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竞争

feipangdun 收藏 0 60

恶性竞争


小泰山一到春天,满山遍野开满了桃花,每年都有很多人特地来这里看春景,今年也不例外。


这天,有三个女孩子急匆匆来到一家农家大院,主人叫大曹,女孩们有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面露难色,说:“能不能借你们家卫生间用一下?”大曹一听,二话没说,就让女儿小玲带路上厕所。


一会儿,小玲指着一处有矮墙遮掩的角落,说:“过去吧,那就是。”三个女孩子谢过小姑娘,然后一个女孩子先走过去,突然,只听一声惊叫,这个女孩子跑了出来,同伴见了忙问她:“怎么啦,怎么啦?”


那女孩子惊魂未定,说:“吓死我了,地上爬满了蛆!”······


回到家,小玲笑着把刚才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大曹听了却笑不起来,他对妻子说:“孩他妈,每年都有许多人来这里,都说上厕所难。男人们还好说,找个僻静的地方就可以解决了。可女游客就不行了。依我看,我们如建个公共厕所,肯定能赚钱。当然根据我们家的经济情况,盖上一个简陋点的,多打扫打扫就可以了,你说呢?”这个问题让一屋子人一晚上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大曹买来了材料。第三天,自己动手盖了起来,到了晚上基本上就完工了,厕所很小,进去一关门只能容纳一人方便。第四天对外开放,每人二毛。钱自觉付,因为没有看厕所的人。


没想到,大曹盖的厕所还对上了路,每天上厕所的人进进出出,还有人说这个厕所虽然简陋,但有农家特色。就这样,许多来这旅游的人,宁愿排队也要来这间厕所体验一下农家生活······


看曹家盖厕所赚了钱,村里人都没说啥,可有一个人红了眼,谁?大严的老婆。大严就住在大曹的隔壁,从前大严老婆从不拿正眼看人,好像别人家都低她一等,现在看到大曹家盖厕所赚了钱,心里就不平衡了,每天骂骂咧咧的,这样就搞得丈夫大严很恼火:大曹能干老子就不能干?老子要弄个更好的,让游客都不去你大曹那!他和老婆一商量,刚好老婆也有这个心事,于是一拍即合。


第二天,严家厕所开工了。好家伙,建个厕所花了一个月。也别说,严家就是花了大价钱的,男左女右,一边五个蹲位,蹲位旁有手纸卷,出了门还有洗手池。更有意思的是,满厕所墙壁上挂满了田园风光的画。用大严的话来说,这才是真正有浓郁农家文化的厕所。票价两元,严家厕所也正式开张了。


可奇怪的是,严家厕所开了一礼拜,就是没人来。大严看不懂了,便回家请教老婆,老婆用手指戳着他的脑瓜:“你真是个笨蛋,咱家的厕所虽然比曹家的好,但咱们的名气可是没有他曹家的大,怎么说他家都算是老字号了。”“那咋办呀?”“咋办?现在不是流行做广告吗?明天你去人多的旅游景点上做广告去。”


大严听了一拍屁股,说:“对呀,还是老婆你聪明。我再给咱家的厕所照张相,洗张大点的相片,做个大牌子揽人去。”


说动手就动手,第二天,大严做了个大牌子扛上了山。也别说,这一手还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串人跟着大严来到了严家厕所的门口。大眼说:“进去吧,这里才是高品位的农家厕所呢。”“太贵了,要两元!市里也没有这么贵的厕所,算了,不上了。”这样一说,跟大严来的人都有了退意。大严看到人都要走,急了:“别走呀,还没有进去呢!你们怎么知道不值呀?”可他说的话没人听。人群散了,大严也蔫了。


大严扛着大牌子无精打采回了家,老婆着急地问:“今天怎么样呀?”


“别提了,人家都嫌贵,没人去呀。可是不贵点的话,什么时候才能把本钱捞回来呢?都怪你,看人赚钱眼红,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两口子你怪我,我怪你,吵了一晚上。


次日一大早,大严两眼放光,对老婆说:“我有主意了,你快点做饭,吃了饭后我出去揽人,你去厕所卖票去。”


“说说看,有什么好主意?”可大严一字不说。吃过饭,大严出去了,刚到门口又回来了:“老婆再给我烙俩糖饼。”“没吃饱呀你?”“别问了。”很快糖饼烙好了,大严拿着走了,大严老婆去厕所卖票。


刚开始,严家厕所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五味吧免费小说阅读好看的小说,弄得大严老婆唉声叹气。可没多长时间,奇迹出现了,只见大远处跑来一个女孩子,给了她两块钱,就进厕所去了。而且,从她开始,来上厕所的人就多了起来,竟然出现了排队现象。这下可把大严老婆乐坏了,高兴地哼起小曲来······


吃过中饭,她关上门就在饭桌上数钱,这时只听外面有人敲门:“弟妹在家吗?”大严老婆应了一声楞住了,不用猜也知道是大曹,她有点后悔答了腔,只好硬着头皮推门出来:“哟,这不是他大哥吗!有事呀······”忽然,她一声惊叫,人差点昏了过去。门前躺着她的丈夫,浑身湿漉漉的,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原来大严一早起来就进了大曹的厕所,一直在里面蹲着。听到外边有人要进去,他就敲敲门,意思就是厕所有人。很快到中午了,大严准备站起来活动活动,吃他的两个糖饼,可他蹲得太久了,往上一站,腿发软,眼发花,人不由自主后倒去,掉进了粪池······


下午一点多钟,外边已经没有人了,大曹准备清洗厕所,一推门,门关着,叫了两声,里边没人应答。他撞坏了门冲了进去,发现已经昏迷过去的大严。于是叫了两人,用水管冲干净了大严身上的粪便,把他抬可回来。


听完了经过,大严老婆紧紧搂着大严的脖子,大哭了起来:“老天呀,这应该怪谁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