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名将之恋,戚继光和王妍羽

军刀扩张 收藏 42 4032
导读: 一. “小将军啊,就那个傻小子吗?”小女孩儿笑着问丫鬟。 “是啊,戚家的单传小子。”丫环答道,“他爹去得早,所以就让他袭了军功,四品将军,才十四岁,本朝罕见呢。” “那有什么用,你看他连车子都没有,以后论品级调任,可有得苦头吃了。”小女孩略带怜悯的说,“你们不去塾里,我给你们爹爹说去。”这后半句可就带上了管家小姐的气派。众小儿一哄而散,走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只见墙角边缩着个瘦削的男孩,虽比这女孩儿大了一岁,身形却小了一号。兀自擦着鼻血。 “你叫

一.

“小将军啊,就那个傻小子吗?”小女孩儿笑着问丫鬟。

“是啊,戚家的单传小子。”丫环答道,“他爹去得早,所以就让他袭了军功,四品将军,才十四岁,本朝罕见呢。”

“那有什么用,你看他连车子都没有,以后论品级调任,可有得苦头吃了。”小女孩略带怜悯的说,“你们不去塾里,我给你们爹爹说去。”这后半句可就带上了管家小姐的气派。众小儿一哄而散,走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只见墙角边缩着个瘦削的男孩,虽比这女孩儿大了一岁,身形却小了一号。兀自擦着鼻血。

“你叫什么?”不理会丫鬟的阻挡,女孩问道,“我叫王妍羽。”

“在下戚继光,草字元敬。刚才承情了。”说完还不忘起身施礼。

“哈哈哈...”看头破脸肿的戚继光如此郑重,女孩娇笑不已

那愣头小儿却是一头雾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

“戚家小子,射技这么差也好意思领兵啊。”手握翎弓,将门虎女果然不同凡响,居然赢了戚大将军。再看戚继光,还是鼻青脸肿,不过这回肇事者久是大小姐本人。再看高瘦青年虽已经不复儿童模样,但默默无语间那股人在屋檐下的悲愤,却是与小时一致。

旁边有好心的拿出药棉给他擦拭,大部分却是冷言冷语,用意都是在讨好总兵千金,谁让这是个不识趣的主呢。堂堂指挥佥事居然被属下如此轻贱,还不就是应了那句“朝中无人莫做官”,这营中多是地方豪门子弟,进军来混个军功罢了,自然是不将这个光杆的看在眼里了。

“闷得慌,咱想去市集走走,谁拿东西啊”王大小姐似乎是打完人就忘了那个可怜虫了

听得召唤,众人忙不迭的上前献媚,小姐一个眼神,丫鬟忙上前喝开了。“戚家小子,还愣着做啥?”

戚继光一愣,随后咬了咬牙,默然走上前去。走出营门不远,却听到这么一句。

“好了,你回家去吧。”大小姐说完,还不忘促狭的笑笑。

好容易弄明白怎么回事,刚转身要走,头上又挨了一下,回头一望,地上躺着一包物事,仔细看去,封纸上分明写个“药”字。

从那以后,戚继光经常被提前“放工”,这也好,多了时间打熬气力,修习兵法,戚继光这样想。更是对那个有些恶作剧的女孩儿有些感激。只是他不明白,为何不直接交代一句,自己就可以免去这些冗务,她也不必这么麻烦。

直到有一次,在街上偶遇胡宗宪的公子,人走之后,妍羽笑着说了句“功名还是自己搏来的受人尊敬些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

“我不要那些草包,碌虫一大堆,堆在一起吓死人啦。”亭亭玉立的王家小姐依在父亲身上不依。老父慈爱,总也不忍心逼她,以致十七岁还是待字闺中。

“那你总要告诉爹爹,你中意什么样的青年才好啊。”

看爹爹松了口风,妍羽知道此技得售。“总要赳赳丈夫才好啊,便似爹爹一样”迷魂汤灌来总是有用的,“文弱书生哪能入您的眼啊。”

“又拿我说事做什么,你是早有所许吧,还抖这机灵。”老父脑海里浮起那张年轻的脸.......


四.

给高阁老送的礼被退回来了,还挨了一顿排。看来得继续守这个一帮乌合之众的太平乡了。疲惫不堪的戚继光尽管沮丧,但在进门前,还是换上一副喜洋洋的神气。

“乖乖,爹爹回来啦。”夸张的扮一个怪样,戚继光风一般穿过井院。妍羽已经摆好了瓢箸,父亲的权势在自己新婚后不久已然不再,有些事情就不再有人来替你做了。

“你没发现今天乖乖有啥不同吗?”她真的希望自己能让那张人前世故,回家却显露出一种武将脸上少有的清癯气质的面孔真的高兴起来。

逗弄女儿一阵后,戚继光举起筷子,突然发现鱼汤里只有鱼头鱼尾,他没有言语。看着产后不久的妻子,想到以前既雅致又飒爽的少女,如今应该被唤作糟糠了吧。戚继光有些鼻酸。反而是妍羽,朝他笑了笑,这笑更增添了戚继光的内疚。

晚上巡完军营,饥饿的戚继光蹑足走进厨房,不想妍羽却已经坐在油灯下等他。

“过来吃晚饭吧,等下泡下脚。”带俏的眼里蕴着熟悉的笑意。

翻开竹罩,里边躺着几个碟子,最诱人的,还是那个大大的红烧鱼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

东南战事正酣,言语担心的不是丈夫的战场得失。她知道没有谁能够给他军事上的挫折。她最关心的是丈夫的心思。

为了不被朝中的势力左右。戚继光选择了跟上张居正,事实证明戚继光是有眼光的。现在张居正成了首辅,戚继光也可以放心挥舞宝剑,而不担心有人掣肘。以前打仗要依靠吃空额,卖官田才能凑集军饷的局面结束了。更重要是从此官场的刁难再也不会出现了。现在是戚继光任意驰骋的时代,要人有人,要钱给钱,没有小人敢插手抗倭,用人可以惟贤,杀敌可以尽兴。戚继光不是空谈正义的书生,他明白岳武穆一类的人是怎么死的。

但也因为此,有人开始议论他的操守,权臣的称呼如影随形。还好,他明白,妍羽明白他,因为她念得最多的两句诗是:封候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六.

怀揣着看着朝廷的赏赐名单,戚继光已经毫不兴奋了。这样的赏赐已经是第无数次了。海内名将现在愁的是子嗣。妍羽一直没有怀上男丁,现在眼角都开始堆积鱼尾纹了。他怀着一种复杂的情绪跨入自己的一处外宅。当他看到三个儿子时,他心里除了欣慰,还有一份倔强的内疚,不允许他以传宗接代为理由,冷落那个韶华已逝的女子.....


七.

军队抵达宁海的同时,倭寇数千主力正向新河方向急行挺进,意图偷袭新河城。当这个紧急军情传到大本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因为新河城十分空虚,根本没有防护能力,而且里面主要驻扎着明军将领与士兵的家属,且以妇孺居多,如若落入倭寇手中,后果不堪设想。这下大家紧张了,老婆孩子还在城里,有个三长两短不是闹着玩的,于是纷纷主动请战,希望立刻回援。然而戚继光却十分镇定,只是笑着对部下说道:“不要急,请诸位放心,在援兵到来之前,那座城池是不会失陷的。”因为他信任一个人。

那个人别人叫她戚夫人,他叫她羽儿。

当戚继光完成作战回援,看着那个俏中带煞的身影,他感到自己是多么幸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

名将老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张居正已成昨日黄花,天子不满于他以前的跋扈。所以伴随着张居正凋谢的还有一朵名将奇葩。刚才过来的差人和太监,明着还有一份对前辈的敬意,实则透着一股不耐。他们带来了让戚继光调守广东的命令。这无疑是宣判了他的军事生涯和政治地位死刑。那些人走出宅院,以一种让人能听到的絮语表达着对这个老人的轻蔑。

老人戚继光从抽屉里拿出写好的乞骸骨的奏章,看了看。颓然间坐下不语,泪眼朦胧间,只见一个人影进来,跟着飘来一股鱼肉之香,一双手帮他拭去泪痕。又夹起一块鱼肉放入他嘴里,笑问道:“孟诸,还记得那条分了家的鱼吗?”

何须慨叹,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有卿在侧,功名消,惟愿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12/3 15:53:31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