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大型救灾行动提高部队战略投送及快反能力

jiwuy 收藏 0 93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18/12182242.jpg[/img] 资料图:6月23日凌晨,广空运输航空兵伊尔-76运输机准备装载救援物资送往青海玉数地震灾区      今天的中国军队,时刻都在接受着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考验,也在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中砥砺成长。近日,记者就“十一五”期间我军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情况,专访了总参应急办主任李海洋。   [B]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世纪新阶段军队职能使命拓展的新要求[/B]   记者:回望这5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军大型救灾行动提高部队战略投送及快反能力

资料图:6月23日凌晨,广空运输航空兵伊尔-76运输机准备装载救援物资送往青海玉数地震灾区


今天的中国军队,时刻都在接受着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考验,也在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中砥砺成长。近日,记者就“十一五”期间我军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情况,专访了总参应急办主任李海洋。


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世纪新阶段军队职能使命拓展的新要求


记者:回望这5年,我们在为国家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倍感自豪的同时,也忘不了那几场前所未遇的巨大灾难。无情的灾难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也收获了许多,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对军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有了更强烈的紧迫感。请您谈一谈“多样化军事任务”这一概念提出的背景及其内涵。


李海洋:进入新世纪新阶段,胡主席提出的“三个提供、一个发挥”的历史使命,为军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指明了方向。“多样化军事任务”概念的首次提出是在2005年底,胡主席指出,军队要“提高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党的十七大报告中,胡主席再次作了全面阐述。这一重大战略思想的提出,我觉得主要有四个方面的背景:一是适应国家安全发展的需要;二是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需要;三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需要;四是推动军队全面建设的需要。可以说,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世纪新阶段军队职能使命拓展的新要求。


至于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内涵,简单地说,多样化军事任务包括作战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其中作战行动是军事力量运用的基本方式,而非战争军事行动是新形势下我军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


记者:核心军事能力与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关系,是前一阶段学术界和部队官兵讨论的热点。作为近年来军队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亲历者和参与者,您觉得应该如何把握这一问题?


李海洋:这的确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对此,我感到应重点把握两点:核心军事能力建设是首要是基础。只有具备了过硬的核心军事能力,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才有可靠保证。核心军事能力提高了,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自然就会“水涨船高”。因此,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必须紧紧扭住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不放松。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是补充是拓展。军队因战争而生,但战争不是军队的全部。军队在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同时,必须高度关注非传统安全威胁,提升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通过开展相应的专业训练,及时转化、推广、普及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实践成果,促进军队能力建设向广度和深度发展。


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检验军队的大考场,也是砥砺官兵能力素质的大舞台


记者:可以说,“十一五”是军队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十分密集、频繁的时期。请您对这方面的情况做一个简要回顾。


李海洋:这5年间,我国几乎遭遇了各种类型的严重自然灾害,尤其是汶川、玉树地震和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损失惨重。每次灾难发生后,军队和武警部队都闻令而动,冲锋在前,在抢险救灾中发挥了突击队、主力军作用。除此之外,5年来军队和武警部队还完成了国际维和、国际救援、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护航、奥运和世博安保、中外联合军演等一系列多样化军事任务。


数字也许是枯燥的,但数字有时也最能说明问题。相信不少读者对下面这些数据都不会陌生。


汶川抗震救灾,军队和武警部队共出动14.6万人,民兵预备役7.5万人,从废墟中挖出幸存者3338人,解救被困群众140万余人,救治伤病员136万人次。


玉树抗震救灾,军队和武警部队出动1.6万人,共营救被压埋群众1564人,诊治伤病员10.8万人次,抢修道路310公里,清理废墟280多万立方米。


舟曲抢险救灾,军队和武警部队出动7600余人,动用车辆456台、工程机械226台、各型飞机18架,共搜救幸存者53人,巡诊救治2.5万人次,抢运物资2600余吨,清挖淤泥229万立方米。


记者:这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至今仍历历在目。一位曾带领部队参加抗震救灾的指挥员感慨地说:“抗震救灾对部队的锻炼,不亚于一场战争!”对此,您怎么看?


李海洋:的确,对于军队来说,每一次行动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既是考验,也是历练。要说这几年部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收获,我印象较深的有以下四点:


快速反应能力得到提高。这次舟曲救灾,各部队反应迅速,连夜调集兵力赶赴灾区。某防化团600人急行军252公里,于灾害发生当天10时58分就到达灾区,武警陇南支队200人也于当日11时到达灾区。


战略投送能力得到提高。汶川抗震救灾中,在地面道路损毁严重的情况下,紧急调用军地各型飞机、直升机200余架,累计飞行5400余架次,运送人员3.9万人、物资7700余吨,是我军参加抢险救灾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空运行动。


专业救援能力得到提高。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使用专业力量和装备器材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近年来的重大救灾行动,我们尤其注重发挥专业力量优势,使救灾工作更加科学高效。


综合保障能力得到提高。近年来,全军部队不断创新保障方式,改进保障手段,优化保障体系,综合保障能力得到显著提高。


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经验和启示,是军队建设的一笔宝贵财富


记者:近年来军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经验和启示,对于我军提高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具有重要借鉴意义。那么,您觉得我军在历次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夺取胜利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李海洋:近年来每一次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靠的就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胡主席的英明决策、正确指挥,也离不开地方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和高效应对。就军队来讲,我觉得夺取胜利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


谋事在先准备足。军队要随时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各项准备。只有居安思危、常备不懈,危急时刻才能断然出手、战则能胜。


临危果断指挥灵。非常之时要用非常之策,完成急难险重任务,关键在各级领导机关的正确指挥。紧要关头,指挥员必须思路清、决心准、作风硬,能够见微知著、正确指挥、敢于担当。


科学统筹抓重点。急难险重任务面前,只有善于统筹,突出重点,合理调度力量,才能提高救援效益。


军民携手聚合力。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近几年军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实践一再证明,军民合力是夺取胜利的关键所在。


记者:日趋复杂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对军队能力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从近几年部队实践来看,进一步提高我军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需要重点从哪些方面着力?


李海洋: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体会最深的有这么几点:


建立高效的指挥机制。不断完善各种应急预案,建立高效顺畅的情报获取和交流机制。改进和完善标准化的指挥编组方式,确保遇有危机能够快速反应、从容应对。


完善应急力量体系。采取特殊的政策、特殊的编组、特殊的保障,使应急专业力量规模适度、队伍专业、分布合理、突击力强,更加实用、管用、好用。


扎实开展多样化军事任务训练。训练内容安排上,突出核心军事能力的提升,同时也要加强非战争军事行动训练;训练标准上,要区分层次、分解目标,实施具体量化;考核评估上,要构想复杂的情况背景,采取实案化的考评手段,检验和提高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提高综合保障水平。加大急需装备器材的研发力度,配齐配强专用装备物资器材,搞好预储预置;进一步完善保障机制,理顺保障关系,明确保障标准,提高应急保障能力;搞好军地对接,形成优势互补,提高整体保障效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