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七卷 三霸争天 第三十三章 少爷挨了黑枪

血奔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第二股地主武装势力是镇东八里岗吴家寨。寨主名叫吴灵各,喝过不少墨水。此人六十刚出头。高个头白面孔,体型偏瘦。他性格深藏不露十分好色,是一个老谋深算阴险毒辣的家伙。家中姨太太四房。丫鬟仆人十几个。吴灵各家有肥田百亩,家丁百十人;各种武器上百件。出门进寨前呼后拥威风八面。在镇以东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一九四八年解放军已经解放了大半个中国。国内形势大好,革命的烈火在全国熊熊燃烧。黑暗就要过去,光明就要到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就要在世界东方建立一个民主自由和平幸福的国家。受苦受难的人民就要当家做主人。但是,国民党的反动势力和地方上的反动地主武装力量,他们不甘心灭亡,他们要做垂死挣扎,他们梦想继续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邢武带人挤进去。看热闹的人看见邢武掂着抢和几个民兵便一哄而散。这时孔善人见邢武来了就忙走出来打揖施礼。“不知武爷驾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孔善人,你也是知书达理的人,也就快要入土的人啦,咋就好逞强呢?你说,一个大姑娘嫁给你那不是活守寡吗?”

“这……”孔善人不知如何回答。

“孔善人,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镇上共产党已经成立了人民政府。今后,娶小老婆也得政府批准。你一没请示,二没人批准,你眼里还有我们这个新政府吗?”邢武的几句话逗得大家忍不住笑起来。

“去!把新娘叫出来。”邢武用枪指着孔善人说。“我有话要问姑娘。她要是愿意和你成亲,我立刻走人。他要是不同意,那就是你抢亲,这抢亲吗?……”

这时民兵从新房里拉出一个姑娘来。那姑娘见到邢武“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武爷救我!”

“孔善人?有你这样娶老婆的吗?怎么还把新娘绑起来?”

“武爷,我知道错了。”

“错了?光说错了就行了吗?你还娶这姑娘吗?”

“不敢,不敢了!”

“孔善人?你家有多少土地?”

“八十亩。”

还有一个酒坊!”

“是!”

“街上还有一个铺面对吧?”

“是!”

“好吧,根据你家的经济收入情况,乡政府决定让你今年秋季上交公粮五千斤,大洋一千块支持解放军部队,怎么样?”

“武爷,我.……”

“怎么?不愿意?来人!……”

“愿意!愿意!”孔善人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哎?你这姑娘咋还不走啊?”邢武发现那姑娘还在那里站着。“回去吧,姑娘。”

“不!我要参加民兵队伍。”那姑娘说。

“哟呵!"邢武高兴起来。"中!跟我走吧!”邢武把手一挥带着人走出孔家大门。

邢武带着人刚走出孔家庄,见孔妮的哥哥孔礼从吴家寨走出来。

“武爷!”孔礼招招手示意邢武有话说。他把邢武拉到一边低声说:“谢谢你们收留了我妹妹孔妮。”他向吴家寨看了几眼接着说:“东霸天今天夜里抓了魏庄村的民兵队长魏东,现在还押在牢房里。”

“走!去吴家寨!”

小镇上成立人民政府的当天,镇周边的大小地主武装势力大为震惊。他们深感自己的末日来临。于是开始蠢蠢欲动,四处串联相互勾结;企图消灭立足未稳的新政权。

祁家寨寨后竹林里,阴森森漆黑一片。几个黑影涉水翻墙进了去。他们来到北霸天的后院。祁家寨宅院分三层;前院是家丁长工生活区。第二层是北霸天和八大金刚以及招待客人的地方。后院是北霸天的家眷居住地禁地。平时没有北霸天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几个黑影迅速进入后院。一个黑影来到二层院内北霸天的会议厅,见大门关闭就从外面给反锁住。

“祁爷,我们就这样被林之东欺侮啦?”五金刚蔡良挂着受伤的手说。

“矮子?你有啥点子来对付林家寨吗?”

一向不爱张扬的邢矮子笑了笑说:“好办!让李刚对付他!”

“嘿!李刚是你的部下啊?你让他对付林之东他就听你的?”八金刚祁仁蔑视地望着三金刚说。

“啪!啪!啪!”后院响了几枪。北霸天和八大金刚迅速向门外冲去。可门被人从外面上了锁。几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是打不开门。

“祁爷不好啦!少爷被人打死啦!”一个家丁吼叫着来报告。见门被锁上赶忙找来锤子,好一会才把锁砸开。北霸天带着八大金刚一路狂奔来到后院。只见儿子祁占胜倒在自己床上。胳膊上流血染红了半个床。见自己六姨太太的绣花鞋放在床前连忙用脚踢进床底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复制的丑事。北霸天冲到儿子身边抱起祁占胜。

“占胜?占胜!”北霸天摇晃着儿子大声喊着。

祁占胜慢慢的苏醒过来。

“快!快去镇上请邢文来!”

“祁爷?邢文现在可是共产党的财粮啊!他会来吗?”

“快去!不来用枪顶着他的脑袋也得叫他来!”

“我去!”大麻子叫道。

“不!矮子去合适!”

“好吧!我去!”矮子把枪扔在桌子上骑着快马向寨门外奔去。

“哎!咋不带枪啊?”大麻子叫道。

“你懂个屁!”北霸天瞪了大麻子一眼。“你他娘的就知道打打杀杀。早晚你的死到没心眼上!”

原来林家权奉了林之东的命令带着林家苟林家英林家备三大杀手连夜偷袭了祁家寨。四个人借着夜幕涉水摸进寨内后院。林家苟摸进大厅外见北霸天和八大金刚正在开会,门子虚掩着。就从外边把门反锁上。林家权来到后院祁占胜的卧室窗外,用匕首划破窗纸见祁占胜正在和六姨娘苟合就下了手。完事后回来向南霸天交差。林之东高兴地说:“扳倒祁文汉吴灵各就好收拾了。镇上的毛孩子不在话下。我们把寨周边村庄里的‘自保会’都组织起来。不论北边谁来!我都叫他有来无回!他李刚干啥我不管,街道上的税收我不能丢!我的地盘他不能抢占。家权你明天去镇上见一见邢武!给他送去两千大洋!告诉他,他不是民兵队长吗?让他给我好好看着街道!”

嘿!南霸天脑子进水啦?

可三霸天他们各怀鬼胎;谁也不提新政府的事。谁也不愿当出头鸟。原因是几年前北霸天贩卖枪支被东霸天的人给半道上劫了。祁吴两家刀枪剑戟地火拼起来。南霸天出面调停双方才罢兵休火。可南霸天当时索要的两千块大洋调停费至今也没要到手。三人彼此都窝了一肚子气。好久彼此不来往,明争暗斗相互逞强。不断发生摩擦和伙拼之事。造成当地百姓苦不堪言恨之入骨。百姓纷纷成立了“自保会”。以求自保。最后还是林之东老谋深算;给祁林两家点好处三人才貌合神离地结束了狗咬狗的纷争。就在三方井水不犯河水的时候,不料吴昊与祁占胜为了争吴桃大打出手。吴灵各见北霸天不肯罢休于是就策动林之东杀掉祁占胜。想给北霸天一点眼色看看。

新政府办公室里灯火辉煌。李刚,邢文,邢武,刘丰,小春,郭川等乡政府和民兵队大的干部在乡政府开会;研究乡民兵大队的发展壮大工作。还有当地几个民兵积极分子也参加了会议。据他们反映;各村的青年人不敢报名参加乡民兵大队是因为惧怕三霸天。一些“自保会”也不得不解散。李刚说:“广大人民群众惧怕三霸天,他们又有武装力量和大量的武器,所以我们在立足未稳,兵力不足,群众思想没做通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冒然用武力对三霸天施行镇压。根据县委指示,对三霸天要采取分化瓦解说服争取;顽固不化予以歼之的策略。我们必须时时提高警惕,防止他们的袭击和破坏。同时各工作小组深入到各村加强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动员各村“自保会”加入到乡民兵大队里来。把全乡适龄民兵青年登记注册,争取不让或少让年轻人去三霸天的“三会”。另外,要派人在通往街道的路口上设卡,密切观察三霸天的一举一动。还派暗哨盯住三个寨里出入人员动向。看看三霸天有沒有互相勾结的迹象,如果他们没有联合的意思就好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