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女兵喋血缅北:花开血途 第二章 忍饥饿 第14节 饿昏迷

江南麦地 收藏 2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见证了远征军33名伤病员集体*的惨烈场景,在接下来的整整一两天里,杜群英都觉得吃不下什么东西——事实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吃的了。队伍没有了伤兵,野战医院的七八个卫生员,任务一下减轻了许多。现在,她们正跟随大部队一道,在丛林中穿行。


李亚男拉着那匹黑色的腱子马,走在陡峭的山路上。这腱子马受到每一个女卫生员的喜爱,然而,曾经彪悍凌烈的马儿,如今也是瘦骨嶙峋。


在卫生员里,年龄最大的,要数金莲了。她今年已是36岁,参加队伍前,是昆明一家大型医院的护士长,结了婚,在昆明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儿子;后来丈夫扛着枪上了前线,她也就跟着来了,在野战医院当了一名卫生员。


多日的长途行军,加上劳累疲乏、没有吃的,金莲已经瘦削得不成人样。李亚男和杜群英合力将她扶上腱子马,她自己又滑下来了:


“马都瘦成那样了……还忍心骑吗?”


大家都默不作声。在很多时候,金莲由于年龄最大,就像妈妈一样,让野战医院年轻的女兵们,感受到了母爱的仁慈和伟大。


眼下,金莲接过李亚男手里的缰绳,拉着那匹黑色腱子马,慢吞吞地朝前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咕咚”一声,金莲一头栽倒在地。


“金莲姐!”李亚男大叫一声,扑了上去,“群英!快来帮一把!”


杜群英和李亚男合力将金莲从地上扶着坐起来。金莲脸色苍白,嘴唇紧闭,气息微弱,大家都知道,这是饿坏了的缘故。


“快,大家看看,还有啥吃的没有?”李亚男吩咐道。


七八个女兵,蹲下来围成一圈,把每个袋子都翻遍了,仍然没找着哪怕是一丁点儿可以吃的东西。


杜群英这时才想起来,先前仅剩的两听牛肉罐头,也留给通信连的刘艳芝和赵佳凝了。而此时,大家兜里早已没有了任何食物。


看着昏迷不醒的金莲,大家心急如焚。


李亚男看了看站在路旁的那匹日渐瘦削的老马,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住了。


“金莲姐!金莲姐!你醒醒啊——”杜群英带着哭腔,一手拉着金莲的胳膊,一手抹泪。


终于,李亚男蠕动干裂的嘴唇,说道:


“不……不如……我们把……马……杀了吧……”


尽管她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杜群英听得清清楚楚,闻听此言,杜群英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对着李亚男咆哮道:


“你还是人吗?竟然要杀马!你忘了这马陪我们走了多少路?你忘了你也骑过他走过路?现在竟然打起了马的主意!”


李亚男红着眼眶,看了看那匹马,只见马的眼眶里正散发着柔和、善良的光芒——好像马永远都是那样,只知道奉献,不知道索取。这会儿,它好像也听懂了人们的争执,湿润的眼眶里,像是要滚下泪滴来。


——是的,这样的眼神,谁也不会忍心对它下杀手,因为它早已成为队伍的一员。


李亚男又看了看依然昏迷不醒的金莲,眼泪便滚落了下来。


眼下的情势很明显:如果杀了马匹充饥,金莲或许还有被救活的希望。


在这两难之中,杜群英和李亚男究竟如何抉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