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第二股地主武装势力是镇东八里岗吴家寨。寨主名叫吴灵各,喝过不少墨水。此人六十刚出头。高个头白面孔,体型偏瘦。他性格深藏不露十分好色,是一个老谋深算阴险毒辣的家伙。家中姨太太四房。丫鬟仆人十几个。吴灵各家有肥田百亩,家丁百十人;各种武器上百件。出门进寨前呼后拥威风八面。在镇以东十里八里内腰里绑扁担——横着走。人们送他外号“东霸天”。他手下有四个魔头,横行乡邻无恶不作。人们送他们外号叫“四大魔王。”吴家寨的防务工事也不可小觑。寨子周边最外层是一条深数米的护寨渠;渠的里面是一条竹林带,竹林带里面又是一条较浅的护寨沟,沟的上面是高三米的石墙;石墙上留有枪孔。大有一夫挡关万夫莫勇的气势。

吴灵各原来也信仰“红学”;后来看不惯祁文汉那霸道劲就和他分道扬镳了。吴灵各自从和祁文汉分道后自己就成立了“黄学会”。但是信仰和红学会的信仰内容是一样的;练武时人们赤裸着上身胳膊和头上系着黄色的丝带。嘴里念着,“枪刀不入,神灵保佑”的咒语。李刚的到来让吴灵各深感不安。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此时首先想到的是联合当地武装,赶走镇上李刚。

当他知道马胖子被消灭后立刻叫来魔头。

“共产党的人来到镇上,看来他们来者不善,大家从今天起,分头到各村看着点,不要张扬,注意看看哪些人参加了民兵组织,哪些人与共产党来往密切。不要惹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便抓人!明白吗!”

“明白!”四大魔头齐声应道。

东霸天没有把李刚看在眼里,他认为几个兵蛋子没有啥韬略和能耐。让他最嫉妒的是南北两霸天。这两个家伙不除我吴灵各就没有独霸这块地方的希望。所以他对李刚的到来没有太大的奇怪。

第三股地主武装势力是镇南五里店林家寨。寨主林之东。此人五十刚出头,体胖个子矮。性格暴戾凶残好斗;不善心计杀人如麻。家中姨太太四房;丫鬟仆女老妈子十多个。林之东家有良田上百亩,镇上又收缴些苛捐杂税,街上乡下的人都惧怕他。就连马胖子也惧怕。在小镇以南南霸天就是土皇帝。人们送他“南霸天”。他手下也有四个护驾的亡命之徒。他们和林之东一样残暴凶狠。人们送他们外号“四大杀。”

三霸天是拜把子兄弟,三人自许“桃园三结义”。林之东因看不惯吴灵各的阴阳脸也从“红学会”里拉杆子出来自立了门户,号称“蓝学会。”牌子换了,信仰口号没变;练武的时候仍是嘴里念着:“蓝学!蓝学!刀砍不进!枪打不着!”的魔语。只是头上胳膊上系的是蓝色的丝带。与祁,吴两家作为区别而已。林家寨寨子构筑比不上祁吴俩家。寨子周围虽然有护寨沟,但不深不宽,里面也是石墙围护。寨门也是吊桥高悬。门岗日夜守护。寨门外是林家的主坟地,里面栽着松柏树。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坟地的四周用石块圈住。远远看去好像一座宫殿。

李刚消灭马胖子后,南霸天林之东可慌了心,他认为李刚等虽说不过是几个毛孩子,成不了大气候。说撵他走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李刚占据了小镇也等于断送了他镇上的财源

特别是邢武,他参加了李刚的队伍,有了李刚的支持他还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吗?邢武还会孝敬自己吗?——南霸天想得是金钱利益。

李刚,邢文,邢武,王小春,郭川,刘丰,丁于,何可,刘文,李木,张川,丁尚,陈东,胡兵,赵向,孟马等小分队的同志在镇公所开会。上级派人送来一封信。信上说:“李刚同志,县委领导向你问好。要求你们尽快成立防胡镇乡政府。建立一支有民兵组成的地方武装力量。确保新生政权的诞生和生存。继续扩大根据地,积极动员青年人参加民兵,积极开展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对于解决地方上的地主武装力量要讲策略。现在我们的力量还不能与敌人硬拼。县委主张实行分化瓦解,收编整顿的策略;也就是:争取,劝降,消灭三步走的计划。特别是防胡周边几股地主武装势力,更要讲策略.一防二谈三谋。防止他们破坏捣乱,和谈分化瓦解他们;离间他们让其彼此伙拼。”

李刚看完县委来信站了起来对大家说;“同志们,县委给我们来信说,让我们尽快成立防胡乡政权。明天县委副书记于开要亲来主持大会。我们要准备好。邢武!你的任务是布置会场。刘丰!”

“到!”刘丰一个正规的立正和敬礼把邢武看傻眼了。

“哎!哎!哎!”邢武拉着刘丰,“你刚才那一套教教俺好吗?”

“想学?”

“想学!”

“看我的。”刘丰又做了一遍,邢武跟着学,可学了好几遍还是不标准。逗得大家骂邢武是个笨学生。

事后邢武问李刚:“兄弟,你咋说马胖子逃跑了呢?”

李刚笑了笑说:“这就是策略,息县城还没有解放,马虎还在县政府坐着,万一走漏了风声我们的工作就被动了。今后你就是马胖子。”

“我就是马胖子?”邢武越听越糊涂。

“看过戏吗?”李刚见邢武还不明白接着说,“你就是戏里的马胖子。”

“让我扮演马虎的儿子?我是马虎的爷爷!”邢武感到委屈地骂道。同志们被邢武的话逗得大笑起来。

“报告!”镇东吴家寨方向枪声大作!”负责镇东的岗哨进来说。

“哪些人知道吗?”李刚急切地问。

“好像是三霸天的人在火拼!”

“继续观察!”

“是!”

“同志们!准备战斗!刘丰郭川带人埋伏在政府门前坟地里。小春邢武带人埋伏在政府后边小小树林里。张川胡兵带人埋伏在十字街出口处!记住!井水不犯河水!”

“是!”

大家分头执行任务去了。

祁家寨的人顺着淮河岸拼命的向小镇败退。林家权尾随其后穷打不舍。祁家寨的人进了小镇,钻进巷子里林家权才停止了追杀。躲在暗处的邢武小春警惕地注视着他们。祁林两家各自收兵回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