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种人 二千年前的五四手枪 四十五章 佛道的神秘力量来源

通吃小墨墨 收藏 1 26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90.html



四十五章

七位科学家中的五位是怎么死的?百慕达海底的金字塔是怎样产生的。而百慕达下面形成的的两仪地形,如果说这个地形是自然形成,那么能有这种巧合的,那是几十亿分之一,几乎等会零的可能。

这个两仪的地形,会不会是先人弄出来的呢?能把这个地形弄出来的人,要么就是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地方还没有形成洲的时候,要么就是这个人有排山倒海之能。

不管是形成洲之前也行,或者是有排山倒海之能的这种可能,现在已经没必要去考究了,Supper组织研究了将近半个世纪的事情,不是我一下之间的推测能找出答案的。

悦月目不转睛地的看着我,摆出一副你要是不说我也不说的表情。我自然不能让她如愿,淡淡笑了一下,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押着啤酒,悠然自得。我最满意任天行的是,不管我要做什么,只要任天行看到我的一举一动,都会配合我的行动,果然是老油条。他也陪着我,故意不理悦月,把话题岔开,这个时候,我们居然聊起了家常。

悦月很无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朱唇微启,说:“只要能把两仪的原理弄清楚,就能知道金字塔的来由和作用,甚至能知道那批青铜剑,甚至是千年不锈的越王勾践剑是怎么锻造成的,还有那把枪。”

悦月这句话,可以说是彻底的说服了我,我隐隐觉得,悦月话中有话,好像她话里有一种很明显的目的,但是我又想不起来。我甚至还觉得,我本来想问的一个问题,在这个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不起来的事情,我从来不勉强自己去想,有些时候,你往往想想起一件事的时候,都适得其反。

两仪的原理非常的简单,既然我心里知道悦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我就给他灌一下酒,试探一下她。

我细数了一下,对她问起的两仪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关于两仪的原理。

古书《周易•系辞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指天地或阴阳。

但是古人又有言:太极生两仪,两仪就是太阳和太阴,甚至有其他古书又说,两仪是阴阳,太阴太阳与少阴少阳并称四象。

以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之说,这是我们华夏哲学的一个基础学科思想。跟创造的五章算术法的意义一样的伟大。

关于太极两仪的说法,有的也归纳到易理当中。用这种说法来解释季候的话,那么,太极就是周而复始的年。

两仪是指阴阳,四像是春夏秋冬或东南西北,八卦即是天地,雷风,水火,山泽而乾坤是八卦中的两个卦,也就是天地,天父地母,并不是两仪。

这个两仪的原理和来由非常简单,总结出来就是代表阴阳,也就是正负一般。我不知道悦月为何要从我嘴里确认这个事情,以她的能力和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不至于不知道。因此我说完之后,耸肩看着她,看看她有什么意见。

悦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本以为她会有什么高见又或者是有什么意见,但是她却没有,而且一副受教的模样,就连任天行也惊讶的给我一个眼神。

悦月问:“两仪,四象,八卦,有什么作用?”

“作用?”我一时不解悦月的意思,最后悦月补充了一句:“就是它们的用处。”

我不禁苦笑着说:“这种只是古代一种哲学思想也易理基础而已,比如阴阳对立,就像是正负之分。西欧古代的哲学思想相对论的提出,跟两仪的说法是十分类似的。”

“也就是说,两仪的诞生和出现甚至对以后后人的影响,都只是起到一种对事物分别真假的推动作用?”悦月问。

我沉默了一下,点头说到:“可以这么说。”

“据我所知,易理深入中国的各个行业,而太极两仪是主要。比如,中华的瑰宝武术,诸葛孔明摆的八卦阵,还有古代江湖各种门派的武功,等,这些牵扯上两仪,会不会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呢?”

我哈哈大笑,对于悦月的这种问题,实在是太可笑了,但是却不好回答,我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用现代数学来算,就是2的幂次方。这跟五章算术法中的一个算法原理一样。”

“不过,值得骄傲的是,我们的先人非常的聪明,凡事都能客观去看待,而且有很强大的创造力。在武术上,融入太极两仪的原理,能让其武术精髓更加融会贯通。”

“融入阵势中,能生生相克,生生相息。所谓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的道理,这些用现代哲学来解释,并不难。”我并不想解释太多,因为这种学问的事情,实在涉及太广了,而且我们古人的创造能力非常强,所以就算是我想讲,也无从说起。我现在脑子迷糊,不知道悦月问的这么相息,到底她想知道什么,但是肯定的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悦月看出我勉强的笑里面包含的意思,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那么,这个太极和两仪,跟中国西藏的密宗有关系,还有中国的道家一直推崇的太极,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听,想都不想,一口回绝:“不知道!”

不只是我,就连任天行,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悦月一开口,就把佛道两家跟两仪的事情牵连起来,如果不仔细体会悦月的话,还真看不出她的用心。

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透露出任何消息。更何况,涉及到密宗的秘密。

密宗的发展非常的渊远,就连日本的忍者,是密宗一个支教演化的。

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差别就在这里,东方给西方人一种感觉就是神秘,从古代到现代,各种中国的仪式,祭奠,就连皇帝祭天等各种仪式,让他们都丝毫不理解。

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有些规矩,是不能荒废的。

悦月这么问,就相当要揭破我们中国佛道两家的面纱一般,这是不能容忍的。我不知道悦月此举,是否是无心,还是早有用心,但是我对她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

假设我问起悦月,关于耶稣基督的秘密,问关于圣经的来由,作者,甚至是圣经里提起的诺亚方舟的真实性,他们也不会说,就算知道,也不会往外说。这也算是一种尊严,民族的尊严。

我很早就知道有国外的一个机构早就破解了裹着耶稣身体的那件麻衣的秘密,但是他们一直都没公布,因为上面涉及到太多关于政权方面的信息。

所有宗教的唯一作用,就是统治者的统治手段之一,佛教道教也不例外,而且佛道两教的历史,比起***,那是远的不能再远。

74年我们发现兵马俑的时候,诸多国家都是虎视眈眈,甚至有些国家想派学者来中国,想以他们比中国更加先进的科技进行科研工作。

学术虽然不分国界,但是学术的研究成果直接涉及到国家的利益。这种研究,不只是一种民族文化、历史的研究这么简单。比如,越王勾践剑在一千多年前是怎么锻造的,其剑的成分是什么,这个锻造技术,在50年代末的德国才开始掌握技术,但是在一千多年前,我们先人就能锻造出来,这个研究如果成功,将掀开更多的秘密。

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她,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小时候在密宗里的时候,才知道西藏的密宗是中国受灾受难百年之后,其文化保全的最完整的地方。密宗的大手印,小手印以及各种咒语,印记,几乎都离不开易理。这种非常玄的知识,不是平白无故的捏造出来的。

悦月很无奈的喝了一口茶,淡淡说:“我记得武侠小说里描述过非常丰富的阵势,这些阵势比起诸葛孔明的八卦阵来说,毫不逊色。九宫阵,八卦阵,七星阵,六合、五行、四象、三才、两仪、这些阵势几乎跟两仪有关系。”

“哦,想不到悦月小姐倒是喜欢我们中国的武侠文化。”

“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知道是小说,但是小说的文化系统不可能凭空捏造的。而且,我们组织私下专程请了很多的中国玄学家一起研究百慕达的秘密。”

“况且,经过多方面的努力,我们的研究也有很大的进展。如今找你商讨,只是想为人类的力量做点贡献而已。”悦月的神色非常的诚恳,一点没有作假。我对心理学的造诣不算太低,能从一个人的动作,神态,眼神,甚至语气中,看得出这个人的心态。如果我的判断真的失错,这悦月的演技也太顶级了,载了我也心甘情愿。

悦月对这个方面的研究确实有了很大的进展,而且他们的研究推测到周朝以前,那就是公元前几百年的历史。他们所掌握的资料,有一些我是闻所未闻的。

Supper组织花费大量的精力,居然找到了很多的记载。我们中国文化遗产中,一直渗透一个神,仙,妖,魔,人。根据古书的记载,神仙都是拥有至高无上法力的,而怪和魔虽然拥有法力,但是缺极度残忍,被人类所憎恨。(具体的事件,在下一本书《活祭》里将详细描写。)

人在当时是最为脆弱的,神仙怜悯人类生活疾苦,经过跟妖,魔大战之后,几乎把妖魔都封在另一个空间里,所有的神仙也都离开这个空间。这个时期被人称为“封神时期”。

Supper组织虽然不去研究该时期的历史,但是对神仙妖魔的非凡力量十分好奇。他们根据手头上的资料作了推论,神仙妖魔操纵的力量,跟百慕达出现的神秘事件非常相似。

百慕达是因为月球破坏了力量的平衡,造成了另一股新的力量,这股力量被太极图所推动,从而形成了很大的吸引力。

而古代神话中的神仙妖魔操纵的力量,他们的假设是,利用某种介质,把存在在空间中的各种形势的力量归为己用。空间中存在很多种力量,而且存在任何一个角落。这些都是肉眼看不到的。每一种力量,都有每一种力量的开启方式。

他们的这种假设非常的疯狂,如果能破译这种操纵方式,将是对人类作出最伟大的贡献。悦月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红光,心神向往的说:“这种控制力量的方法一旦被破译,那我们人类就不用怕自然灾害了,水灾,旱灾,山体滑坡,地震,龙卷风,台风等。”

我不得不佩服悦月的大胆假设,而且我心底非常的震撼。

从来都没想过,这种怪异的力量,是可以破译的。其他人可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我却心有体会。

不管是九字真言,还是六字真言,密宗手印,或者是内功,符咒等,利用他们的心诀,就能发挥出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心诀,会不会像悦月说的一样,是一种媒介,能开启、操纵这些神秘力量。

悦月给我这样一个提示,我脑海里一片混乱。这些假设实在是太接近了。以最简单的例子,内功,就是内家功夫。人练一口气,练的就是内功。内功可以增加你本身的力量,修炼到一定程度,还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身体体质,甚至自己的极限。

内功的修炼方式,是否就是操作一种力量来归为己用的方式呢?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悦月打断了我的思路,她后面的话直接肯定了我暗自的想法。

悦月说:“其实我们很早就研究道教了,特别是茅山派的道术。我们开始以为,道术是一种理论学科,但是经过研究,我们就发现我们的定位错了,而且我们发现了惊人的秘密。”

“这些道家中有些人能通过黄符,朱砂写成一道符咒,配合着口诀使用,就会产生效果,我们已经认定了,黄符和朱砂,是道家操作力量的一种介质,而口诀,就是操作的方式。”

本来我也懒得说,任天行甚至给了我一个疑惑的眼神,似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不过悦月的一句话让我不得不说出来。

悦月说:“如果能从茅山派用符咒驱魔这个事件上研究出破译操作各种力量的方法,那么西安的那几个迷题,完全可以弄清楚了。”

我和任天行一口同声问:“怎么说?”

“鬼,在西方也称为灵魂,是人死之后的一种磁场。如果道士能操作这种力量,去影响磁场,那么,就有更高明的人,能操作另一种力量,有可能,那批青铜剑和越王勾践剑的锻造方法,很可能是利用这种方式来锻造。”

“那把枪呢?”

“我也想知道是否是这样,但是我们组织的研究非常的有限。如果真想知道真想,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悦月很认真的看着我们,似乎是吃定了我们一样。


我不禁冷笑,悦月说道家用符咒来操作力量,实在是太肤浅,我补充道:“中国的道家千千万,茅山派以驱魔救人为己任,他们的符咒是否是媒介,我不清楚,但是他们会的那种神秘力量,却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简单。”

“纸、笔、墨、血、剑五样,样样缺一不可。”

悦月一脸惊喜,盯着我认真的听。我对茅山派的道术,了解的甚详,而且跟悦月说这个事,一来可以把话题转过去,不涉及佛道两家的秘密,二来,就算她知道这种方法,但是没有口诀,一点用都没有的。而且我答应她要给她将故事,正好这个话题无关痛痒,可以把她嘴堵上,我也有了交待。

任天行似乎对这个也很感兴趣,今晚他的表现我多少有点奇怪,发言很少,但是听的很仔细,想当初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无神论者,坚持不信世上的灵异现象,但是经过几天跟我接触,却不容得他不信。

悦月好奇的问:“什么是纸、笔、墨、血、剑,它们五样都有什么作用。”

“茅山派道士驱鬼降魔,必不可少的是,纸、笔、墨、血、剑五样,纸是黄纸,笔毛笔,墨是朱砂,血是黑狗血,而剑,是桃木剑。”我给他一一解释。为什么纸要用黄纸,血要用黑狗血,而不能用其他血,我自己都不清楚,也没有认真去仔细考察过,这些都是祖上传下来的。

用朱砂混黑狗血做成墨,写在符咒上,符咒才能使用。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