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泰客杯]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去当兵

1979年我刚刚高中毕业就随公社(现在叫乡)建筑站去苏州市的建筑工地打工,一到那被安排到苏州五0一工程队的工地,施工队长见我个小年轻,就安排我和另一个师傅一起开拌和机,一干就是好几个月,队长见我表现不错还经常表扬我。(队长叫王来新)到了11月5日的中午吧,我突然接到家里发来的电报,电文内容很简单:征兵体检速回。呵呵,那里可不象现在打个长途是很难的。从小就崇拜解放军的我接到电报后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多少有一点合家欢父亲的影响吧,参军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我们家离部队不远,经常有解放军从我们这里来往,可以说我是喊着“解放军叔叔好”长大的。于是我立即去车站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回家的车票。随后就直接去工地上班,工地离车站不远,向南走过了人民桥便到了,参军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就把这个对我来说算是好消息告诉了队长和工友们,队长先是感到有点意外,后来反应过来了,就笑着拍拍我的肩膀提前向我祝贺说,你是块当兵的料,到部队后好好干哟,不要忘记我们,经常写点信来。我说一定的。

那天晚上我是一点也没有睡意,和同宿舍的工友们聊到深夜,因为他们第二天还要去上班我就没有再影响他们了。自己先梦想着部队是什么样,自己会不会打枪,听父亲说部队是很苦的,但她是锻练人的好地方。那年我军为了捍卫主权,进行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此时南疆线还不太平,广播里还经常听到云南广西边防部队拿下某某高地胜利的消息。我在想如果当了兵能去前线就好了,我父亲是个老军人了,他参加过解放战争好几个战役,也许是受他影响吧,当兵打仗好象是每个军人都要经历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踏上归乡的旅途,在长途车上碰到了一个同乡,他也在苏州工地打工,但和我不在一个工地,在车上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原来他也是回家参加体检的,由于我们在苏州时相互之间并不认识,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后来才知道他也和我一起当了兵。

记得到家的第三天我就和其他同志一道首先去公社人武部里进行初检,初检很简单就搞了一下视力,血压还有五官什么的,被淘汰的人不多。不管怎么说第一关算是过了,心里还是带有一丝喜悦的。几天以后我们过了第一关的人被通知去驻地部队进行体检。那天天有点冷,但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体检在进行中,过了一关又一关,医生写的字大都我们看不懂,有的也根本没有看到,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万一那一关有问题回去面子上也是过不去的,当看到最后一位主检军医在我的体检表上写下“合水”两字时,心里的有说不出的高兴。出来后看到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的,两者形成鲜明的反差,合格的人挤在一起说这说那的,体检时的紧张、害羞情绪一下子得到了调整。回家的路上真是高兴,那时广播里经常播的有李双江演唱的“再见吧!妈妈,还有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自觉不自觉的就在耳边响起。快到家时生产队里的左邻右舍见我就问,怎么样呀,有没有通过,当他们得知我通过时也一样为我高兴,说我们队里又多了一解放军,我们队里当兵的人在当地来说算是多的,退伍的不算当时服现役的就有六人之多。父母兄弟知道我体检合格后特别高兴,父亲还四处相告,我父亲是老军人他跟公社人武部的人比较熟,当天就去说我儿子一定要去当兵的,那时当兵是大家抢着去的,我们公社指标是二十八人,体检合格的有四十多人,这样算来有十多人是去不了的。兼于我家的情况人武部长当时就答复说:你家的儿子不去谁去呀。就这样我当兵的事终于落定了。

接兵的是海军某部的,其中一个姓张,好象是叫张志忠,是山东人,另一个已经记不清楚了,他们来我家调查时穿了一身的尼制服,红五星红领章让我很是敬仰,由于是为我而来却又让我紧张一翻,在了解了我的家庭情况后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问为什么要当兵,当兵怕不怕苦?我说当兵为保卫祖国,为解放台湾,当兵不怕苦,不怕牺牲,到部队一定好好干。

没过几天一张类似学校奖状的入伍通知书托人带到我家,到此我当兵的一切程序算是走完了,就等着出发的那一天了。

12月7日中午,这是我当兵前在家吃的最后一顿午饭,很普通,父母没有为我特意买什么好吃的,还是只有一只青菜烧芋艿。一是我家在生活上算得上是比较困难的,二来呢父亲平时对我们要求也是比较严的。吃饭时叮嘱我到部队要听首长的话,艰苦奋斗,刻苦训练,吃苦耐劳。争取早日入党立功。经常给家里写信。我把这些话都记住了。母亲是个哑吧不会说话,但从她的表情上足以看出她对我当兵出远门有点不舍。眼泪一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此刻我才深知儿行千里母担忧呀。午饭后我同左邻右舍一一告别后在父母、兄弟亲戚的送别下算是正式踏上了军旅生涯的第一步。我们在县招待所住了一晚上,发放了被装生活用品.

12月8日我们从南通座轮船去上海,在长江里遇到大雾,停航了十多个小时。第二天才到上海,我们又从上海座上了南下的火车,我闪不知道终点站在什么地方,接兵的也不告诉我们,那时我们座的是焖灌车,没有窗子,里面黑呼呼的,我们各自打开背包,被子就铺在地上的稻草上,席地而睡。车站的广播中不停地播放着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等当时流行的革命老歌,我们同行的有三百多新兵,分别把我们分成三个连九个排二十七个班。在车站,接兵的干部有时也组织我们互相拉歌,气分十分活跃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会唱的和不会唱都把劲使到嗓子眼来了,那时电视看得少,看的电影也大都是战斗片,不知道当兵还有那么快乐的事。由于那时交通不发达,一路上火车是开开停停,到了12月12日深夜我们到了福州,在温泉旅馆住了一夜,就在浴室里,说是住了一夜到不如说是座了一夜,没有床,大家就地躺在自己的背包上睡一夜。第二天我们又座了五六个小时的军车到了新兵连,首先是分班,我被分到一连一排一班,排长叫周新生,上海崇明人,当初他刚提干,和我们同睡地铺。简单地开了一个短会后我们去冲了个凉水澡,呵呵,起初还感觉有点冷,多冲一会也就不冷了,接着把自己的脏衣服洗了。晚上连里点名,这是部队的必须的,9点准时熄灯睡觉,第二天六点起床出操开始为期两个多月的新兵训练,我的部队生活一天天地开始了。

就这样在部队一干就是十九年,说实话我的十九年部队生活感想真是太多了,部队培养了我,党哺育了我,毛泽东思想指引了我,学到的东西是我一身也用之不尽的,当兵前我可以说是什么也不懂,是个苦孩子,是部队这所大学校教会了我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懂得人生的价值,人家说当兵会后悔,我说不当兵才后悔,不当兵就没有我的今天,更没有我的明天,我现在最留恋的就是在部队的日日夜夜,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会去当兵,而且是当一辈子的兵。我已经把我的儿子送到了部队,勉励他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作出自己贡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