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前后[海泰客][长城军团]

yayawa18 收藏 12 6729

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前段时间,通过战友的联系,终于找到了当初接我走的我的新兵连排长。心里的那一份激动不亚于中了大奖!转眼间将近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已步入中年,九岁的女儿也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回想起1991年当兵走时的情景,仍然还是有许多的感慨和激动。

1991年那时候的高考是那么的不容易,千军万马齐聚高考这个“独木桥”,平时学习还算不错的我“晕了堂”,没能走进高等学府的大门成为天之骄子。父母亲一直希望我能够再复读一年,可是我却一心向往军营,到了八、九月份的时候,村里的民兵排长告诉我开始入伍报名了,问我有没有想法,已经踌躇满志的我立刻就报了名,那时候的我浑浑噩噩的,满脑子一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感觉那一年长长的“暑假”之后,我将走向何方还是一个不解之谜。既然前途是个未知数,我也就放开了手脚拼了命似的和一帮同学好友不知白天黑夜的玩耍打闹,这一闹,就闹到了体检那一天的到来。

具体的时间已经模糊,大概是十月份以后了吧,接到通知体检,具体的要求也不必多说,一大帮人在乡武装部集合之后,分别乘坐那时候的农用三轮车赶往县城的一所铁路医院,现在只记得那天接受体检的新兵很多,项目也是非常的详细,有些在我高考体检时都没有的项目也是纷至沓来:色盲卡片、牙齿的龋齿甚至于被医生摸着私处然后还要赤裸着身体连续蹦跳,O形腿、X形腿等等的检查关卡要过,那时候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在有女医生在场的情况下赤裸着做这些,我所有的感觉都只剩下了害羞,当然到了晚上又衣冠楚楚的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恢复过来了谈论的就是“真是难受和憋屈”,然后就是一些早熟的朋友们的不堪入耳的话语,现在想想,那时候我还真的挺纯洁的。

体检完毕之后就净剩下在家等待的日子了,作为七十年代那时候为数不多的独生子女,我为当兵所做的体检等手续,在我母亲看来还没有什么严重性。母亲这位纯朴善良的农村妇女甚至于一度认为我在闹着玩,直到终于有一天当我领着接兵的两位排长走进了家门。

现在我也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接兵的排长为什么会直接找到我,有时候也想这恐怕是因为我长得帅的缘故吧。嘿嘿,不是我老王卖瓜,自打九六年进入我现在上班的这个国企之后,在2001年、2003年、2008年我先后主持了这个有着万名职工的公司的三台晚会,今年六月份,已经鬓角有了白发的我,还作为一个诗朗诵中的“中年人”的角色进行了朗读。当然,普通话标准也或许是接兵的排长找我的主要原因,因为陕西话在外地人的耳朵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呕哑嘲哳难为听”吧,所以当排长找到我,并让我骑着自行车带着他们,并为他们充当“翻译”在我们乡进行家访的时候,我当兵要走的事情仿佛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羡慕甚至于嫉妒的眼光之于那时年轻的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可是那时候开始,母亲似乎开始有点感觉到了有一点不太对劲的地方。我们乡那年大约有十几位青年报名,这样第一天接兵的排长并没有见到我的母亲,第二天的一大早,母亲从父亲所在的县城返回家乡之后,接兵的排长没来之前,我及时的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当时所谈的内容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但中心思想还是告诉母亲:见了接兵的,一定不敢说不让我去啊!,第二天接兵的排长到我家之前,我先带领他们去了我家斜对门的本村一位小学上完初中没毕业的伙计家,记得当时排长告诉他的母亲说:“大婶,你看你家孩子这么小,我们现在在那里当兵,住山洞点煤油灯,您舍得让孩子去?……”那位母亲的表情我是没看见,只记得我的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子,然后到我家,接兵的排长告诉我的母亲:“大娘,我们要带您孩子去的地方,是专门在飞机上干活的,先去军校培训,然后下全国的各个机场,您就这一个孩子,舍得让他去?”。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妈妈说出了一句大本以上母亲才能说出来的话:“他在家是我的孩子,到了部队就是党的孩子,有你们管他,我放心也舍得!”。接兵的排长爽朗的笑出了声,我一颗悬着的心也安稳的落了地。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意外,终于在十二月初我顺利地接到了红色而光荣的入伍通知书!

在我接到通知去乡政府领取入伍通知书,兴高采烈的拿着通知书一路飞奔跑步回家的时候,在家门口,我分明看到了正在低头挑捡黄豆的母亲的脸上一颗黄豆大小的泪珠正在无声的滑落在她的脸庞,那一瞬间,我不知道我该对母亲说些什么话才好,只记得匆忙说了一句:“妈,当兵是好事,你别哭嘛!”。母亲见我回家急忙的站起来说道:“没事妈没哭,是有一个虫子飞到眼睛里了。你先捡黄豆,过几天发了豆芽招待客人,妈出去一趟。”许久之后母亲回来了,我发现她的眼圈红红的,不知道在那里哭了一场,这个几乎从没有在孩子面前哭过的极其坚强的母亲,在她唯一的孩子即将奔赴数千里之外的军营的时候,为了不让孩子难受,她选择了无声的哭泣!

接下来的几天在迎来送往中飞快度过,终于到了12月8日,领取军装的日子,那时的准新兵在县里的武装部集合,按照统一的顺序发放军装、被子、毛巾、牙缸等用品,我惊讶的发现:发到我们手上的军装被褥,和别人的颜色不一样!并不是我向往的绿色而是蓝色,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当了一个海军航空兵!

内地当时走的多是陆军和武警,海军对于陕西人来说是陌生的,海军航空兵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更是闻所未闻,不过也是非常的吸引人,既是海军又是航空兵,光是名字就足以让人神往了。失望之余,更大的希望就在我的眼前,前途是什么不得而知,我毕竟已经成为一个解放军战士了。

十二月十日,我走的那一天上午,太阳依旧是冬日里那轮淡淡的橘黄,空气中却全部似往日的欢快,凝重与伤感在充斥交融,背包是早早被当过兵的父亲打好,由亲戚和同学朋友们送到了武装部,话别是让人难受的,在满是关切的谈话和漫长等待中,终于听到了让我们在十点钟准备出发的命令。就在我们纷纷坐上了即将出发的大巴,车子即将开动之时,挥手告别时,却不见了我的父亲!

那几天,当过兵的父亲对于即将离开家的唯一的儿子更多的是鼓励。从教打紧急背包,到怎样认真打好背包,再到到了部队注意安全等等,他仿佛没有任何的伤感,怎么却在我要走的时候不见了他!时间不等人,车子终于缓缓的开出了武装部的大门爬上一道缓坡到了县城的主干道右拐准备加速时,突然路边的人纷纷喊到:等一等,停一下!大巴停下来,透过车窗我看到在凛冽的寒风中,父亲骑着一辆自行车满头大汗的赶了上来,头上冒着丝丝白汽,车头上是他急忙中给我买的桔子和香蕉!我猛地喊了一声:“爸”之后就已经泣不成声。那时候的第一道命令是“出现任何状况不准开车窗”,所以,当我隔窗相望大汗淋漓的父亲,而车子渐行渐远的时候,心情简直是坏到了极点。而几个月之后,当我们漫步于军校校园之内,几个老乡说道我那一嗓子“爸”喊过,没有几个人没有哭出来声的,为此,他们再次狠狠的骂了我一通。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汽车到达了现在的华山火车站(以前叫做孟塬的陕西第一个大站),等待西安那批新兵的到来。后来我的五叔借了一辆汽车和我的姑姑姑父,以及爸妈赶到了孟塬车站又一次见到了我,在向排长请完假之后,我和他们吃了一顿饺子,又说了很多今天想不起来的很多话,又一次分别的时刻又来临了,我们终于登上了东行的火车,一直强作欢笑的母亲在看着火车越来越远之后,终于哭的躺倒在了站台上,这个事情是两年以后回家探亲时父亲笑着说的,可是现在再一次提起,我还是深深地感受到了母爱的那份伟大。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半夜的时候到了一个兵站,吃上了第一顿部队的饭菜,那饭菜要比家里的质量好且香,那时候县城冬日不多见的西红柿,韭菜炒鸡蛋以及红肉让我们一帮新兵大快朵颐!然后又是一整天的等待,第二天晚上才再一次出发,到了新兵连,已经是十二月的十二日,现在在地图上看,也就是一千多公里地,据说是为了给地方车辆让道把原因吧,当时就是那么的走了两天时间。

十八岁十八岁我当兵到部队,鲜红的领花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能戴上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歌曲好唱时光难度,新兵连的生活艰苦又枯燥,刺骨的海风将许多南方战友手冻得像面包一样又胖又肿,尽管训练很苦很累,我上铺一个名叫刘晓轩的湖南战友手到了半夜痒的都睡不着觉。偶尔一次的紧急集合哨像是我们难以磨灭的梦魇,踢正步踢到两腿发软,晚上睡觉时累的不行还要跑一两次的“马”。刚到新兵连时不屑一顾的鸡蛋早已经找不到,每天最多吃的是白菜,早也白菜午也白菜晚也白菜,终于那一堆被我们从车上卸下堆积如山的白菜被我们的嘴巴和肚子消灭的剩下两架子车的时候,迎来了实弹射击考核,当我们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在食堂门口等待开饭的时候,那一顿白菜猪肉馅的酱肉包让我们猛打牙祭之后,也迎来了新兵训练正式结束的曙光。授衔仪式、佩戴领花,新兵蛋子逐步适应了军营的环境,艰苦的学习再一次提上了日程。

结束新兵训练,伙食好的出奇,牛奶面包豆浆油条让我们这帮肚子里早已没有油水的家伙再次感受比家还要好的早餐,中餐和晚餐,可是学习毕竟是枯燥的事情,再加上讲解的全是有关飞机上的地平仪原理,空速表知识,碰见有趣的教员还能接受,遇到呆板的只恨不得用火柴或牙签支住上下打架的眼皮,睡觉或打盹是万万不可的,因为教室后面就坐着“万恶”的排长(我们叫区队长的),一旦发现打盹睡觉,站军姿在所难免,时长一至两三个小时,最高兴的是实践课,到了外场终于可以摸到真家伙大飞机了,那两人轻轻抬下的极大的发动机罩让人惊叹不已,让人瞠目结舌的更有那类似于电影《终结者》似的遍布于发动机上的各种油管,飞机的挂弹仓以及航炮叫我们学习仪表的队员艳羡良久,对于天上飞的距离极近的直升机更是垂涎,随着实践课的开始,炎热的七月—毕业的时间来到了。

三个月军训,五个月的飞机知识学习之后,该下老兵连了。海航的机场遍布祖国的沿海省市,经过八个月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也终于要走向各自要去的机场,奔向各自的岗位去实现保家卫国,保卫和平的使命了。人生在各种各样的分别中继续前行,生活仍将继续。战士们全部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七月下旬,再一次的长途奔袭,我来到了一个距离大海比较遥远的机场,这里,是一个南方城市。

老兵们列队欢迎了我们这一批的新兵蛋子,以后的日子全看自己的表现了,三年多的时间,我曾经因执行任务去过其他两个不同的省份,坐了三种不同的飞机:米八、运五、安27。在老兵连的日子是舒缓而有节奏的,现在想想,好的体格真的让人受益终生,那时候踢足球可以踢一个下午,钓龙虾可以只吃虾仁,少年的轻狂可以任意的发挥,但是有一点,作为一个兵,就一定要有当兵的操守!四年军旅虽然没能提干虽然也有遗憾,可是经过部队培养的我有坚定的性格和坚韧的意志,入了党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兵,人生应该是完美的了。

我曾经在复员后一度的被朋友批判:当了几年兵还不如当兵前“活到”,不如以前那么灵活了。可就是凭着这样的性格,这些年在企业,我也得到了可供自己施展的一方舞台,这些真的应该感谢部队的培养。现在回想起当兵时的那些事情,虽然已经十九年过去了,模糊的已经模糊不堪,可是清楚的却越发的清晰起来,亲情和友情(战友情)是一条纽带,不能割舍,与久弥坚!现在正值老兵退伍,新兵出发的日子,每听到《再见吧,老兵》这首歌的时候,依然禁不住又想流泪的感觉。回想起四年军旅自己的不断成长,以及新兵走时和复员时的涕泪横流,常叫人感慨时光的无情和匆匆,同时更叫人珍惜每一份美好的回忆。

写在后面的话:由于长期在铁血写帖,很多那时候在部队的事情已经写过。这篇帖子,虽然绝大部分都是新内容,但也回顾了一些当年的事,就算是老曲新唱吧。写这样一篇征文,更是对自己成人之后二十年的一种回顾。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0/12/3 17:45:12 被yayawa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9楼majclh

我想每个有过军旅生涯的朋友,对自己入伍的经历,都会刻骨铭心的。当然了,我也是。

 以下是引用majclh 在第9楼的发言:
我想每个有过军旅生涯的朋友,对自己入伍的经历,都会刻骨铭心的。当然了,我也是。

几年之后又一次见到大哥的身影,家里一切都好吗,祝福您!刻骨铭心的记忆只因自己是曾经一兵,那年那月,直教人感慨万千啊。

11楼majclh

 以下是引用yayawa18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jclh 在第9楼的发言:
我想每个有过军旅生涯的朋友,对自己入伍的经历,都会刻骨铭心的。当然了,我也是。

几年之后又一次见到大哥的身影,家里一切都好吗,祝福您!刻骨铭心的记忆只因自己是曾经一兵,那年那月,直教人感慨万千啊。

谢谢你,我一直都好,我也一直在看铁血,只觉得兵团的帖子少了些。所以拜读到兄弟的文章,感到十分亲切。

 以下是引用majclh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ayawa18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jclh 在第9楼的发言:
我想每个有过军旅生涯的朋友,对自己入伍的经历,都会刻骨铭心的。当然了,我也是。

几年之后又一次见到大哥的身影,家里一切都好吗,祝福您!刻骨铭心的记忆只因自己是曾经一兵,那年那月,直教人感慨万千啊。

谢谢你,我一直都好,我也一直在看铁血,只觉得兵团的帖子少了些。所以拜读到兄弟的文章,感到十分亲切。

这两年,我因为买房并且要装修等原因,加上又添了一个钓鱼的爱好,所以就写的少了一些,但是心里须臾也没有忘记大哥您。

 以下是引用yayawa18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当兵的小伙子 在第7楼的发言:
我今年刚好18岁,即将也去当兵了。看着楼主写的当兵的趣事,我非常期待自己快点走.只是舍不得爸妈.

好好在部队干兄弟。新兵苦一段时间(三个月)之后,到了老兵连,一切都要看自己的表现。你们现在好多了,两年兵,我那时候一只要干四年时间,虽然谈不上辛苦,可是却也算是时间不短了。

知道了,谢谢啊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