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2009年4月17日笔者采访原侵华日军最后一名滞留中国的老兵山崎宏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山崎宏所服务的济南市七里山门诊部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1957年山崎宏和济南市的医务工作者在一起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山崎宏在为济南市儿童看病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山崎宏的中国绿卡和捐赠遗体志愿书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为表彰山崎宏为日中友好做出的努力亲笔写下:大道无门。照片为山崎宏先生和孙子孙媳在一起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为日本和歌山县和中国济南结为友好城市,山崎宏做出贡献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山崎宏说,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后他随侵华日军赤紫部队在天津登陆。因为实在看不惯赤紫部队一路烧杀抢掠,他逃离赤紫部队,一路步行,逃往山东半岛。想自己回到日本国去。

最后一名侵华日军滞留中国的老兵谢世

山崎宏先生给我写的“明月有关人有情”表示他生死都在中国谢罪的意愿



刚刚接到山东画报社编辑秦超的电话:“昨天,103岁老人山崎宏先生谢世。是无疾而终,走时很安详。”我听了电话,不觉有些黯然神伤。


103岁山崎宏是最后一名滞留中国的侵华日军老兵。正是秦超编辑的介绍,我在2009年去采访了他。当时,得到这个信息,我急忙和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联系,馆长很重视,还派出刚刚毕业的历史学硕士陈亮先生和我一同前往;指导摄像、录音,留下声像采访资料。


山崎宏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随侵华日军赤紫部队在天津登陆。由于赤紫部队一路杀人放火,随军军医山崎宏实在看不下去,随即逃离。他一路往山东半岛的尖上走,因为那里距离日本国最近,他希望逃离侵华战争。


由于连天的战火、战祸。山崎宏一直隐藏在山东民间行医,一直到新中国建立。


解放后,山崎宏一直随济南市的医疗单位、社区医院为中国民众服务。他对我说:“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滔天的罪行,我要一生在中国赎罪。”


笔者在山东画报社再版的《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中,以《侵华日军最后一名滞留中国的老兵》为题目,详细记载了山崎宏先生的一生。


笔者在采访文章中,采用《山崎宏和诸位日本前首相的区别》一章节,详细分析了侵华日军老兵山崎宏,和侵华战争中当过关东军骑兵下士的田中角荣前首相、侵华战争中原日本海军少尉侵入过中国领海的中曾根康弘前首相,以及,侵华战争中在中国张家口特务机关工作过的大平正芳前首相的心路历程及其人生的抉择。


笔者怀念采访过的山崎宏老人,他为中日友好做出过贡献。笔者祝他在天之灵得到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