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跑丢的兵 正文 第四章 征途篇(二)

苹果绿 收藏 2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size][/URL] 静静坐在床前的人把视线停留放在床头那樽花,一束淡雅白色百合花养在一个高脖子的玻璃樽里。方才徐峥来探望,一边嘱咐他好好养伤不要着急归队的事,一边拿出封信塞给他,等他看完就表示歉意要收回代为保管,因为写信的人还在执行任务,所以信暂时不能交给私人保留。送走了访客,回到病房的他在心里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


静静坐在床前的人把视线停留放在床头那樽花,一束淡雅白色百合花养在一个高脖子的玻璃樽里。方才徐峥来探望,一边嘱咐他好好养伤不要着急归队的事,一边拿出封信塞给他,等他看完就表示歉意要收回代为保管,因为写信的人还在执行任务,所以信暂时不能交给私人保留。送走了访客,回到病房的他在心里默念着信的内容。

史今:

你好!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坐在飞机上,前往另一个新的“地方”。有想过离开前再去到医院看望你,却不料突然接到任务。这封信是利用前往去机场的路上,写下我想了很久,直到现在才写出来的信。

回想和你的第一次见面,高高瘦瘦的个儿,声音温和却又坚定,面带柔和的微笑,目光安静。特有的那种谦和、稳重而又无比平易,让我顿然想起一句古诗“吹面不寒杨柳风”,似曾相识感觉,就像和一位久末露面亲人再相见那样。这种感觉自从父母意外离世后,我很久都没有过的。

随后日子里奉命配合你的行动,但又不可以给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当中产生了好些误会。地震发生时,你不顾自身安危,去救助其他人,导致你的受伤。我知道没能救到小彤彤,在你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创痛,我想天堂里小彤彤希望活着的人能坚强生存下去,正如灾后重建将是一个漫长日子,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由于地震原因造成人员损失,上面不得不考虑临时将我调离,就在和接替我配合你行动人员交接时期,你却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受伤险些没命。坐在救护车里望着昏迷不醒的你,那一刻我简直恨死自己,如果能早些回到你身边,多一双眼睛盯着就能洞悉更多的事情,毕竟在情报战线来说,你的经验还太少,太稚嫩。等你康复归队后,我想会安排你去接受专业性的培训。

从事的工作时刻要面临着不可预知危险,可我依然十分热爱它,就如同当年我的父母亲为之奋斗一生,所以我很理解你是多么的热爱那片绿色,甚至愿意为此付出你的所有,你一定会很珍惜这次机会,我也相信你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我不知道和你再相见日子会要等多久,但不管怎样,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默默的支持你,还有经上级批准我可以把真名告诉你,下次再相见时,你要记住叫我苑诗语。

我喜欢白色百合花,素雅的颜色,翠绿的叶子,所以我让护理你的护士,在她上班的时候帮我买,配上我亲自选的花樽,放在你的床头,就如同我的祝福和思念。有种思念是淡淡的,有点虚无但又无处不在,不需要付出什么却总能感到一种温情,就象在房间的角落里摆上了一束百合,淡淡幽香弥散了整个房间,却又不会刻意的去想,让你感到不自在。这种思念是平和的,是温馨的,“思君之心,淡淡兮似月光”,我想你会明白我意思,我们当中总有一个要说出来的,谁说都一样。

千言万语涌上笔尖,我却不得不停笔,因为机场在我眼前出现,期待相逢的那一天,期待见到你温和的笑,那将是我为之绻恋一生的笑容。

苑诗语

2XX8年8月6日

史今光顾着想事,嘴角含着笑意,浑然不觉门口闪进两个黑影子,有只带着泥点的大手在他眼前晃动,史今用手轻巧的挡开,随即站起来,对面前袁朗和高城敬了一个军礼:“首长,连长,今咋有空一起过来?”

高城悻悻的收回那只手,回了个礼,仍用过去的称呼:“三班长,你啥时也跟我耍起心眼来啦?想谁想得那么入神?难道在想你的兄弟班副?不对”他肯定的点点头:“不是他,瞧你那个带笑出神样,神经兮兮的跟神经病样,你暖味你,你俗气你!”大大洌洌将“球”抛给袁朗:“死老A,你是过来人,你说是不是?”

袁朗不可置否的笑笑,依旧用他那招漫不经心笑容回答高城的提问,然后将头转向史今:“你的伤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伤好之后有什么打算?”不等史今回答,高城已经抢先说:“我已经向师部打了报告,要求安排你到师侦营当参谋。”他说完再瞪眼那个笑得很暧味的人:“你甭想跟我抢三班长,你那已经有许三多、成才还有从师侦营挖的一些尖子,迟点很有可能小帅也会被你们挖去,你一天到晚就想着挖我的人,然后训练他们来撵得我像猴子样满山乱窜,都是些没良心的”恨恨的语调一口气说出一大段话,可惜脸上遮不住的得意笑容却让这段话的效果打了个大大的折扣。

果然袁朗脸上带着一副知已的模样走过来,拍拍高城:“明白,明白,我早就盯住你了,可惜师部不放人,我只好挖你手下的人弥补心中的尊敬和遗憾”

“你少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不受你这套”高城不屑甩下袁朗拍向他肩膀的那只手。

“话又说回来”老七盯着眼前那张脸:“你可别想借此机会转移我的注意力,跟我抢三班长,对了,还有那三个小家伙。”

“那三个小家伙啊?”袁朗坏坏的笑:“他们是不错,只是稍嫌嫩了一点,听说你还打算送他们去军校粹粹火,我打算…”他故意停了下来,看着老七气歪的脸,再笑容可掬说下去:“呵呵!这个嘛不用说得那么明白的,你知,我知,大家都知。”

“你你你…”老七气得再次磕巴起来,但转眼他不知想到什么,也笑了起来,这轮到袁朗有些疑惑望着他“嘿嘿!没关系”老七大度的把手一挥“你尽管来挖,反正你那已经有好几个老七连的和师侦营的人,相信不用太久,你手下的一中队主力就是我培养出来的人,你有本事挖走,我也可以挖回来。”

袁朗饶有兴趣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同意:“行,只要你有本事挖他们回去,我绝对放人”

病房里陡然响起老七和袁朗的轰然大笑,并且成功的引起护士的注意,走过来轰走两人。

袁朗朝房门口走再回头狡黠一笑:“对了,三多那孩子很想你,他说明天会请假过来探望你,我已经批准了。如果你来我这,三多的同房战友,就是那个八一菜刀(齐桓),你那次演习也见过,他说很乐意的让出位置,让你和三多在一起住,还有不妨提醒你的老连长勤快练练嘴皮子,老是我赢,很乏味”。说完此话,他就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没影,把老七气得呆立在场,史今不由自主的同情他的老连长,虽然自己没怎么和老A队长交过手,但是碰上这种人难保不会气得给扒层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