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聊《魔鬼尖兵》之神话

上校新兵 收藏 8 1181

书 名:《魔鬼尖兵》

作 者:飞永

最近这一段时间吧,有幸拜读了作者“飞永”的这本小说的前面几个章节。小说是用纪实手法来创作的,讲述的是上世纪在我国南部边疆发生的那场局部战争中的传奇故事。

在闲聊这本小说的正文之前,在下认为非常有必要声明一下自己历来坚持的观念,那就是:对于纪实手法创作的小说,在下是非常支持的,毕竟创作这样的小说,在难度上,要比架空历史手法创作的小说或者科幻类小说要难得多,给予纪实手法创作小说作者更多的支持,也是读书爱好者的一个责任与义务吧。

书归正传,回来头来说说为何在下要以“闲聊《魔鬼尖兵》之神话”为题,来评论“飞永”的这本小说吧。

这本小说,引起在下的关注,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从这本小说的简介里,知道这是一本用纪实手法创作的小说,小说要给我们读者讲述的是一位离我们生活年代很近的英雄的故事,而故事发生的年代,又正是我们热血沸腾的年龄,一个充满幻想、崇拜英雄的年龄,看到这样的小说,很容易回到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个时间段,甚至会找到自己对英雄崇拜的痕迹;其二是这本小说已经进入了铁血书库的VIP,这至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作者创作这本小说非常用心,得到了书库管理人员的欣赏,能得到管理人员欣赏的小说,相信也应该是比较好的。正是基于以上两点,才让在下去拜读“飞永”的这本小说。

对“飞永”的这本《魔鬼尖兵》,从开始到最后放弃,确切说看了十五个章节左右,既不算多,也不算少,但如果要和“飞永”的全部创作章节来比,可能还是少了一点,不过,对于在下来评论这本小说,在下觉得有这十五个章节做铺垫,资料还将就了吧。

在下为何要放弃“飞永”的这本小说,主要就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小说中,作者对主人公邓迪近乎于神话的描写,以及在情节处理上存在的瑕疵,让在下觉得作者过于想突出小说的主人公邓迪,而让小说变得来有那么一点连勉强接受的可能性都没有所致,当然,由于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不一样,估计是在下的水平太低,才没有办法接受作者“飞永”这样的创作手法创作出来的小说。

小说一开篇,讲述的是小说主人公邓迪孤身深入敌境,营救被越南特工抓走的某师参谋长李辉。可这开篇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不是一本现代战争小说,倒很有一点古龙派武侠小说中独行侠的味道。其实也并不是这武侠小说的写法就不能用于现代战争小说的创作,而是当掌握不好这个度的时候,就会把精彩的东西变为小说的负担了。看看作者对邓迪在那长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两米以上的芭茅草,飞机草”山坡前的表现:他猛地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军用大砍刀,寒光闪闪的刀锋在闪电之下熠熠生辉。瘦削身形虎跃而起,他就象一头猎豹似的扎进了深草丛中。雪亮而锋锐的砍刀疯狂地削斩着拦阻在前面的茅草和藤蔓,一条翘着脑袋吞吐着猩红蛇信的竹叶青被他拦腰劈成两半,粘稠的血浆浅在他脖子上热烘烘的,两截剧烈抽扭的蛇身分作不同的方向飞出老远。他连眼皮子也不眨上一下,踩踏着坑洼不平的地面,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山坡顶上拼命推进。

注意,是两米深的草哟。两米深的草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一个平常人掉进去,可能连个影子都看不到的;再说了,这南疆的芭茅草、飞机草之类的植物,一长就是一大片,靠一个人的力量开道,除非他是天生神力,否则,要在这样的山坡上开出一条道来,难。其实,作者可以不用这样的方式,毕竟邓迪是一个人,又不是要通过一支部队,完全可以“安排”邓迪穿草而行,再说了,他后面的任务还是需要有体力才行的。为了他一个人通过那长满芭茅草、飞机草的山坡,竟然要花那么多功夫来砍出一条路,这工程量也确实是太大了。

就在完成如此大的工程量之后,邓迪一口气宰杀了三个越南特工,而且几乎是同时斩杀,一所呵成,越南特工们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就全把命丢了。越南特工,可以说是久经战阵的家伙些了,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可也是实打实打出来的,也算得上是越军的精英了,可在邓迪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一个,这不是显得有点不真实了吗?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作者太急于树立小说主人公邓迪的光辉形象了,才有了这急功近利的瑕疵。而在邓迪痛下杀手一气宰掉三个越南特工的哨兵后,作者写到了这样一笔_一大股“浓郁的”血腥气夺鼻而扑,胃里仿佛发了洪峰一样捣腾起来,而这一笔,也给小说后面埋下了不好的伏笔。

对于这开篇的不足,还有一点就是营救一个师参谋长,竟然只派了六个人加一架武装直升飞机,而且打主力的只有邓迪一人,剩下的五个人_一个连长和四个精英战士,再加上那架武装直升机,只是搞接应的,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神话”主角邓迪了呢?这可真是有点儿戏的味道了。想想一个师参谋长,享受的也应该是副师级待遇了吧,而且接触到的军事行动机密呀什么的,肯定也不少的,像这样一个人物被越南特工给掳走了,不是这官大官小的问题,而是因为他知道的东西太多,再怎么地,也要派点像样的兵力去营救吧,而且还是深入敌境营救。可在作者“飞永”的“精心安排”下,却只派了六个人和一架武装直升机去,而且方案还是由邓迪制定的。想想中国军队里的规矩,这样的事,在下觉得根本就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像师一级的参谋长被敌人给掳走了,肯定得马上报告军区一级的,然后就是一部庞大的机器运转起来,这方案也不可能由一个师侦察连的副连长来制定的。有点“神话”了。

回过头来说说那血腥气吧。

飞永在小说的第三个章节里提到了这样一点:越南人的“这座军营的规模确实不大,面积估计不到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注意,只有足球场那么大一点,也就是说在足球场这边稍微整出一点响动,那边都可能听到的。而且在这块足球场大的地皮上,越南人修了“分别占握着军营左,中,右三处位置”的“三所大小参差不齐茅草木屋”,还搭了“约莫十五六顶绿色军用帐篷”,“错落有致地散缀在军营里面”。

像这么一座军营,虽然小了一点,越南人布置的哨兵也不会少的,毕竟现在还算得上是战时,而且还抓了一个中国的高级军官回来,这里的戒备,应该比平时更加森严的,什么明岗暗哨的,肯定是少不了的。然而,当邓迪潜入这座军营的时候,除了他杀掉的那几个哨兵、巡逻队,以及那个负责审讯李辉的越南特工黎大尉及其跟班外,整个军营里的越南猴子们,竟然都在睡觉,这确实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接下来是邓迪趁猴子昏睡之机,潜入其营帐,手起刀落,宰猪杀羊一般,一气把两个帐蓬里的黄皮猴子,给宰杀得是干干净净。

相信大家都经历过雨后的天气,空气是清新的,稍有一点什么味道,远远地就能闻到。邓迪在这黄皮猴子营地外围宰杀了那几个游动哨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难道他在这营地里这般大开杀戒,那血腥味就会消失了?要不就是营地里的其他黄皮猴子全得了感冒,鼻子都是不通的,都闻不到,呵呵。

小说里让人质疑的地方,不仅仅在这三两点,在下觉得还有一个地方也是值得商榷的。

李辉,师参谋长,虽然那个时候我军没有设立军衔,按现在的军衔制套过去,他也应该是上校军衔吧;在那越南黄皮猴子的营地里,审讯李辉的那个越南特工黎大尉,是李辉军校时的老同学,虽然一个是在中国军队里,一个是在越南军队里,可怎么混都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呀?再说了,那些年,中国军队可是马放南山,而越南是一直都在打仗的,对于军人来讲,只要有战争存在,这晋升就是很容易的事了,可怎么这位越南特工混了这么多年,才混到一个与老同学相差这么远的大尉军衔呢?

此外,在邓迪将李辉营救出来之后,越南猴子追了上来,李辉是师参谋长,而且又是侦察兵出身,人也没有受伤,可在后面的行动中,行动的指挥是邓迪,却不是按照国际惯例,由李辉来进行,而且邓迪也没有主动提出由李辉参谋长来指挥的建议,这一点确实是让人不能理解。

在这本小说里,存在的硬伤,可以说还不止这些,粗粗地看了一下,需要飞永继续修改的地方还比较多,还望作者别急于完成这本小说,先从头开始修改,别辜负了自己的辛勤付出。

不管什么样的小说,也不管是什么人写的小说,都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这样一点:细节决定成败。如果在创作的时候,只图自己写个痛快,这小说,可以说是很难保证质量的。任何小说,源自生活,也会超越生活,但却不能脱离生活,当小说脱离了实际的时候,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根源,那样,小说就会失去读者,如果要出版的话,也会很快失去市场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