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十二章忠义决择

程志 收藏 1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十二章忠义决择 孟恩迷惘起来了,突然脑袋灵光一闪,心里异常激动和兴奋起来,大声道:“谢兄,小弟有一事不明,可否请兄台赐教!” 谢飞把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淡淡的笑道:“孟兄有话但说无妨。” 孟恩道:“恕在下愚钝,观兄台言行,实乃多才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十二章忠义决择


孟恩迷惘起来了,突然脑袋灵光一闪,心里异常激动和兴奋起来,大声道:“谢兄,小弟有一事不明,可否请兄台赐教!”


谢飞把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淡淡的笑道:“孟兄有话但说无妨。”


孟恩道:“恕在下愚钝,观兄台言行,实乃多才多艺之人,对行军布阵更有一番造诣,你我谐为大晋之民,在下实在想不明白兄台为何不愿意投戎从军,抵抗胡人,匡复晋室。”


谢飞淡淡一笑,“孟兄说得不错,我们都是大晋之民,但皇帝呢?他又是什么?难道是天生的主人吗?真正的男人理应该浴血奋战,马革裹尸乃最好的归宿。但是忠君没错,但是愚忠庸君,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孟恩露出惊诧茫然的神情,不可思议的看着谢飞,一脸不悦。孟恩虽然震惊谢飞所说的那番惊世骇俗的话,但也露出了思忖的神情。


谢飞淡淡的说道:“想当年高祖之所以能夺得这大好江山,难道真的是所谓的天命所归吗?如果真有天命,那这天命又是什么?天命是有,但天命不是神,更不是命,而是民心。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其实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当年强秦之所以会失去天下,正是因为她不体恤百姓,致使民心向背,高祖才能乘势而起一举夺得天下。而今晋室分裂,国力空虚,民生凋敝,中原汉族的军事力量迅速衰退。胡人趁机起兵,于是中原大乱,此时的司马一族已经和当年的赢氏一族已经同样腐朽了,甚至尢有过之。”


谢飞静静地坐着,喝着酒。古代的酒远没有现代的酒精度数高,说是酒其实淡而无味。当然也有好酒,却不是谢飞这样的人可以喝到的。


孟恩的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虽然不愿意接受谢飞的这番言论,但却不得不承认谢飞的这番言论是非常正确的。


一边是他自小所接受忠君的教育,而另一边则是他心底深处向往的东西。孟恩的脸色很难看,他的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忠义。


孟恩思虑片刻,咬了咬牙,起身一脸严肃地问道:“兄台能将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在下非常佩服。但是人若无忠义,何以而立?”


谢飞微微一笑,“孟兄说得对,人若无忠义,何以而立于世间!然而孟兄你想过没有,这种对一家一姓的忠是真正的忠吗?如果这是所谓的忠的话,那么现在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忠诚,因为晋王朝不过是在魏王朝身上站立起来的而已,说到底司马一族不过是当初魏曹的叛逆。要做忠诚就应该忠于曹氏一族才对。”谢飞顿了顿然后问孟恩:“其实魏曹也不过窃取了刘汉的江山,而刘汉又是取自赢氏一族,你说我们要忠应该忠于谁?难道是要向羸氏一族尽忠吗?”


孟恩顿时愣住了,这个问题他可是从来没想过。是啊,汉王朝是在秦皇朝身上站起来的,可秦王朝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照这样推下去的话,到哪才是个头啊!


孟恩的脑海中乱成了一锅粥。他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他突然感到他一直坚持的东西是那么的可笑。


“忠诚乃是一个人立身之本,若无忠诚之心与畜生何异!但你将忠诚想错了,真正的忠诚应该是对我中华一族和我华夏百姓,为了他们的利益和福祉奋战才是真正的忠诚!这才是真正的大义!这也是新王朝能够取代旧王朝的根本原因!”谢飞正色说道。


谢飞可不像古代人那样迂腐不堪,他自己有自己的一套忠义之路。他是现代军人,从穿上军装那一时刻起,他的使命就已经定格了,为中华之崛起而战。向侵略中华的所有敌人浴血奋战,死而后已。


孟恩心头一震,他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为中华而战!这五个字使他异常激动和兴奋。为中华而战与这五个字相比,所谓的忠君思想显得那么的渺小与可笑。


好半晌过后,孟恩猛然起身,来到谢飞面前,双膝跪地双手抱拳,语气庄重至极地说道:“若非兄台一席话,孟某至今仍活得浑浑噩噩,还不知道真正的大义为何!在下愿誓死追随谢爷,为我中华而战!恩虽然不才,不能行军打仗上阵杀敌,但是自认一腔热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飞闻言,神情一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不是当年诸葛亮效忠刘备时所说的话吗?简简单单八个字,却让诸葛亮穷其一生的才华。谢飞露出欣慰的微笑感慨道:“我有孟恩,万事无忧矣!”


谢飞只是一个勇将,自认上阵杀敌无人可敌,但是自己在内政方面却是一片空白,看这孟恩倒是这一方面的人才。如果想得天下,必需武正兼备。现在谢飞如果营救刘琨成功,就会有了杨家这个财力上的支持。招军队备战不在话下,但是唯缺内政上面的人才。有了孟恩,怎么能不让谢飞心喜。


一回到迎宾客栈,谢飞就把孟恩介绍给众人认识。


等众人相互见过礼之后,谢飞便宣布将孟转任命为军师。


众人相谈甚欢,让孟恩有一种找到了归宿的感觉。


临近傍晚时,洪战等十几人回到客栈中。


谢飞及十二名分队长中的六名分队长聚集在小院的大厅中,除了他们九人之外,还有几个今天新收的孟恩。数十名死士隐藏在院中的暗处,同时几名死士在楼上观察四周的情况。


谢飞取出牛皮地图摊在圆桌上,问洪战道:“王宫的外围构造是怎么样的?”


洪战提起一支细毛笔.在地图上将王宫外围上标出了哨楼及守卫等细节情况。洪战放下毛笔对谢飞道:“这些便是我们今天下午侦察到的情况!不过我认为外围守备情况应该不只这些!”


谢飞看着平面图,点了点头。向李青问道:“你查看的怎么样了?”


那个李青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码码的记着行管里的防守情况。出口及哨楼。


李青道:“谢爷,据属下观查,负责守卫粮库的人数大约三百,其中一半是匈奴人,也就是他们的精锐,另一半是在平阳招收的汉族和其他族的士兵,战斗力有限。”


谢飞思忖片刻,道:“时间太仓促了,时间越久晋阳越危险,我们必须今天晚上动手。如果不能成功,如果在路上正面交战凭我们的人数实在是不行,况且匈奴人善野战,他们的骑兵战斗力惊人,我们这一千人还不够他们一个急冲锋。”


谢飞道:“下面我布置一下任务。“李善”


“属下在!”


“你挑几个机灵点的兄弟先护送孟先生先行出城,在城外与大队人马汇合。按我要求尽可能的多布置的陷井和路障”


“是,”李善抱拳应诺。


“第一分队负责解救放火烧粮库。第二分队负责开门放马。事成之后,将敌军所有战马马尾上点燃棉油,任战马在城中乱跑,越乱越好。”


第三分队负责从后门攻王宫,要做到尽可能的声势大一点,解决掉哨卫以后就给我放火烧城。”


第四分队负责攻占北城门务必给我坚守止所有人马安全撤出城以后。第五分队占领城内制高点,用弓弩射杀敌军。


“是,众人应诺。


谢飞目光冷的说道:“我最后强调一点,谁若是给我出了差子,提头来见。


贾顺和李善说道:“谢爷放心,兄弟们没有一个是孬种。”


“好,成败就此一举,如果不成功,我谢某和兄弟们共赴黄泉,有众兄弟陪伴,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了。”


。。。。。。


随即孟恩同几个在城门关闭之前出了平阳城。


天色稍黑,两队“死士”晃荡出了客栈,没有人对他们起任何疑心。


谢飞眉头一皱,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此时月上中天,月色已深了。


“李善,命令所有的人做好战斗准备,以因应不测!”


李善立刻应诺一声,随即离开了大厅。


飘渺行管大厅,一个年过五十的威严老者端坐在首坐,愁闷不已。一个老仆站在旁边。


“家主!天色不早了,早点歇息吧!”


那威严老者就是天下闻名的杨家商号的家主杨拓,而那名老仆则是杨忠。


“杨忠,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杨拓郁闷的问道。


“家主不是有了主意了吗?”杨忠道。


“罢了,你先下去吧。我累了。”杨拓挥退杨忠,慢慢起身,来到内堂。


在一个柜子底搬出一个精致的小箱子,杨拓脚步蹒跚,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他心中早已做好了打算,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刘渊的阴谋得逞。如果刘渊大军破城而入,可以想象城内必定血流成河,无数无辜的百姓必惨遭毒手。


杨拓慢慢打开那个小箱子,里面是一层红绸,打开红绸,里面还有一层,可以想象里面的东西对杨拓来说是多少重要。杨拓揭开第三层红绸,里面是一个晶莹的美玉牌。玉牌是一个铜钱状,外圆内方,上刻篆书,忠义诚信四个字。


这也就是杨家立家数百年以来的祖训。


杨拓看着这块玉牌,眼睛里多了一些东西。感慨万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