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西皮二六



唱: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海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山姆发来的兵。



我也曾命人去打听,打听得山姆领兵往西行。



一来是谋士无谋少才能,二来是金胖鲁莽轰延坪。



连续军演多侥幸,贪而无厌你又进我黄海门。



诸葛亮在京城把驾等,等候你到此谈呐、谈、谈心。



我诸葛并无有别的敬,早预备下羊羔美女犒赏你的三军。



黄海外水域打扫净,准备着山姆好屯兵。



你到此就该把门进,为什么你犹疑不定、进退两难,所为的何情?



我只想六方团长聚,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你莫要胡思乱想心不定,你就来来来,请上京城听我抚琴。



却说公元前2010年,三国鼎立,群雄并起,峰火连天,天下大乱。西牛贺洲山姆国、北俱芦洲毛子国、东胜神洲华夏国争霸天下。众多大小诸候国各依所靠,跟风起哄。有个棒子国因兄弟不睦,极不和谐,已经分家度日,分灶吃饭。北厢房投靠了邻居毛子国和华夏国,南厢房傍靠了远亲山姆国。兄弟俩因分家不均,大打出手。近期北厢房的老爷年事已高,要传位其子。为了争夺更的家产,打了南厢房老爷几炮。南老爷哭诉于干爹山姆大叔,说受了北老爷的欺侮,务必替干儿子出气。这山姆国正在围攻华夏国,已在北方蒙古、西方阿富汗、南方印度越南、东方日本都布下了重兵。几次都想把超级巨无霸战舰开进华夏国的京畿重地咽喉要道的黄海门口来,都被诸葛亮施展太极手法严重抗议而拒之门外。这次华夏国的干儿子惹了山姆国的干儿子。老子就找老子算帐。山姆国不顾华夏国老生长谈的严重抗议,霸王硬上弓,强行把超级战舰开到黄海门口,耀武扬威来了。



此时的诸葛亮也没有办法。“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有。论天时,华夏国现阶段实施的是韬光养晦、卧薪尝胆的策略,时机不宜动武。论地利,敌人虽然离得很近,能够清晰窥视国内情景,但毕竟还没有进入国门,地域不宜动武。论人和,现国内主战主和针锋相对争吵不休,精英汉奸层出不穷,将帅不和上下异欲,人势不宜动武。如此情形之下,以力敌之实不可为,如何退敌,进退两难。诸葛亮不愧千古神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欲退强敌,只可智取。山姆老儿,化外之人,不懂计谋,最好唬弄。何不巧施妙计,智退敌兵。



华夏国对外一反常态,对屯兵国门的山姆大兵既不抗议,也不宣传,视若无物,不理不睬。对内也是一如既往,歌舞升平,一派和谐盛世的繁华景象。军队在远处的深山老林里安营扎寨,偶尔也搞出点动静,弄得尘土飞扬,以作疑兵。只有一些市井村民摇旗呐喊鼓噪叫骂。诸葛亮稳坐钓鱼台,羽扇纶巾,神采奕奕。面带微笑,丹唇轻启:“冲突各方保持克制。早已备下香茗美女,敬请六方团长移步京城,开个小会,座谈座谈”。山姆老儿眼见诸葛亮饮酒抚琴,神情泰然,不知是计,疑有伏兵,不敢越雷池半步,只在黄海门口胡乱打了几炮,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似受惊之鱼,望风而逃,退兵千里。华夏国之危解矣。



这真是:



诸葛亮妙施《空城计》,



美航母惶惶急逃离。



无聊和尚



2010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