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这是部队进入丛林的第8天。


队伍断粮的第二天。


这些远征军将士们,大都是20岁左右的青壮年,正是对食物需求最旺盛的时候。哪怕是短短的两顿不吃饭,大家已经饿得再也没有力气行走了。这时候,脚下的每一步都显得那样漫长,那样艰难。


队伍的序列再次被打乱,不少人掉队了。三个女兵则始终走在一起。


是的,这个时候,她们彼此已经成了心理上的慰藉。


这天上午,一匹瘦马忽然从队伍后面的丛林里冲出来,来势凶猛。刘艳芝回头一看,只见这匹马上骑着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兵,女兵的肩上挎着一个带有十字标志的包,臂章上也带着十字徽章。


不用说,这是野战医院的医务官。


或许是杜群英臂章的十字标志显得分外惹眼,瘦马准确地在杜群英面前停住,不停地用前蹄刨着地,响亮地打着喷鼻。


杜群英一见,立即扑上去,惊喜地抱住瘦马:


“腱子,腱子!可见到你啦!”


马背上的女兵翻身而下,一把抓住杜群英的手:


“群英,我们正四处找你呢!”


原来,马背上的这个医务官,正是上士救护员李亚男。


“怎么了亚男姐?”杜群英从李亚男急切的语气和焦急的眼神里,预感到了不妙。在不是非常正式的场合,战士们也就免去了官职之称。


“伤兵们已经饿了整整两天了,已经有三个重病伤员不治牺牲了……现在剩下的32个伤兵,都急需救治,但是我们连最起码的止血绷带都没有了……因为你当初从野战医院走的时候,带有急救包,所以我特地来找你,看还有没有可以救治的药品。”


杜群英这才明白过来李亚男来找她的目的,不觉脸上微微一红:


“亚男姐……当初师长没告诉过你们么?说我调到通信连来了……”


李亚男回答道:


“我们知道这事儿!那是师长夸你有才能呢!说你一个顶俩!既当翻译又当卫生员。”


杜群英的眼眶湿润了:


“可是……我想回到野战医院去!我丢不下你们姐妹,丢不下那里的伤员!还有……还有这匹腱子!才几天不见,就瘦多了……”


李亚男顿了顿,动情地说道:


“眼下是困难时期,不管是马,还是人,都在挨饿呢!”


杜群英忽然对李亚男说道:


“亚男姐,你等着!”说完,也顾不得已经两顿没吃上饭,转身朝前跑掉了。


李亚男疑惑地在背后喊道:


“哎——群英,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杜群英一口气跑到通信连长李胜华那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报告连长,下士杜群英请求重返野战医院!”


李胜华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


“什么?你要离开通信连?”


杜群英郑重地点点头:


“报告长官,是!”


李胜华严肃地说道:


“你当初进入通信连,可是咱师长钦点的!怎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杜群英说道:


“我的职责是护士,现在队伍里的伤病员急需照顾,我不能呆在通信连安逸享乐!”


李胜华彻底地生气了:


“什么?你是在说我?我安逸享乐了?”


杜群英急切地分辨道:


“我……我不是那意思!现在已经没有日军了,用不着我这个翻译了,我要回到野战医院去!”


李胜华乜斜着看了她一眼,从牙齿缝里吐出几个字: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杜群英急得没办法,朝李胜华嚷道:


“我要见师长!”


李胜华说道:


“哼,你以为师长是你想见就见的?”


已经急红了眼的杜群英朝前一个梦窜,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眨眼间就消失在丛林里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