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十二节 锦州拒敌(1)

拆哪儿 收藏 0 5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对于英雄的定义,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可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英雄往往是出现在大多数人迷惘或者麻木的时候。能够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声,激起民众残存的血性——这就是英雄。 锦州。辽宁省临时长官公署。 荣臻没有想到黄显声会在这个时候到来,桌上的烟具都来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对于英雄的定义,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可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英雄往往是出现在大多数人迷惘或者麻木的时候。能够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声,激起民众残存的血性——这就是英雄。

锦州。辽宁省临时长官公署。

荣臻没有想到黄显声会在这个时候到来,桌上的烟具都来不及收拾。作为一个旧式的军人,他有着很多恶习,比如说抽大烟。也许这些习惯在普通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其影响充其量也只是影响到亲友。但是作为数十万东北军的参谋长,这些习惯却可能导致无可估量的损失。而黄显声却恰好是辽宁省警务处长,荣臻觉得尴尬无比。

“荣参谋长好兴致啊。”黄显声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欲行。“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黄处长什么意思?”荣臻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烫,有点挂不住了。

“什么意思?荣参谋长问我什么意思?”黄显声站住身形,回过头来,眼神里的悲愤似乎要将荣臻焚化一般。

荣臻到底有些心虚,不敢直视黄显声的目光。黄显声转身走近荣臻,指着桌子上的烟枪,手指直发抖。沉默了许久,黄显声显然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怒火,脸色渐渐涨得通红。

“2000人!2000个没有受到过正规军事训练的警察!我的警察兄弟们拿着步枪跟小日本的野战师团和战车去拼!你们!你们在哪里?可怜我那数千弟兄,用胸膛顶住鬼子战车,整整顶了一天!荣参谋长,我们的军队在哪里??可怜我无数被屠戮的奉天父老!无数被污辱的姐妹!荣参谋长,你好兴致啊,你真的好兴致啊。。。。。”说到最后,这条在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汉子红了眼圈,哽咽了。

荣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揪扯着自己的头发,任凭黄显声蹬蹬蹬地摔门而去。一时间,整个房间静得可怕,只听到门还在晃动的声音。虽然是一名旧式的军人,但军人的血性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或许荣臻是在为自己机械地执行少帅的命令后悔,也或者是在为日军屠城后奉天的惨像而滴血,个中滋味只有荣臻自己知道。良久,荣臻抬起头,已经眼泪纵横。他蓦地站起身,砸碎了烟具,擦了把脸走了出去。

黄显声正在办公室写字。写完最后一笔,黄显声将笔一掷,正好荣臻推门而入。

“騎富士山頭展鐵蹄,倭奴滅,踐踏櫻花歸”荣臻近前默念道。那“归”字的最后一笔,势如奔雷,直欲破纸而出。看着这几个墨迹淋漓的行草大字,荣臻不觉血脉贲张,抓起桌子上的电话,要通了远在北平少帅。

“少帅!给我一个旅吧!我要上前线!”



-----------------------


北票县城。

尽管城中有一些难民,但因为已近年关,北票县城还是十分繁华。勇敢和老歪看着贴在街头的告示:

兹因日寇侵我国土,劫掠财物,辱我姐妹,杀害人民,凡举义抗日率武装百人者授上尉衔,领来骑兵250人或步兵500人者当任少校营长,领来500骑兵或步兵1000人以上者当任上校团长,余此类推,决无负言。悉各周知。

辽宁省警务处

中华民国二十年十月一日

读罢二人相视一笑,拦住一名路人,问清了警察局的方向,便一路寻去。

北票警察局正门上除了挂着警察局的牌子之外,还挂着另一块牌子。“东北抗日义勇军指挥部”一位少校军衔的人接待了勇敢和老歪二人。

“什么,你们是东北军第七旅的?”少校显得很吃惊。

“正是。九一八那晚,我们干掉了十来个鬼子后撤了。”二人脚后跟一碰,啪的一个立正,军姿标准得无可挑剔。

“就你们两个?”少校显然并不相信二人的话。

“还有十几个兄弟有伤在身没有过来,我们两个是来打探消息的。”

“有伤的兄弟为什么不撤?”

“报告长官!我们必须为死难的兄弟们报仇!男子汉大丈夫,活就该活个顶天立地,为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决不退缩!”

“这样吧,既然你们还有伤员,我安排一个通讯兵和你一起过去,你们直接去锦州向黄长官报到,那里的医疗条件比这里好,打日本鬼子,总得先养好伤吧?”


======================================



锦州外围。

紫荆山如同女人丰韵的乳房一样挺立在这片难得的沿海平原上。旁边就是静静流淌的小凌河。这片肥沃的土地养育着汉、满、蒙、回多个民族。望远镜里,还可以看到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农耕民族平静的生活就像水墨画一样恬静。

黄显声默默地起望远镜,递给一旁的荣臻。突然三匹快马从身后的锦州城飞奔而来。传令兵上前报告。

“报告参座、处长!东北军第七旅有两名军官求见!”

“嗯?谁这么性急?”荣臻皱眉道。

“报告参座!这两人说认识黄处长,在长官公署没有见到二位长官,听说二位长官正在外围阵地,就急着赶来了。”

“哟嗬,看来还真挺性急。”黄显声笑了笑,说实话,只要知道有人参加抗日义勇军,他就高兴——中华民族还有很多人挺直了脊梁。“叫他们过来吧!”

勇敢和老歪跟着传令兵跑步到了黄显声和荣臻跟前,啪的一个立正:“报告长官!东北讲武堂第七期骑兵科学员王学勇,炮科学员安杰报到!”

“嗯?你们两个都是讲武堂毕业的?好哇好哇,小伙子,有志气!”听到二人都是东北讲武堂毕业的,黄显声大喜过望。

“听你们说,认识黄处长?”荣臻道。

“报告参谋长,黄处长是三期炮科毕业的,我的老师经常给我们提到黄处长!并要求我们以黄处长为楷模!”安杰大声回答。

“黄长官,俺想问你个事。”勇敢突然张嘴道,完全不顾老歪在一旁边扯他的衣袖。

“呵呵,不必拘礼,不必拘礼,说吧,你想问我什么事?”黄显声微笑着冲老歪摆了摆手。

“黄长官,您知道俺舅现在的消息吗?”勇敢嗫嚅着说。

“你舅?你舅是?”黄显声有些摸不着头脑。

“报告长官,俺舅是兴安屯垦区三团团长,关玉衡。”

“哦?你是老关的外甥?你放心,他现在很安全。”黄显声显得很意外。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