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心随笔

贝飒 收藏 9 177
导读: 那年是一九九五年,我上初中三年级,班上换了个从外镇的学校调来的班主任,他书教得很好,为人处事现在想来也是非常的得体,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对自己的学生过于严格,一怒之下动手体罚也是常有的事。他上来之后一改以前那个班主任宽松的章法,对我们的课余时间做了严格的重新划分,比如下早课吃早饭的时间被压缩到只有半小时,由此他甚至以我们中学为中心划了个半径500米的圈,规定500米之外的学生不准回家吃早饭,因为一旦你家离学校的距离超过了500米你是无论如何都在半小时内赶不会来的,那年月在我们这样的小镇上甭谈什么私家车就

那年是一九九五年,我上初中三年级,班上换了个从外镇的学校调来的班主任,他书教得很好,为人处事现在想来也是非常的得体,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对自己的学生过于严格,一怒之下动手体罚也是常有的事。他上来之后一改以前那个班主任宽松的章法,对我们的课余时间做了严格的重新划分,比如下早课吃早饭的时间被压缩到只有半小时,由此他甚至以我们中学为中心划了个半径500米的圈,规定500米之外的学生不准回家吃早饭,因为一旦你家离学校的距离超过了500米你是无论如何都在半小时内赶不会来的,那年月在我们这样的小镇上甭谈什么私家车就是买辆自行车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自己在学校里住,来去教室当然方便,吃完饭就去教室里坐着,哪个敢于不安规定私自回家吃饭的一旦回来的晚了轻了是被K一顿,弄不好被踹两脚也不稀奇。我就偷偷回家吃饭回来晚过两次,但是不解的事他只是看了看我啥话也没说。

一九九五年在大家的印象里是个算不上早的年月,但是那时候还是中学生的好多人现在早已为人父母,也许有一部分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正在为党国大事和小三小四的家事郁郁寡欢、寝食难安。他们一样可以在大酒店里举着五粮液或者是路边的烧烤摊位拿着二锅头醉醺醺的跟自己的下属或者晚辈讲起自己上初中那会的经历。在此请70后的甚至是比70后更早的前辈不要怪罪,即使晚了一点那也是宝贵的经历。那时候学校的伙食差得很,唯一能提供的也就是馒头了,每到下课的时候班里的生活委员就把大家的饭票收一下,然后拿一个大簸箕去食堂了,很快就会弄回来发黄的带着很重碱面味道的馒头,我们老师看到这种情况就说你们幸福多了,我们在这儿上那会比这个可差得远了,馒头里甚至还有老鼠留下的礼物。那时候农村里的生活条件也就这个样吧,也不是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白面馒头,时不常的加点玉米面也是正常的。提到咸菜就更不用说了,都是自己从家里带去的,大概就是在冬天里腌在菜缸里面的白萝卜、白菜、辣椒什么的,稍微吃的仔细一点的就用油过一下,大多数人家是没那么讲究的,毕竟父辈们都是从比这个时候更恶劣的年代过来的,他们小的时候就连这些东西都是不够吃的,现在的人细粮吃的腻了就喜欢吃点粗粮,说是这个东西对身体更有好处,我就想问一下了,要是让你一直吃玉米面窝头你试试,保证你吃不上一个礼拜,咽都咽不下去。家里带过来的咸菜也是各式各样的,吃饭的时候大家就把各自的东西拿出来,一字花的摆在桌子上,看着谁的好久过去夹一点。记得每到饭点镇上那个卖老豆腐的老胡就挑着担子来了,说实话他的老豆腐我一次都没要过,听说做的也不好,他的担子上最吸引我的就是他那时常冒着香气的老汤锅,据说那口锅里炖得那只鸡一直就没换过,我看着那只炖的泛黑的鸡脚就觉着胃里不舒服,虽然对我们来说喝点鸡汤算是一年的享受了而且只要两毛钱。这些情况到了高中里就有很大改善了,高中的食堂拥挤,大家经常你推我搡的但是饭菜还是有那么点模样的,到了大学里就更好了,尽管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前段时间回家听我在同一所初中上学的小侄子说现在的伙食比我们那时候是好多了。

宿舍里住的也很拥挤,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往往要住上十来个人,我当时虽然不被允许早饭和午饭时间回家可是也算是走读的学生。学校里的宿舍我有幸被邀请去住过几次,后来跟着老师一起去检查卫生甚至女生宿舍也是去过的,颇有些印象。床是好多年前做的,由于年久失修晚上一翻身就会有吱吱嘎嘎的响动,所以为了避免搅扰别人上下铺的时候要十分小心。可能是由于那些年国家也缺钱吧,这样的宿舍里也没有取暖的设备,连个土炉子也没有,一到冬天大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点报纸把窗子封住,然后把床挨个对起来,毕竟挤在一块住还是暖和呀。挤在一块住晚上大男孩子们折腾一会也是常有的,这个时候是一天来最轻松最高兴的时候,如果明天就是周六的话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大家一时忘记了考试的不爽跟老师的严厉,躺在大通铺上聊聊哪个村的趣闻、电视剧之类的,最后的话题往往会统一到某某班的女生身上。待得大家进入梦乡的时候便是老鼠们的欢乐时光了,他们也会欢快的在大家并在一块的被子上赛跑,追逐,嬉戏,累了饿了就跑到床下面的饭缸里嚼某某某没吃完又舍不得扔的馒头。早上醒来大家是很气愤的,相约几次集体捕鼠都以失败告终,几次三番的跟校方反映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所幸这些老鼠是比较讲卫生的,身上没什么鼠疫、天花之类的病菌,这么多年没听到因为老鼠出过什么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学校里每年都要举办几次艺术类的比赛,我小时候一直跟爷爷学写毛笔字,写的不好,奇怪的是每年都受到老师的邀请,我们新来的这个班主任也是喜欢这个的,他最喜欢写的两个字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海燕”,每每看到他在板报橱窗里写的那两个字我就能想到高尔基的大作,总觉着他跟那只在苍茫的大海上高傲的飞翔的黑色精灵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他可以在很冷的深秋仅仅穿一件半袖衬衫跟我们一块跑步,可以在讲到社会上的种种诟病时候一巴掌拍到黑板上把手拍肿,甚至是喝的醉醺醺的跟我们大讲黄老的无为而治。我们恨他从内心里怕他、敬他。说道充实生活的艺术就不免要提到歌咏比赛之类的,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这些外表光鲜的娱乐节目,“追星族”这个现在说起来老土的词在那个时候还时髦的很,农村的孩子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搞这些的,这个时候正是“刘、黎、郭、张”四大天王大行其道的时候,偶尔也出来个叫郑智化的愤世嫉俗的的瘸子唱一首从语法上难以理解的“星星点灯”。有人能穿身牛仔踏着太空步(后来才知道是迈克尔首创的)唱首近乎无病呻吟的《水手》,就算是超级前卫了。我当时真是木讷的很,算是好孩子一类里的,不知道什么叫“时尚”,什么叫“时髦”,什么叫“耍酷”,什么叫“炫”,我听信于老师们的教诲,比如歌唱如何发声,怎么样达到共鸣,组织合唱的时候如何分开音部,如何让高中低三个音部之间协调统一,甚至在老师的诱导下对国学有了兴趣,对永动机充满了热情。后来到了高中、到了大学才发现自己的思想在人家看来还处在原始社会,现在来看这种情况是更加严重了,也许我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越活越迷糊的吧。

十几年过去了,镇上的那所中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的平房也已经被高大的教学楼替代,过去的那些老师很多也已经回家坐享天伦去了,但是希望那些踏着太空步唱歌的孩子和那些热心于永动机的孩子没有在娇生惯养的生活里失去了天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