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成吉思汗 第一卷:草原惊魂 第二章:孤灯挑尽未成眠(下)

今年结婚又没我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size][/URL] “我不知道什么宝藏的事情,再说我凭什么知道?因为我是1227号吗?” 老鬼觉得自己失算了。“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老鬼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 “不信?”曹回肯定的回答。 “你委托我办什么事情?” “你觉得这些话有些多余吗?”曹回给老鬼留一个悬念。他知道只要老鬼认定自己和宝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


“我不知道什么宝藏的事情,再说我凭什么知道?因为我是1227号吗?”

老鬼觉得自己失算了。“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老鬼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

“不信?”曹回肯定的回答。

“你委托我办什么事情?”

“你觉得这些话有些多余吗?”曹回给老鬼留一个悬念。他知道只要老鬼认定自己和宝藏有关系,那么他和他们身后隐藏的幕后指使者就不会放弃和他联系。自己也会保住命。对于那个1227号监狱的传统咒语的事情,他没有放在心上。

晚饭过后。他们分别干自己的事情。有的去打台球,有的去打扑克。他一个人坐在床铺上,老鬼没有和他说话。顾科连已经注意老鬼和曹回密切的接触,所以他并没有出去,他陪曹回呆在监号子里。

夜晚。曹回躺在床铺上眼睛盯着房顶,想着老鬼是和顾科连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想着“1227号”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传奇?

他望着窗外。窗外好像有一个身影晃过,他起身又仔细看了一下。突然,一双毛毛茸茸眼睛流露出凶光注视着他的床。曹回惊呆着,他连声音都没有喊出来。

老鬼突然从床上滚下来,整个监号的人都惊醒了。

“有鬼。”老鬼大喊着——?

“你妈的有病,大半夜的喊什么?”顾科连从床上坐起骂道。

老鬼战战栗栗的蹲在墙角,他此时已经失去了一个盗墓者的英勇。

“有鬼。”老鬼浑身打着颤,哆哆嗦嗦的说道。

窗外的那双眼睛突然又不见了。整个监号的人都没有睡觉,他们都盯着曹回,在这里只有曹回是最邪恶的化身。因为1227号给他披上了神秘的。顾连科也认为这是和曹回有很大的关系,现在是曹回进监狱第10天了再有20天他就得死了,这是1227号的命运。他必须在曹回死之前把宝藏的事情弄个明白。

第二天。老鬼并没有离开监狱,因为老鬼经历昨晚的事情。他的精神已经变得不正常了。老鬼疯疯癫癫的在监号里折腾。弄得顾科连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中午过后。犯人们在休息。曹回在窗户外面徘徊想着昨晚的事情。

“怎么?还为昨晚的事情想不开吗?”老秦笑着说道,他永远保持着慈祥的面孔。

“你不觉得这里有问题吗?我觉得昨天是一个野人?”

“有什么野人啊!那是你的幻觉!”

“我可以出去干活吗?”曹回太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了!他想出气透口气。

“干什么活?你的身体是吃不消的!”老秦又沉沉了气,“我和你说吧,1227号就没有活到一个月的。”老秦略带伤感的说道好像很同情他。

“失踪的人有消息吗?”

“你也不配合。”老秦举了一下手,“要是那一天的那一套话就别说了?”

“可我说的都是真的。”曹回咽了嘴里的口水,“我都是一个要死的了有必要说谎吗?”他很失望的看着老秦。希望他能相信自己的话,但他又觉得也没有那个必要。

他的头脑里出现一个念头要把这里的事情弄明白。要活着走出这里把这里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告诉世人。可是他又觉得不可能,没有人相信他。

晚上。老鬼被关进另一个监号里。从别的监号有转过来一个年青人。他五官很正,身体不高,但是很健壮。

顾科连以老大的驾驶说道:“你是这里的熟人了在这里给我洗一个月的衣服。”

年青人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说的话上了老鬼以前的床。

顾科连老大地位受到挑战。他向另外两个同伙是个眼神。两个健硕的打手把他从床上拉下来把他按到地上。

曹回看到这一切没有说话。

那个像木偶的人急忙的拿出腰带给顾科连。

“大哥,这个好用。”

顾科连接过腰带说道:“小子,每个监号的规矩不同。”

正在这个时候老秦探监。

“别闹事?”

顾科连急忙放开年轻人,他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我们闹着玩那?”

年青人挣脱他们的手臂从新上了上铺。

老秦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指着那个年青人说:“这是你母亲赶了两天的路给你拿的馅饼趁热吃了吧?这个天气一会儿就坏了。”说完老秦就走了。

顾科连看着老秦走了!他笑嘻嘻地对曹回说:“大哥,你先吃。”

曹回坚定地说:“我不吃。”

顾科连和他们拿起馅饼吃了起来。年青人从床上如闪电的速度跳了下来他一口咬在顾科连大脖劲上。顾科连痛苦的大声喊叫着,他脖子上的一块肉被年青人咬下来。年青人面带凶光那块肉在他的嘴里蠕动着滴着血,在他的嘴里打个转就咽了下去。

其余的两个人都吓傻了;那个木偶人都吓的哭了起来。

顾科连倒在地上痛苦的喊叫着打着滚。

老秦带着两名警察赶到。微笑依旧地说道:“你们真的不让我省心啊!”

他给身边的警察使个眼神,他们把顾科连带到卫生队。

“跟我走吧!”老秦像宰猪似的把年轻人拉了出去。

年青人被绑在强光的灯底下大草原上的飞虫在他的身上吸取着血液。

清晨狱警把他送回来的时候。曹回已经不认得这个人了。曹回把他扶到自己的床上,年青人身上全部是大大小小的包有的地方还流着血。监号里就剩他们两个人,其余的人出去干活去了,看来只有他来照顾他了。

“你别用手去抓,这样容易感染。”曹回警告年青人。

年青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手停止了抓挠。曹回用清水帮他清理一下背上的蚊虫留下的口水,但效果不是很明显。曹回起身出去到卫生队去取消毒水。整个监狱十二区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他推开卫生队的门值班室里没有人值班。走廊里很安静,他在一个手术室里听到两个人窃窃私语。他很好奇的向里面看了一眼,两名男医生证在解剖一个男人的尸体。顾科连的人头挂在一个铁钩子上,两个男医生正用锋利的刀在顾科连的身上割肉整个尸体被鲜血染红了。曹回听到脚步声音急忙跑到女卫生间。他听到走廊里的谈话。

中年男人的声音,“把他的肉送到厨房,晚上给囚犯做红烧肉。”

男医生说道:“科连集团那边怎么办?他们会向我们要人的?”

“你只负责我的任务,至于科连集团的事情不是你要管的问题。”

男医生:“1227号这次让他怎么死?”

“还有19天那?忙什么?”

曹回几乎停止了呼气,生怕自己的呼吸让他们听见。也许是他怕被发现或者没有勇气再听下去。卫生队的门口有监控器,但是因为这一天停电,维修设备,所以曹回逃过一命。曹回一路上忐忑不安地四处张望。跑到监号的门口他才松了一口气,看来监号里比较安全。他轻轻地推开监号的门,他很吃惊地看着女护士正在给年青人处理身上的小伤。他定了定神,尽量不让她看出自己心里的不安。女护士还是带着口罩。女护士用刀轻轻地在年青人背上把被虫子咬起包的地方隔开。曹回想到刚才在卫生队的一幕,他干哕了一下,急忙跑到门口自己的苦胆快要吐出来了。

女护士拎着药箱出来说道:“有那么恶心吗?”

曹回直起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在洗脸盆里洗了洗脸,也许是恶心让他们忘记了卫生队里的恐怖。他又喝了一口水,簌簌嘴里的残渣。他对躺在铺上的人说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一年。”年青人带着痛苦的回答。然后他慢慢的坐起来,“我叫华蒙?你那?”

“曹回。”

“你是怎么进来的?”

曹回没有说话。

华蒙好像是很久没有人和他说话似的,他又继续说道:“我在38军当兵老婆在家里和别男人鬼混。我把那个男人打残了。”说完话他气愤的用拳头把床板砸断一截。

曹回插开话题:“这里经常死人吗?”

华蒙冷笑了一下,“是的。1227号没有活过一个月的。他们说这是咒语,我是不信。”

“你信什么?”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存在,但是咒语吗?”华蒙停顿了一下,望了望窗外很警惕地说道:“这里一定有鬼?”

“有什么鬼?”曹回吃惊地问道。

“你到30天的时候你就知道了。1227号?”华蒙嘴里小声嘟囔着。

曹回不知道该信任谁看来要想保住命还得靠自己。他比以前更加的消瘦了,这几天他都没有睡好觉总觉得窗外那个毛茸茸的眼睛盯着自己。虽然老鬼疯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双眼睛,但是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他躺在上铺上,眼睛盯着雪白的房顶。思索着他们为什么要杀掉1227号犯人是制造恐慌吗?还是为了实现那个荒唐的咒语。他们会有什么方法杀死自己,他会像顾科连那样死去吗?想着每天碗里大块的肉在嘴里翻腾着那是一具具活着的尸体。他又而恶心一下肚子里却什么也吐出来了。说真的他不想死这里,他不想不明不白地成为这个咒语或者这个传统的牺牲品。但是现在他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止这个事情的发生,就算是自己知道怎么死又能怎么样?他没有想到,从另一个恐怖的地带逃出来却走进他们事先挖好的坟墓。想到这里他视乎明白了,蒙古包里失踪的人想必和这个监狱有关系吧?但他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是国家的监狱不会有什么人为操作的。这里死了人怎么向上边汇报那?他们是谁?他们隐瞒了这个监狱什么秘密。一连串的问号使他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之中。

晚饭。曹回看着碗里的肉没有吃。顾连科那两个手下倒是吃起来津津有味的。他们要是知道这个肉就是顾科连得,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举动。

曹回劝华蒙别吃肉,但是他没有听把从食堂拿回来的菜全部吃的精光。没有了顾科连那两个蠢得像猪的手下也老实了很多,也许等不了几天他们都得进入这个监狱的餐桌成为这里犯人可口的美味。那个像木偶的人像个哑巴什么话也不说。至从曹回来到监狱他就整天的抱着一本破烂的封皮的书。天天的看有时候在神情凝重的望着窗外思考着什么?

“你叫什么?”华蒙大声的问道。

那这个家伙急忙的放下书像个军人似的站着笔直地回答到:“孙子仁。”

“犯了什么事情进来的。”

“偷——,”孙子仁很不好意思把下半句耶了回去。

“偷什么?”华蒙好像很感兴趣。

“偷女人内裤。”

华蒙笑着看着他们。华蒙笑着的时候扯动身体的伤口神经使他的嘴咧了一下。

曹回坐在床铺上像看戏一样。

“你们两个是科连集团的吧?”

两个人急忙点头,一个胖子走上前来说道:“我叫周易,他叫李福”

“你还起个好名字啊?”华蒙看着他们胳膊上的刺青说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来的。不要告诉我你们犯了什么事?以你们集团的实力你们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他们相互看看没有吭声。

“怎么?你们想死在里吗?”

两个人脸色用红变白,他们看着曹回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不说,他们也许真的要活活的被这个身手不凡的人打死。

李福说道:“我们来这里找宝藏的?”

“你们真是消息灵通啊!”华蒙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回头看着曹回说道:“曹大哥,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曹回站起来看着他们几个人说道:“不管这个宝藏是真是假,但是要是想活着走去我们必须合作。”

听到曹回说完话,他们几个人都沉默着。因为他们知道在有十多天就是曹回的死期了,和他合作那是自己找死。华蒙很爽快的答应了。孙子人,周易,李福,他们也都勉强的答应了。为了能使他们一心一心跟着他合作。曹回把顾科连得死告诉他们。他们听说后,他们吐了有一个小时。华蒙很轻松地说道:“不就是人肉吗?为了生存不得这样。”华蒙是38军警卫团的侦察连长,比人肉还难吃的肉他都吃过,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太平常不过了。为了把这个监狱的幕后人查清楚,他们开始计划着能活着走出这个地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