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在哪里,都是不起眼的

任何物件都不可缺失

惟独我

有与无好像和这个世界无关

好像和任何人无关


当头脑陷入痴想的一刻

我忘记了我是树木

还是流水

还是道旁的一棵小草

没人叫的上名字


当天空结满了果实

许多鸟儿昂首期盼落入自己口中

乌鸦来了

呱呱叫的嚷开了

笨鸟,凭什么上帝会垂怜你们


我哑口无言

是啊

为什么

好像没有答案

更加没人告诉我凭什么


我赤身裸体,没有一丝布件

血液在皮内奔流

我的盾牌

原来是我与生俱来的

父母所恩赐给我的血肉之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