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十九节 跳梁小丑(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十九节 跳梁小丑(2)

1931年11月 江桥 三间房

辽阔的松嫩平原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沉寂而安祥。稀稀落落的村落上空,飘着缕缕炊烟,嫩江早已封冻,厚厚的冰下,暗流涌动,表面看来却平静无比。这正是与世无争的农人们在一年之中难得的闲暇时光。然而这种平静却脆弱无比——没有武力的民族永远都没有和平。

马占山望着寂静的四野在出神,不远处嫩江的铁桥巍然屹立。

“总指挥,北平来电。”李杜心情沉重地走到马占山身边,递给马占山一封电报。

“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马占山览毕,苦笑着抖了抖手中的电报,仰天尽量使自己的泪不要滑下来。

“总指挥,我们该怎么办?”李杜轻声问。

“怎么办?难道说,他们取消了我们的番号,我们就不抗敌吗?”马占山听出了李杜话音里的消沉,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李杜。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担心,如果让兄弟们都知道,我们一夜之间从国民政府的正规军一下子沦为没有番号的一支队伍,心会散的。”李杜长叹一声。

“取消了我们的番号,我们为什么不能像黄显声那样,成立一支抗日义勇军呢?”马占山沉默了半晌,回答道。

“那我现在就和黄显声部取得联系。对了,日军方面如何答复?”

“四个字。还我河山!”马占山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

锦州 临时长官公署

“报告!黑龙江马主席来电!”值班参谋敲开了黄显声的门。

看完电报,黄显声思索了片刻:“回电。兄之所见与弟同。现东北民众自卫军一部已为日军先导在锦州外围集结,锦州势危。兄若能于江桥一线发动一次攻势,引敌首尾不顾,则弟可击破已集结之日军先导。盼复。黄显声。”


=========================================

奉天 关东军司令部

“司令官阁下,马占山部已于江桥一带集结,恐怕最近就会有所行动,而锦州方面黄显声也有大规模集结之迹象。朝鲜师团目前正在向满洲进发,还需要时间布防,局势真的很危险啊。”石原莞尔不无忧虑地说。

“我们应该先集中优势兵力,先击破江桥的马占山部,锦州方面的黄显声部暂不足为虑。司令官阁下,请下命令吧!”板垣征四郎说。

“我在考虑,如果马占山部进攻我们,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向哈尔滨进发了。情报显示,张学良已经取消了马占山部的番号,那么,他们就只是一支‘土匪’,我们完全有理由以维护治安的理由去剿灭他们。问题是,我们还不能确定,锦州方面的黄显声能够做出多大的动作。”本庄繁沉吟道。

“我想,我可以去试探一下锦州,同时给锦州施加一些压力。”石原莞尔建议道。


=============================

奉天机场

还涂装着青天白日徽章的东北军飞机正在缓慢地滑向跑道,在加足了油门之后,在跑道尽头拔地而起,调整了航向后,直朝锦州飞去。在锦州市民的欢呼声中,这架涂装着青天白日徽章的飞机上,居然掷下了数枚炸弹,毫无准备的锦州军民在炸弹的尖啸声中四散奔逃。石原莞尔亲自驾驶着缴获的飞机,通过座舱的玻璃,他似乎看到了支那人们惊恐万状的表情。这架飞机的性能真不错啊,几乎和帝国生产的飞机不相上下。石原莞尔对着后舱大声的喊道。

飞机投下了所有的炸弹后,摇着翅膀飞走了。望着四处的硝烟和民众的悲鸣,所有的东北军不知道用一种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敌人开着自己的飞机,用自己的炸弹,来轰炸自己的人民。

经过这次轰炸,石原莞尔更加坚定地判断出了中国军队的意图。这些无能的中国军人是不敢有大的作为的——至少在一个毒品成瘾的将领的领导下,不会有什么作为。江桥的马占山部遭受日军重兵攻击,在留下一千多具侵略者的尸体后,不得不撤退至海伦一线,江桥失守。



======================

盘山 田庄台

从营口到田庄台一路的顺利让张学成志得意满。此刻他正骑着高头大马看着他的部队行军,前面不远处就是田庄台了。而且,根据尖兵发回的消息,田庄台并没有驻扎任何一支部队,看样子今晚就可以在田庄台宿营了。

“部队加快前进!不需要搜索了!”张学成的这道自大到愚蠢的命令彻底葬送了他这个跳梁小丑短暂的生命。

在一片开阔的洼地里,一支骑兵部队正静静地集结待命。

“记住!这次机会,是六百多位弟兄血洒江桥换来的,现在,我命令,进攻!”勇敢环视着这支从九一八一直战斗到现在的公安骑兵部队。

正在行进的张学成坐骑突然惊惶不安地躁动起来。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这种震动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处于行军状态的步兵,如果遭遇到骑兵,那就只有一个结果——被屠杀。

几百米的距离,在健马的冲刺下,几乎是转眼间就到了。高举的马刀代替了呐喊,只有马蹄的声音和马刀斩入骨头时那碜人的声音。张学成的自卫军像一条蚯蚓一样被冲成了无数段。张学成刚刚掏出手枪,就被巴图的马枪击中,还没来得及栽倒在马下,勇敢的马刀已经劈下。

“缴枪不杀!”刚刚只经过了一个来回,自卫军就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此时四处都是战马的嘶鸣和战士的怒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