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蓝初雨4:各自远扬

军魂扬华 收藏 0 13
导读:天还是那片天,抬头望去,却似乎觉得更蓝了,回到家乡通城的张嘉似乎感受到那么一丝亲切感。通城是一座三面被水包围着的城市,两面是大海,一面是长江。张嘉的家就在江边,小的时候经常在江边玩耍,主要就是抓螃蟹什么的,每逢退潮的时候,还能在滩涂上的芦苇丛中找到小鱼小虾什么的,小张嘉总是会把在江边的收获放进塑料袋,然后带回家,因为他的家人会把他带回家的螃蟹做成一道他最喜欢的菜。 随着夏季的渐渐远去,水果店旺季也结束了,微若蓝也不再去帮堂妹的忙了,她也开始专心投入自己的工作,为了自己成为销售经理的目标。

天还是那片天,抬头望去,却似乎觉得更蓝了,回到家乡通城的张嘉似乎感受到那么一丝亲切感。通城是一座三面被水包围着的城市,两面是大海,一面是长江。张嘉的家就在江边,小的时候经常在江边玩耍,主要就是抓螃蟹什么的,每逢退潮的时候,还能在滩涂上的芦苇丛中找到小鱼小虾什么的,小张嘉总是会把在江边的收获放进塑料袋,然后带回家,因为他的家人会把他带回家的螃蟹做成一道他最喜欢的菜。


随着夏季的渐渐远去,水果店旺季也结束了,微若蓝也不再去帮堂妹的忙了,她也开始专心投入自己的工作,为了自己成为销售经理的目标。白天她很拼命的去跑业务,把每个客户的资料都记录下来,然后晚上回家去整理,她这样做是为了更加清楚的了解客户的需求,从而可以更加容易上手地完成公司安排的任务。


到家后在张嘉并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一直闲着,整天待在江边看着滔滔的江水,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回家。对此,张嘉的父母并不在意,因为他们觉得在海城的这两年,自己的儿子确实也累了,就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反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也正合张嘉的想法,或许自己真的是有点累了,他打算休息过后大干一场。


“妈!我今天不回家吃午饭了,我出去转转。”张嘉对他母亲说,然后打了个哈欠,回到通城后他总是这么没精神。


张嘉的妈妈看着自己儿子,不觉摇了下头,说道:“知道了,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呵呵”张嘉笑了笑:“今天我不开车,我想骑自行车,我很久没有骑过了。好妈妈!你帮我把车胎打气好不好呀?”


“你还是没变,还是这么懒!”张嘉母亲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可脸上却是带着笑容的,像是在和自己儿子开玩笑一样,然后就去拿气筒了……


张嘉骑着自己高中时候那辆老爷子级别的自行车开始了单车旅行,他之前早就计划好了路线,只是现在却不知不觉的又骑向了江边。他喜欢江,长江就像自己的老朋友一样,让他觉得很安心。张嘉把车停在江堤旁边,自己则爬上了江堤吹着江风,看着远处一艘艘轮船来来往往。就这样待了很久,张嘉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取出一只点上了火。张嘉抽烟很多年了,他也忘了自己最初为什么要学抽烟,只是这么多年孤单一个人,他全靠香烟打发着孤独与寂寞。


抽着烟,任凭迎面而来的风吹乱他的头发,张嘉一直在回忆,回忆过去的一幕幕。他觉得自己这二十几年一直是浑浑噩噩的,一事无成,有点惋惜,但更多的是看不起自己。江潮一阵一阵的,每一次冲上岸,就又退了下去,除了扬起一片浪花,什么都没有。当张嘉正感叹自己的生活就像是这涨潮一般的时候,他发现堤岸岩石的缝中有几只螃蟹在爬行,看来这看似一无是处的潮汐带来了生命的希望。存在就必然有它的道理,或许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自己存在的理由罢了,张嘉怀着这个想法,心中有那么一丝豁达。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太阳的光芒越来越弱,西边日落的红晕有种凄凄的美,张嘉看了一眼夕阳,就起身走向自行车回家了。日光渐渐没于地平线,带来的是黑夜。夜晚家中的张嘉躺在床上,拿出自己在海城写的那七封信,轻轻的抚摸着信封,仿佛在感受自己的那份思念,他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或许那将成为自己尘封的记忆。夜越来越静了,万家灯火变成了零星几点的光亮,张嘉也关灯睡觉了。纵然夜再漫长,也会有黎明的出现,只要愿意等待,就一定能看到翌日初升的阳光……


微若蓝近来的日子也不好过,公司里要求提高业绩,其实她很清楚公司这样做的目的,除了赚更多的钱,还有就是为不久后的职位评定做参考。她决心要好好努力,一定要当上销售经理。白天已经很累的微若蓝,此刻还正在办公桌前奋斗着,她把海城自己接待过的每个客户的资料又重新看了一遍,她觉得如果还只把业务停留在海城的话,自己的业绩是不可能提升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她的脑海:把业务做到其它城市去。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微若蓝在假期的时候从来不碰工作上的事情的,她喜欢好好散心。也或许是这天她真的是无事可做,她来到水果超市找到堂妹,跟她聊天谈心什么的。微若蓝的堂妹小敏看到自己姐姐过来了,就装作抱怨的样子对她说:“姐!你好久没来了耶!我一个人很无聊的,你要是再不来的话,以后人家就不理你了!”说完还嘟起了嘴。


“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看把你急的,姐今天就好好陪陪你!”微若蓝笑着对堂妹说,然后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她们两姐妹从小关系就很要好,一有机会就会在一起玩,而且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她们聊了很多很多,有生活上的,也有工作上的。忽然小敏问:“姐,你朋友好像再也没来过水果店耶!”微若蓝被这么一问,很是摸不着头脑:“我朋友?谁呀?”


“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总是来店里买水蜜桃的那个人,你不是还和他打招呼的吗?别告诉我你这么健忘也!”小敏好奇的看着微若蓝。


微若蓝这才恍然大悟,对小敏解释道:“那个人不是我朋友,只是几次碰巧遇到而已,说实在的,我们还挺巧的。第一次遇到他,我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无良的司机,结果第二天他却成了我客户的代理人,呵呵。”


小敏坏笑了一下,啧啧嘴巴:“看来你跟那个人有缘哦!”


“你别乱说呀!其实我也很好奇那个人的,一直都没有问他的名字,或许问到了他的名字,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微若蓝有点难为情,又有点感慨的说。她们就这样聊了一整天,很开心也很温馨。


晚上回家后的,微若蓝想了很多事情,有如何才能把业务拓展到其它城市,也有如何把自己这个想法在公司会议里发表出来,总之想了很多很多。当然,张嘉这个很神秘的人再次出现了她的怀想中……


通城的张嘉已经决定不再这样沉沦下去,但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他就来到他的一个好友那边,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也算是过渡一下自己这段空虚的时间。张嘉的那个朋友叫刘朝,开了家叫“假日闲情”的旅行社。张嘉这次来找他,刘朝很是高兴,毕竟自从张嘉去了海城,他们已经几年没有见面了。刘朝做东请张嘉吃饭,饭桌上刘朝也道出了自己的无奈:“老嘉呀,别看我是开旅行社的,我的日子不好过呀,办公楼每年这么高的房租,还要养那些个员工,偏偏生意又不好!唉!”


张嘉听了,皱了下眉头:“嗯,如果可以把旅行社知名度打响,生意或许会好点吧。”刘朝点点头,说:“这个我也想过,我不也定做了很多的帽子吗?可是家家旅行社都这样,似乎没什么效果。”接着又是不断地叹气。


张嘉也没办法,只能陪着刘朝叹气:“唉……老刘呀,你说可不可以不定做帽子,而是定做防风外套,毕竟冬天出去旅游的人最担心的还是保暖问题,而且外套上的宣传标语可以印得很醒目。”


“对!可是外套成本也太高了,可能会划不来。”刘朝先是眼前一亮,然后又低下了头:“哪里有这么便宜的服装厂找啊?”


“我们找不到,可以把我们的信息放到网上,我想总会有商家找到我们的吧。”张嘉有点得意,他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人。酒过三旬后,两人都喝得面红耳赤,刘朝想请张嘉来旅行社帮忙,而张嘉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现在开始,张嘉也算是有了份正式的工作,他把旅行社的资料和对防风外套的需求写成帖子放在各大论坛,希望有服装公司会找到自己。他这样忙活了好几天,帖子也发了差不多了,还在帖子的结尾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微若蓝空闲的时候经常上网,她无意中看到了一条有关通城一家叫假日闲情旅行社的订单需求,便留意了一下,还把发帖人的号码保存在手机里,在联系人一栏里按下了”张嘉“两个字。


一周后的公司会议,微若蓝把自己打算拓展业务到其它城市的想法作了汇报,还把假日闲情旅社的订单需求做了详细的说明,公司上下都对她刮目相看,上层任命她做临时销售经理,专门负责假日闲情的订单。微若蓝看到了希望,她离自己成为销售经理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当天会议结束后,微若蓝就打通了张嘉的手机号码。正在假日闲情办公室里休息的张嘉忽然听到了自己手机的铃声,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您好,这里是假日闲情旅行社。”


“您好张先生,我是海城欣欣服装销售有限公司的临时销售经理,姓微。我在网上看到了你们旅行社的订单需求,我们公司很有兴趣跟你谈这笔生意。”微若蓝虽然语气比较平静,但内心还是比较激动的,这是她第一次亲自揽业务。


“哦,这样啊,好的。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谈一下具体的订单事宜?”张嘉问道。


“不知道贵公司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欣欣服装销售有限公司可以派人亲自过去跟贵公司详谈。”微若蓝显得很客气,她太珍惜这次机会了。随后张嘉和微若蓝又在电话里聊了不少时间,他们约好后天见面详谈,地点在通城的假日闲情办公室。


挂断电话后,微若蓝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是谁,她也顾不上那些了,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出去定后天去通城的车票。张嘉也是十分莫名其妙,偏偏承接订单的公司是欣欣服装公司,也就是那个自己喜欢着的那位美丽的小姐所在的公司,世界或许真的很小,说不定自己还会有机会再次遇到那位小姐……


生活就是偶遇,邂逅或许什么也不会留下,也或许会留下思念和遗憾。之所以会存在重逢,可能就是为了消退邂逅留下的遗憾吧,这样思念就能更长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