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农场革命和建设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8 266
导读:平凡出生在一个县级农场。这个农场创建于一九五七年,农场中的职工都来自于周围的农村。 平凡的父亲是开辟这个农场的第一批人中的一个。开辟这个农场的第一代人应该是艰辛的,因为农场所在地原来叫做“十里茅山”,据说当时这里茅草比人深,就如青纱帐,是土匪和野兽出没之所。而且这里也没有水,据说,第一批来这里的人要用水,常常需要一瓢一瓢地舀。当时的用具及其简单,平凡父亲说都是木制的。 开辟农场的艰辛平凡当然是没有体会的,但是也许对于平凡的父亲这一辈的人也不算什么,因为长期生活在农村,肩挑手提,弯腰屈背,从事沉重的手工劳

平凡出生在一个县级农场。这个农场创建于一九五七年,农场中的职工都来自于周围的农村。

平凡的父亲是开辟这个农场的第一批人中的一个。开辟这个农场的第一代人应该是艰辛的,因为农场所在地原来叫做“十里茅山”,据说当时这里茅草比人深,就如青纱帐,是土匪和野兽出没之所。而且这里也没有水,据说,第一批来这里的人要用水,常常需要一瓢一瓢地舀。当时的用具及其简单,平凡父亲说都是木制的。

开辟农场的艰辛平凡当然是没有体会的,但是也许对于平凡的父亲这一辈的人也不算什么,因为长期生活在农村,肩挑手提,弯腰屈背,从事沉重的手工劳动是非常正常的事。当然对于平凡父亲来说,因为处在社会大变革时期的成长经历也许让他并没有经历这些辛劳,因为自从平凡懂事后,平凡对父亲的心胸的狭窄还是有比较有认知的。如果平凡父亲真的有担当的心胸,平凡的生活处境也许会有些不同。

农场的命运似乎也与共和国的命运波动,在社会主义建设热情高涨的时期,这里是一场战天斗地的建设热潮。平凡并没有看到茶园是长起来的全部细节,但是平凡确实看到了人们早出晚归的工作状况,在基层领导们的领导和督促下,甚至病痛中的例假中虚弱的妇女也被驱赶着进入农场的工地。作为基层领导的平凡父亲就一直受到母亲的埋怨,只要生气,平凡母亲就会没完没了地控诉父亲那时对自己的“折磨”和“虐待”。

让平凡印象最深的是声势浩大的整梯运动,小孩子的平凡看到那种红旗飘扬人头涌动口号震天的热闹场面也是特别地兴奋。让平凡幼小心灵激动的还有农场的礼堂大聚会,或者由场领导在上面高声做报告,或者由群众表演一些节目。这些场面随着改革开放后在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但在当时,在会场开诚布公的宣讲和口号也许能够让人们传染亢奋的情绪,动员大会就像给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人们持续地加油,让人们保持着持续高涨的热情,让人们消除工作中的疲劳和身体上的苦痛。平凡还对年终的评奖特别有印象,这时候,就是争吵最激烈的时候,有时候甚至会引起人们的长期的仇恨,因为要人人都争先,所以先进当然是每个努力工作的人们都想取得的,谁想落后呢?评上先进不仅是一种荣誉,而且也有些许让这些斤斤计较人们舍不得丢弃的利益。

随着茶园整齐地出现在人们面前,人们的热情就要新的热点来煽动了。平凡已经懂事后,仍然看到不少工程在这个农场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开沟挖塘,整梯砌墙,在山上开挖大蓄水池,种梨树桃园桔园,建养鱼场,人们就是这样在一次又一次的革命建设工程中抛散着汗水和力量。尽管这一切足以激励那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农场职工和幼稚的孩童,让他们持续不断地处于兴奋中或卖力地干活中,或愉快玩耍中,但是这些农场内的革命工程建设毕竟还是规模有限的,对于那些有着豪情壮志的革命的热血青年,让他们外出参与更大的“国家工程建设”是必要的。修铁路,修水库,建医院,只要需要,社会主义的各种工程就能够很快地拔地而起。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平凡讲不出的建设项目都有一大批革命青年参与。

热点、经济增长点,这是我们的中国的特色,总是让人们在建设中充满激情和忘我精神,为国家建设作出奉献。至于这些人们战天斗地的公有的创造物,最后属于谁,这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不必人们费心的事。对于民众的素质,领导着这些人的领导是太清楚了,就让他们埋头苦干吧,他们没有头脑去管这些建设之后的一切的。所以我们现在的不少人不是说中国人素质太低,不能搞民主吗:这些像牲口般只知道干活的而不知道干活为了什么的人们确实是素质太低,因为他们没有管理自己创造财富的能力,所以把他们的财富转移管理是必要的。

很快改革开放的春风就吹遍了中国大地,一位中国伟人划一个圈,把中国的人划成了圈内圈外两部分。人们不再聚集起来开会,而是文件指示成了一种圈内圈外的沟通方式,由基层干部们开个小会,然后进行工作的转达,人们按照指示进行工作,这似乎确实体现了一种分工合作的态势。平凡家所在的农场也迅速产生了变化,原来受排斥的农场技术员吃香了,这个不太起眼的技术员成了农场的书记兼并场长,因为他有广州市的亲戚这个有利条件,茶叶的出口就是从这个口岸出去的。这个时期也正好是平凡家的三个男孩子升大学的关键期。开放初的茶叶红火出口,让这里的每个职工都享受了最初的福利,而且一些公有猪场和水塘的承包也让平凡勤劳的父母多了一笔工资之外的收入。大学收费也还没有起来,所以平凡父母是努力地赚钱,不仅能够供起三个孩子的大学,而且还能够积攒些钱。

但是好景似乎并不太长,首先是资本的积累概念让农场的领导把钱都卡得紧紧的,特别是大集体之外的额外个人生意让农场领导已经无心关心每个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了。各种公有的私有的花样都出来了,借口无非是政策和私有化。农场书记的儿子与平凡家的兄弟是一块长大的,尽管平凡家的三兄弟的上大学一时让这里的每个人都羡慕,但是这只不过是面子上的羡慕,是对未知也许光明的前途的未来的羡慕,真正让农场职工羡慕的是场长书记的孩子,那是实实在在的大把大把的票子。

到平凡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农场的面目彻底改变了,这里已经变成一片萧条,职工工资发不出来,场长书记已经退休。除了场长兼书记采购员财务会计等几个“能人”已经走出去,或买上的车子跑运输或收购茶叶做生意,在大中城市建起了几个新家,农场里的人们靠着自己承包的几亩茶园仍然难以度日。对于平凡家来说,因为兄弟的大学毕业都有收入,还可以接济父母,但是一些在家营生的同龄人的父母则如风烛残年,有些竟然为了充饥大把大把地买进红薯。

随着农场的彻底垮台,一些原来挖空心思向领导靠拢并尽力挤压下层职工的基层也进入了无收入来源行列。这些人也许毕竟拥有一些其他圈外的职工不同,他们多多少少知道这个过程发生的根源,因为他们的加入,农场进入了上访维权阶段,为了自己的残年的生活有着落,他们大批大批地上访。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终于得到了他们的最低生活保障,只是这个保障的标准当然是各地大有差异的,这些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怎样才是符合标准的正当的,心里也仍然涌动着涨工资的念头。

人生的舞台总是会上演各种各样的戏剧。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人们都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