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魏名将——史宁

roberto_1982 收藏 11 3163

史宁,字永和,南北朝时期建康表氏人也。史宁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从他的曾祖父到父亲都只是朝廷里的低级官员。史宁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因功拜为别将。

北魏末年,荆州地区多暴乱,朝廷派贺拔胜出任荆州刺史,而史宁这时候是贺拔胜的军司,也率步骑一千随贺拔胜前往荆州赴任。在荆州,史宁平乱有功,没多久就拜为南郢州刺史。后来,贺拔胜出任大行台,又保荐史宁做大都督。史宁率步骑一万攻下南梁的下溠戍,朝廷论功行赏,封武平县伯,邑五百户。后来,史宁又攻下南梁的齐兴镇等九座城池,可是,这一次还没来得及论功行赏,北魏王朝就完蛋了。

北魏永熙三年(公元534年),北魏孝武帝元修因不愿作受高欢控制的傀儡皇帝,逃往长安,投靠宇文泰。高欢随即立元善见为帝(孝静帝),从洛阳迁都于邺,史称东魏。同年十二月,宇文泰杀孝武帝元修。第二年,宇文泰在长安立元宝炬为西魏文帝,北魏正式分裂为东﹑西魏。

东魏迁都于邺后,高欢派后来把南梁闹得天翻地覆的侯景经略河南。侯景苦心经营,于534年率军进攻荆州,贺拔胜不敌,率军投奔南梁,史宁也随同贺拔胜一起投梁。

在南梁,梁武帝萧衍十分欣赏史宁,对他说:“观卿风表,终至富贵,我当使卿衣锦还乡。” 史宁回答:“臣世荷魏恩,位为列将,天长丧乱,本朝倾覆,不能北面逆贼,幸得息肩有道。傥如明诏,欣幸实多。”史宁说着就声泪俱下,萧衍也为之动容。

在南梁过了三年,西魏大统二年(公元536年),史宁终于随贺拔胜一起回到了西魏,而且进爵为侯,增邑三百户。后来,又升车骑将军、行泾州事。在泾州任上,以莫折后炽为首的叛军时常骚扰百姓,史宁和行原州事李贤一起把这伙叛军给灭了。

再后来,史宁转通直散骑常侍、东义州刺史。东义州位于东西两魏的交界处,大约相当于现在的河南省西部,两国也交战的主战场就在附近。就在史宁出任东义州刺史的时候,东魏方面也委任胡梨苟为东义州刺史。史宁刚刚到任,胡梨苟也到了,史宁率军迎击,破之,斩东魏洛安郡守冯善道。由于东义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当地的老百姓都离开家乡逃荒去了,史宁到任后,尽心安抚,东义州的老百姓又逐渐回到家乡。

西魏大统十二年(公元546年),史宁转任凉州刺史。凉州位于西魏的西北部边境,周边环境十分复杂。史宁还没有到任,前任凉州刺史宇文仲和就占据凉州城,犯上作乱。朝廷下诏,命独孤信率军和史宁一起讨伐宇文仲和,独孤信是八大柱国之一。史宁先一步到达凉州,对参与叛乱者阐明利害关系,城中的官吏和老百姓都陆续归附到史宁的帐下,只有宇文仲和仍然占着城池不肯投降,不过宇文仲和已经众叛亲离,没多久就被史宁打败,凉州也回到了西魏。史宁因平定凉州叛乱有功,又加官进爵,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凉、西凉二州诸军事、散骑常侍、凉州刺史。

西魏大统十五年(公元549年),史宁再一次得到晋升的机会,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为公。

西魏大统十六年(公元550年),西魏边境上的宕昌羌族人獠甘叛乱,驱逐原先的羌族首领弥定,自立为王,并和周边的乞铁匆、郑五丑等叛乱势力相勾结。朝廷再一次命史宁和宇文贵、豆卢宁率军前去讨伐,而后两人都位列西魏的十二大将军。史宁向宕昌进军,沿途山路险阻,最窄的地方只能让单骑通过,獠甘派部将在沿途建营寨想守住这些险要地段,均被史宁一一攻克。獠甘率三万人进攻史宁,也被史宁率军打的大败,一路狂奔,逃回自己的大本营,史宁率军紧追不舍,直奔宕昌。獠甘没有办法,只能带着一百多骑兵投奔了生羌的巩廉玉。在西魏军的帮助下,弥定得以复位。但是,史宁并没有满足,他想抓到叛乱的罪魁祸首獠甘。史宁对外声称自己要班师回朝,獠甘一听说史宁要班师了,十分兴奋,召集旧党,准备进攻弥定,东山再起。眼看獠甘中计了,可是西魏军中的一些将领却不想打了,可能是出来的日子久了,上到将军下到士兵都想家了,他们觉得经过先前的战斗,现在的獠甘势力已经很弱,已经复位的弥定完全可以应付得了他。但是,史宁不同意班师,“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岂可舍将灭之寇,更烦再举。人臣之礼,知无不为。以此观诸君不足与计事也。如更沮众,宁岂不能斩诸君邪!”诸将不敢再反对,进军大败獠甘军,生擒獠甘,将其斩首,还抓到了收留獠甘的巩廉玉,将其送到朝廷。史宁在凉州刺史任上,对周边的少数民族部落恩威并施,这些蛮族都很敬畏他,凉州的老百姓对他也是感恩戴德。

后来,史宁奉命率所部去镇守河阳。西魏废帝元年(公元552年),史宁又出任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

东、西两魏从存在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互相争斗,双方各有优势,几次大战也互有胜负,谁也没占着大便宜。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同时,双方也努力地寻求外援。他们都想争取北方草原上的柔然,谁也不想在两家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还要担心身后的柔然是不是会插上一脚。而一开始,柔然和西魏是保持着和亲关系的,但是后来,柔然渐渐地偏向了东魏。

事实上,这个时候,草原上的霸主柔然已经没落。草原上的新兴势力就是突厥。突厥源出于丁零、铁勒,原先住在叶尼塞河上游,后来南迁到高昌的北山(今新疆博格达山)。公元五世纪中叶,突厥被柔然征服,被迫迁居于金山南麓(今阿尔泰山)。因金山形似战盔“兜鍪”,俗称突厥,因以名其部落。突厥人善于锻铁,成为柔然的奴隶后,为柔然奴隶主锻铁,被柔然称为“锻奴”。

后来,柔然多次被北魏太武帝领兵击败,很多敕勒高车等各部落纷纷脱离柔然统治,投向北魏一方。而随着柔然军事上的惨痛失利,其他尚未投靠北魏的草原部落都开始不断进行逃亡和反抗。突厥人也逐步摆脱了被奴役的地位。

公元546年,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率领部众,打败吞并了铁勒各部五万余落,于是有了自立的意思,阿史那土门柔然阿那瑰可汗求婚,阿那瑰大怒,侮辱突厥是柔然的“锻奴”。阿史那土门也怒了,杀了柔然的使者,转而遣使向西魏求婚,547年,西魏将长乐公主嫁与阿史那土门。

突厥想要取代柔然成为草原上新的霸主,而西魏也想报柔然背叛的一箭之仇,更重要的是要消灭自己竞争对手东魏的外援。于是,在对待柔然的问题上,西魏和新兴的突厥走到了一起,两家开始联合进攻柔然。两家联军,身为西魏北部边境的凉州刺史,史宁自然而然的成为西魏的主将。

西魏的大冢宰宇文泰对史宁也十分信任,一次,史宁的使者进京向宇文泰请示事情,宇文泰把自己的衣服、弓箭、盔甲赐给史宁,对史宁的使者说:“为我谢凉州,孤解衣以衣公,推心以委公,公其善始令终,无损功名也。”

公元552年,阿史那土门起兵东征,留其弟室点密守卫突厥故地。在怀荒镇以北击败阿那瑰,阿那瑰自杀,其子庵罗辰逃到北齐(公元550年,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柔然的残余势力只好立阿那瑰的叔父邓叔子为新主。于是,阿史那土门自称伊利可汗,建立突厥汗国。与此同时,史宁也率兵进攻柔然,抓到了阿那瑰的儿子和孙子,还有一些部落的酋长。

公元553年,阿史那土门病逝,其子阿史那科罗继位,就是突厥乙息记可汗,不过他仅在位一年就病逝了。死后传位给他的弟弟阿史那俟斤,就是突厥的木杆可汗,这个木杆可汗可是在突厥崛起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俟斤又名燕都,史书上称其“状貌奇异,面广尺余,其色赤甚,眼若琉璃,刚暴,勇而多知,务于征伐。”阿史那俟斤率兵击败邓叔子,邓叔子只好率残兵败将投奔西魏(后来,在阿史那俟斤的要求下,西魏杀了邓叔子)。阿史那俟斤又西破嚈哒,东走契丹,北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这时候的突厥,东自辽海以西,至西海,万里;南自沙漠以北,至北海,五六千里,皆属焉。

灭了柔然以后,突厥和西魏又想到联合对付草原上的另一个对手——吐谷浑。这一次,西魏方面的主将仍然是史宁。

公元554年,突厥木杆可汗借道西魏凉州进攻吐谷浑,宇文泰命令史宁率军随从木杆可汗一起征讨。突厥、西魏联军原本打算偷袭,但是行军没有多久,吐谷浑就得到了消息,于是吐谷浑退到南山。木杆可汗原本打算分兵去追,然后诸军会师于青海。史宁建议:“树墩和贺真两城是吐谷浑的根基,如果能够攻下这两座城池,吐谷浑的其它领地就不攻自破。” 木杆可汗同意了这个策略,于是突厥军沿北道进军贺真,而西魏军则攻打南方的树墩城。

一路上,史宁率军击杀吐谷浑的娑周王,乘胜进逼树敦城。树墩城是吐谷浑的旧都,此时,吐谷浑国主夸吕已经到了贺真,守卫树敦城的是吐谷浑的征南王。西魏军攻城的过程中,史宁率军假装败退,征南王中计,出城追击,史宁回军奋战,城门都没来得及关闭,西魏军就已经攻入树墩城,生擒吐谷浑征南王。吐谷浑的贺罗拔王又占据险要、依山建栅,打算阻止西魏军。史宁率军攻栅,大破吐谷浑军,俘虏、斩杀万余人,获牲畜数万头。此时,木杆可汗也攻破了贺真,俘获吐谷浑国主的妻子。

史宁与木杆可汗会师于青海。木杆可汗对史宁大加赞赏,将自己所骑的宝马送给史宁,让他在自己的汗帐前骑乘,而自己则亲自步送史宁。突厥人觉得史宁每战必胜,对他很忌惮,都称他为:“此中国神智人也。”史宁班师的时候,木杆可汗又给他奴婢一百口,马五百匹、羊一万头。

读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两宋的末年,历史尽有如此的相似之处。北宋联合北方新兴的女真人进攻辽国,女真人打的顺风顺水,占了辽国的大片领土。辽军虽然被女真打得大败,但是,宋军仍然没办法攻克这些残兵败将把守的城池。最后,还是靠着女真人的吹枯拉朽,灭了辽国,俘虏辽天祚帝。也就是这次两家的联合作战,让女真人彻底看清了北宋的软弱无能。因此,没过两年,“靖康之耻”就发生了,北宋被灭。一百多年后,南宋也几乎是重演了北宋的结局,联合蒙古灭金,后来又被蒙古灭了。这样看来,如果没有史宁在和突厥的联合作战中的强悍表现,“靖康之耻”也许也就会提前发生在西魏的末年。

西魏恭帝三年(公元556年),宇文泰死了,长子宇文觉继任大冢宰。次年,他废西魏恭帝自立(孝闵帝),国号周,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史称北周。史宁被拜为小司徒,出任荆襄淅郢等五十二州及江陵镇防诸军事、荆州刺史。史宁到了荆州任上,可能是老糊涂了,一改往日作风,骄奢淫逸、贪污腐败、不遵法纪,名声大损,甚至都传到了凉州,可谓晚节不保。北周武帝保定三年,史宁死在荆州任上,死后谥为烈。

史宁深谙兵法之道,临阵指挥也很有法度,历经北魏、西魏、北周三朝,在凉州刺史任上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堪称当时的名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