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心中的毛泽东(一)

我有两次机会见到毛主席,一次是他活着,一次是他死后。他活着时因个人迷信而崇拜,他死后因仰慕敬重而崇拜。


六六年在中国是不平凡的一年。手臂骨折治疗出院后又回到学校,但此时的学校已失去了平静,没有了教室里的朗朗读书声,没有了考试,没有了往常教师的尊严。操场里树起了大批判栏,倒处贴满了泄私愤的大小字报,学校已变成战场。八月十八日,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大会,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检览百万红卫兵,掀起了八次接见千万红卫兵的序幕。毛主席第二次接见红卫兵又开始了举世瞩目的大串联。而我是与同学们一起,在十日一日看完国庆的焰火,用八毛钱买了张去石湖荡的火车票,开始了全国的大串联。


我们是迂回去北京的。第一站到杭州,住浙江大学。这是长大后第一次去,明白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含义。第二站去金华,中学课本中“记金华的两个岩洞”,让我们留下深刻影象。第三站去株州和韶山,最后到武汉停留了几天,十五日下午至北京,住在丰台的一所学校里。自到杭州起每地有红卫兵接待站,免费安排吃住行


到北京首先要去的地方当然是天安门。广场里到处是别着红袖章的人群,演讲的、发传单的、辩论的,人们精神亢奋,诉说对革命运动的种种观点,表示了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决心,亮出了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心态。广场里能贴的地方都贴满了标语:“谁镇压学生运动谁没有好下场”、“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两天内,我们又去了清华、北大等院校,领取传单,学习“经验”。终于在十七日晚被通知,十八日毛主席要接见我们了。


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我们带着干粮,随着队伍从丰台步行出发,来到长安街。与前几次不同,我们进入指定的地点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前二排的红卫兵席地而坐,我被排成方队在后边站立。耳边传来高音喇叭播放的 “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当时最流行的革命歌曲,传来人们激昂的、带有各种方言的喧哗声。眼前一片人的海洋,整条长安街站满了一百万望眼欲穿的年青人。人们不敢走动、不敢离开片刻,只怕失去那伟大的瞬间。人们焦虑地等待着,等待着……。突然“东方红”的旋律响彻云空,前方传来阵阵热烈的欢呼声,毛主席来了,他老人家来见我们了!席地而坐的人们站了起来,后面的人群在往前挤,他们高举着毛主席语录,嘶哑的嗓门中发出“毛主席万岁”的口号,眼卷里闪烁着幸福的泪花。毛主席身穿绿色的军装,站在吉普车上,举着右手向我们召唤,汽车在我的面前飞驰而过,但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永远的记忆,这是一九六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十二时五十二分。“我见到毛主席了”,人们奔走相告在第一时间把这喜讯传递给自己的亲人。这一天是邮局工作人员最忙碌的一天,红色电波传递到大江南北,全国人民共同分享了这一喜悦。


这是毛主席接见千万红卫兵中的一次,从此红卫兵登上了中国历史的政治舞台,成为革命的工具。而红卫兵在造神运动中推波逐浪,把个人崇拜推向顶峰而成为时代的悲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