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连 正文 4兄弟 是生死相许的永恒2

唐可 收藏 4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8.html


我恐惧了,因为听爷爷说过太多西藏的故事,又听父亲说过很多边防军人的故事,我突然联想到,暴雪、雪崩和死亡。

“现在情况还不是很糟糕,我们立即翻过D27,山那边也许没事”副连长的话让我很纠结,也许,也许是个什么概念?

不光是我,其它人也挺纠结的。

短暂的争议后,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

副连长和苏家两兄弟坚持现在离开山洞,翻过D27,再另觅安全点。我和其他人都赞同留在原地,用卫星定位告知团部,我们被困,然后等他们来营救,也或许再多等一会儿雪就停了。

但历史告诉我们,民主之后,就得集中啊。

副连长以十三连第第3901次巡逻任务组组长的名义命令了我们必须走,军令如山,就算是死也得往前,何况是为了救命,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我们服从了命令,用背包绳把相互间都连接起来,以免有人走失或掉进雪坑里。

在暴雪中行进是很艰难的,我甚至听不到身后苏盟说话的声音,由于没有单兵通信器材,我们约定每数到300下,就要从后之前报数,以证明我们还能继续,以证明我们还活着。

人生总会有意外,我们被一个突入起来的小雪崩震了一下,队伍被震的七零八落的,幸好有绳子困住,不然估计人都得滚很远。

副连长从雪里爬起来就朝我拼命的挥手呼喊,由于戴着很厚的棉帽,加之暴雪呼啸着,根本听不清他的喊话,只能凭感觉看他的手势估计是要我们加快速度,我转身传达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苏毅跪在一个战士的身边,检查什么。

我和另外的同志呼呼的跑过去,吓坏了。那个战士的脸惨白惨白的,呼吸好像很不顺畅,看情况很不好。

雪沉重的砸向我们。

我们围成一圈,尽量使雪不落到病号身上,苏毅给他喂了几颗丹参滴丸后,冒出一句,“高原肺水肿,现在不送回去,他死定了”

我们被这句话吓的几乎傻掉。

这会儿不用再商量,结论肯定是一致的,用手持卫星仪通知连部准备,三个人继续巡逻任务,三个人送病号会连队。


很快,做出了决定。由经验老道的苏毅和弟弟苏盟加上一个新兵护送病号回去,我和副连长还有一个新兵继续完成任务。

此时的雪越发的大,能见度只有一米多一点。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副连长把手持仪给了他们。我们把病号扶到苏盟背上,副连长草草的说了句“小心点”就各自离开了。

我们很艰难的熬过了D27,也确实如副连长和苏毅说的那样,这边真没有下雪。

三个人躺在荒瘠的地上,有几只不怕死的鼠兔还从洞里伸出个头偷窥着我们几个。

我问副连长,不知道苏毅他们怎么样了?

他无奈了蹦了一句话出来,“这种天气,只能祝福他们”

我想起了老首长说过,在西藏,得了肺水肿,脑水肿,只能听天由命咯。

我闭上眼睛,祈求老天眷顾这几个如同我一样年轻的孩子。


回到连部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中途天气好的时候用电台和连部联系过几次,指导员除了询问巡逻情况也没有说什么,但一踏进连部大院,我就知道,出事了。


连部一片死寂,会议室门口挂着一朵用卫生纸叠的大白花。

我和副连长几乎是以百秒的速度冲进去的。

一看挂在墙上的照片和流泪的指导员,我差点没站稳。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是他送病号回来呀,他怎么会......


是苏盟,依然笑得那么灿烂,下士肩章让他成熟了不少,但已经成了黑白。

没见到苏毅,指导员说他在分区医院里,守着苏盟的遗体。

我和副连长没有问事情的经过,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我们反复思考着如果当时几天送病号回去会是什么结果,也许苏盟他就不会.......也许我们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受到上级的责备和处分,但我们不会失去一个兄弟,我们.....

我们责备自己,不停的责备,用这种责备来安抚内心的不安和思念,知道今天,每当下起大雪时,我都会想起,想起我们当时的抉择,如果换我去送那个病号,又会怎样


后来,苏毅转业回家了。

指导员送他走,回来后哭了一整天。

我们很少看到指导员苦,在我们心里他是个铁血的爷们儿,当他告诉我苏盟的死,我明白了。我懂了苏毅,懂了指导员,也懂了什么叫兄弟。


那天,他们三人送病号回连队,我们分手不久,他们遇到一阵龙卷风,那是他们正在下坡,走的很急,龙卷风突如其来让苏盟失去了重心,他和病号同时滚下坡,苏毅是老兵,第一反应就是抓人,可他没有抓他至亲挚爱的弟弟,他抓住了病号。弟弟却因滚下山时头部撞上了隐在雪中的石头,脑部大出血牺牲了。

上级要给苏毅请功,大功。

苏毅婉言拒绝了,他说,立功的人,该是他弟弟。

苏毅走的时候对指导员说,指导员,您知道我有多痛苦吗?当时我本能要抓弟弟,但我不能那样做,苏盟是我亲弟弟,亲弟弟啊,我知道的,就算就了病号他的肺水肿也可能让他活不成,但也是我兄弟啊,我的战友啊,他又是独苗,不能让他家的人断后啊。苏盟那么健壮,他下去最多也是个皮外伤啊。

指导员就问,苏毅,你后悔么

苏毅留着眼泪说,不悔,我知道我错,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啊,我的弟弟是弟弟,人家的儿子也是儿子啊,至少,两家人都还有一个儿子可以养老啊

后来指导员再也没问什么,他是明白的

我们说,苏毅绝对是个军人,他懂得舍小家为大家,但是不是个好哥哥呢

指导员说是,肯定是,绝对是。

我们无法了解苏盟的想法,我想他不会恨他哥哥。

如果是他,他也会选择抓住病号放弃哥哥的。

这种感情,只有真正有兄弟的人才能明了,就像小覃背着快要断气的我狂奔去医院的时候,我明白。得此战友兄弟,生死相许,同生共死不在只是一句口号。


后来休假的时候,我去过苏毅家里,他不在,据说是去省城打工了。他妻子告诉我,每年清明,都有一个士兵穿着军装在他家门前长跪,磕头,我知道那个人是谁,我什么也没说,留下了当时在D27洞了拍下身边战友特写的照片,那个人,是苏盟。

不可不说的感动,有人为了就别人而牺牲自己的弟弟,有人为了感恩而每年千里迢迢的跑去磕头,我们不得不坚强起来。

中国军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