朝鲜很不正常,朝鲜向外界要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要求都无法正常传输,要不被外媒断章取义,要不反手就遭曲解和侮辱,更不可能被“帮助”转载原文的了。这种“正常”的国际关系下美国需要朝鲜正常“归顺并驻军”,朝鲜人民只好一边要搞好经济建设,一边要防止美韩情报部门的颠覆活动,小心翼翼的依靠中国求活。朝鲜多年来的愿望就是想把经济融入到国际社会中,由于饱受美国的阻扰和破坏,以及遭受多次核讹诈,朝鲜能不想搞核武装自卫吗?(环保志愿认为,由于朝鲜接受中国的保护,朝鲜在接受监督下和平利用核能可以,但不该搞核试验。核试验的最终结果将导致中国周边环境的核污染因素多了,中国很难堪。与本文无关暂且不表)



朝鲜搞核武装一般来说投入与产出失衡,本因经济困境所限来说实在太那个了,但我们知道,朝鲜的目的只要一个,“弃核可以,但需美国解除经济封锁”。可是,朝鲜这种朴素的要求(请求)对于美国需要站稳东北亚的核心利益来说显得太不合时宜了。



大家也知道,到天安舰事件为止,中日韩三国要搞自由经济贸易区使得三国人民热爱和平建设国家的热情一下子提了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搞活经济和建立统一货币等被三国人民当成焦点访谈。于是,日韩民众出现了更关心的一件事,“中日韩三国都能和平相处了,大可没必要花钱让美军驻扎”,日韩民众真的出现了“要生活,不要美军”的口号。



自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陷入困境的时候,美国不管国内的兵力如何拮据,从来不抽调驻韩美军的一兵一卒,而驻扎在日韩的美军费用靠日韩养活,又是美国独裁者利益集团全球布局的一枚控制中俄的棋子,日韩人民为了和平建设,要求美军撤离日韩,美国独裁者的利益集团能答应吗?



为了重返亚洲,今年3月,美国“不得不”制造了韩国的“天安舰事件”,为了保持对世界人民的公正,美国专家把韩国所收集到的“证据”全部送往美国进行必要的“鉴定”,为了达到最大的“公正性”,拉来2~3人的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和瑞士籍专家,与韩国专家一样,都只能给美国专家打下手,最终的结果就是“朝鲜鱼雷击沉了天安舰”的“正确”结论。尽管韩国各在野党不相信这个结论,美国佬说的话对而言李明博相信比亲爹都正确,为了缓和国内民众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质疑,下定决心把天安舰事件的舆论焦点全部转向朝鲜,先入为主的观点让韩国大多数民众真的相信朝鲜制造了天安舰事件。



12月1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演讲时说,我们对延坪岛事件并不想把全部责任承担下来,主要原因是到底由那方先开了炮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这是的中国立场,与天安舰事件一样,究竟是谁击沉的还是未知数。



延坪岛事件后,为了缓和朝鲜半岛危机,中国派出戴秉国和武大伟为朝鲜半岛问题特别代表呼吁召开六方团长会谈后,遭到美日韩异口同声的拒绝和媒体的百般戏弄。12月4日的日本《产经新闻》和韩国《中央日报》说,“平时处世为人常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中国这次已经严重失态了,反映出中国对朝鲜政策的混乱”。



延坪岛事件让美日韩精心策划了一种舆论战,“中国有能力驾驭朝鲜的政治和经济,却不想这样做,对国际社会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各国首脑会谈提到这种说法,加上动员媒体大肆造谣说,朝鲜这种不和中国协商就私自制造延坪岛事件给了中国高层极大的冲击。《产经新闻》说,把11月26日的中国《环球时报》所写的时评曲解为,“延坪岛炮击使韩国陷于痛苦之中,使中国外交陷于难堪之中,使美日感到愤怒之中,朝鲜这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没有未来的做法”企图把中国政府和朝鲜政府切割开来,威逼中国“站好队”。



12月4日的《产经新闻》说,中国政府对朝鲜的怒火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天安舰事件以前就无条件支持过朝鲜,令国际社会(本文注:应该是美日韩)感到困惑。今年5月,金正日访问中国之际与中国胡锦涛总书记进行了紧急磋商,在重要问题上获得一致意见。今年8月,金正日二度访华,强调中朝友谊,10月,朝鲜劳动党借创立65周年之际大肆宣传抗美援朝60周年的庆祝年,给人感觉中朝努力恢复蜜月关系,真实的,朝鲜借中国的威信提高自己而已。中国对朝鲜虽然有种种不满和不信任,但是还是支持金正日政权,中国认为“为了保持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建立改革开放的经济转型的社会环境,朝鲜必须解决弃核的问题”。据,中国内部高层灵通人士说,中国政府对这次延坪岛事件的对策方针分歧严重,挺朝鲜派占了上风才出现戴、武特别代表的六方团长会谈。



根据韩国报纸,27日下午,戴秉国国务委员和武大伟代表忽然访韩,要求会见李明博,于28日上午实现会谈。中国外交部通过媒体打算“下午4点半发表重要内容”后,戴秉国回国。令人紧张的中国外交部的“重要内容”与收集到的情报一致,让“国际社会”松了一口气而谈笑风生。



中国还有一些人可恶,比如,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在11月29日向《环球时报》投稿时指出,“朝鲜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无论其社会制度如何或领导者是谁,只要战略上与中国保持一致,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都是必要的。”



清华大学刘江永是这样认为的,“从时间上看,中国政府于26日迟一点或27日上午之间想打算正式提出这个决议案。目的是用六方会谈来影响28日美韩军演的决策,防止事态扩大”的确,美韩军演的压力压不住朝鲜的怒火,反过来,朝鲜问美韩你敢打吗?美韩肯定回答“不敢”,既然不敢何必军演?谁不知军演只能让朝鲜民众留下愤怒的火种,六方会谈才是解决问题的大方向。但是,日本和韩国争相争宠于美国的保护,美国的核心利益在东北亚驻军,它主导下的美日韩安全局势当然不想朝鲜半岛有安全感,做足教育缺失的美日韩媒体舆论把宣传朝鲜为邪恶为常态化,把针对朝鲜的六方会谈定义为,“只会让朝鲜得寸进尺,漫天要价,不能驯服,这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属于自演自导的剧目罢了”。



中国的确不想让朝鲜多事,更不希望朝鲜拥核,一心一意推动六方会谈,把和平带给朝鲜半岛。美国却推三阻四,大肆搞军演,这让朝鲜半岛的和平在哪里?这能让朝鲜弃核吗?环保志愿认为,既然不能让朝鲜弃核,又要大搞军事压力,搅乱朝鲜半岛安全局势,难道美国非要让朝鲜真正拥核后自己就能堂而皇之地把核弹头部署在韩国,这种制造国际环境污染的大问题,不得不让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