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成吉思汗 第一卷:草原惊魂 第二章:囚地萤飞思悄然(上)

今年结婚又没我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size][/URL] 曹回带着四只牧羊犬惊慌的奔跑在大草原。月光之下的夜晚像鬼影子似的在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回头望去空旷的草原,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似的。天空中乌云已经散去,明朗的星辰可见。草原上的小昆虫借着月光在身边来回的飞舞。他坐在草地上望着不远处一座不大的小山丘有着依稀的灯光,他思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7.html


曹回带着四只牧羊犬惊慌的奔跑在大草原。月光之下的夜晚像鬼影子似的在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回头望去空旷的草原,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似的。天空中乌云已经散去,明朗的星辰可见。草原上的小昆虫借着月光在身边来回的飞舞。他坐在草地上望着不远处一座不大的小山丘有着依稀的灯光,他思索着是蒙古包的游牧民吧?他心里这样的想着。牧羊犬一阵的狂叫着——。曹回想身后望去不远处,几只熟悉的身影向他们走来。是狼,四只狼正慢慢的向他们合围过来。他急忙的站起来身边没有可以防御的工具。真是祸不单行,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他先发制人,希望可以冲破狼群的防线。四只牧羊犬和四只狼撕咬起来,他用脚揣着一只恶狠狠的狼,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和狼这种凶猛的动物拼杀。这是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他瘦弱的身体在月色的照射下显得很灵活。身影在草地上不停的晃动如同皮影戏里的皮影人。他和狼拉开10米的距离,他们和它们各自寻找对方的破绽。狼看出他们的疲惫,它们决定吃掉他们。曹回的腿部受了伤了血和裤子黏在一起,疼痛让他呲牙咧嘴的哼着声音。四只牧羊犬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伤,皮毛被狼咬得皮无完肤。狼狂叫着,气喘吁吁地接着头,它们在商量对策。曹回还是忍着腿上的疼痛站了起来,这样可以壮起牧羊犬的士气。第二回更加的激烈,狼群视乎更加的凶猛。撕咬声,惨叫声,在这个空荡的草原上回荡。周围的草地全部染红了血,还有到处可见的皮毛。20多分钟的相互撕咬,最后四只牧羊犬已经全部战亡,应该是悲壮的。四只狼,有三只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地上,看来也活不成了。曹回看着打着颤的狼,他苦笑了一下,这就是低估对手实力的下场。狼视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它还是没有退缩。狼向他扑来,此时曹回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心里准备。他心里想到:我们同归于尽吧?曹回几个回合下来占据上风骑在狼的身上。他已经筋疲力尽了,用仅有的一点力气喘着气,狼在他的脖子上扯下了一块肉。曹回痛苦的喊着。他急忙用另一只腿把狼压在身底下,然后紧紧地抓住狼的头部往地上磕,狼哀号着,但是此时任何的求救已经没有用了。因为这里从来就没有过善良,只有杀戮。同情、怜悯、那是和平使者的事情,他处理要他命的凶手。没有错与对,没有公平与否。他看着狼的头已经没有了模样,双手沾满了狼的血迹。狼是无辜的,牧羊犬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他拖着血流不止的腿把它们的尸体聚到一起,他倒在它们身边。他是胜利者,不,他没有什么胜利的喜悦。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快要流完了,他没有因为失去生命而憎恨这些狼。是他闯入了它们的领地,他在不去想什么了!他紧闭双眼。

第二天早上,监狱外的犯人正在操练如同部队一样规范。

太阳光照射在监狱卫生队的窗户上。一只灰色的苍蝇飞了一个早上,鼓着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它视乎以动物的特有的生理机能躲避黑暗,冒着的追求光明;扑向光明是动物的本能,但往往不知光明的边缘藏伏着黑沉沉的陷阱。

昨晚的厮杀惨叫还在曹回的耳边回荡,他摸透记忆之门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明晰的痕迹。人就是脆弱的东西,只要呼吸停止,生命就终止了。就像一个石块投进水里那样,微微的激起小浪便完结了。

他睁开淤血的眼睛,应该庆幸还好自己还活着。

“你很幸运!”老秦笑着说道。

他起了起身把眼睛睁大些,但有些疼痛。他看到一名穿着警察衣服的老头。

他放心了很多,他也不想回到那个可怕的草原了。

“监狱就你没有来报道了!1227!”

老秦漫不经心的说着。

他没有留意老秦说的话。他看看窗外的环境不错这就监狱。外边的几个囚服服刑人员打着篮球。

“换药了!”进来一名女护士大声的喊道。她把药盘子叮叮郎朗的扔在桌子上。

老秦很知趣的起身出去了。

女护士蒙着嘴好像她在给一个有传染细菌的人换药。但还是可以看清楚她的轮廓,一脸的彪子肉,眼睛快要长死了。还好她的嘴被口罩包裹着要不一定可以吃人。

“现在没有麻药了你挺住了!”女护士用镊子把腐烂的肉皮全部从他腿上拽下来。

曹回咬住牙咧着嘴。他想起那只死去的狼,也许和自己感受一样疼痛吧?

曹回看看地上筒里带有血迹和黄色浓药棉不时地恶心起来。他干哕了几下。

女护士看了看他。嘟囔着:“习惯就好了。”看样子她是经常处理这样的事情。

曹回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好?”

女护士直起腰不耐烦的说道:“夏天不容易好。”

曹回的腿包扎好了。

老秦才眯着笑了走进来,坐在他的身边像一个父亲。

“我想了解一下在草原发生的事情。”

曹回愣了愣眼睛盯着老秦。老秦有些不自然心里有些发毛。

“你想知道什么?”曹回说道。

老秦保持慈祥的微笑地说道:“八名武警和四名罪犯的事情?”

“你们也知道他们失踪了吗?”

“对!”老秦没有多说,他想让他多说。

“他们在蒙古包里失踪了。”

老秦看着他,“就这些吗?”

“就这些?”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你既然已经知道他们失踪了——,”

“他们和我们联系的时候,信号突然的中断了我们寻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他们。只是在蒙古包附近看到了吉普车,解放车卡车现在还没有找到。”

老秦喝了一口茶水,又笑着说:“1227,为什么你没有失踪?为什么你活着?他们去了哪里?”老秦停顿一下,“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他们在蒙古包里面失踪了。”

“你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吗?”

“没有。”

“你在哪里?”

“我在外边。”

“他们进了蒙古包你为什么要在外边,或者你知道蒙古包里有危险吗?”

曹回没有回答老秦的话。他想着自己说的话,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是啊!自己为什么活着那?

老秦笑了笑慈祥的面孔依旧。“说说你,他们失踪了你做了什么?”

“逃跑。”

“可惜你没有如愿。”

曹回再也不想回忆草原的事情了。他闭上眼睛。

七天后曹回的伤口好了。他不能在监狱里的卫生队里呆着了。老秦带着他走出卫生队。一边走,一边介绍这里的规定。对于前几天的谈话,老秦没有提起。

“这个监狱分十二个监区,共有1227名罪犯。”他有指了指前面的监区,“你分到十二区008号房间。”

监狱的围墙并不高也没有岗楼,他可以看到外边的草原。大门口有两名武警手持冲锋枪,威武的站立在门口的两侧。

“这里没有人逃跑吗?”

“你在外边的人都逃到这里来了?你说这里的人还想出去吗?我和你说吧,这里方圆500公里都不会有人烟的。”老秦弄了弄苍白的头发。

“这里一定有特殊的规定,或者监狱为什么建在这里?”

“这里犯人永远保持着1227名,这里没有逃跑成功的记录,这就是这里的特殊。”

曹回不解的问道:“我来的了,1227号可以出狱了。”

老秦没有说话好像他说话就要说出1227号的秘密。

曹回被关进了十二监区的008房间。他一眼就认出那个光头的家伙。光头向他笑着,很友好的和他打个招呼,“你命真大啊!居然还活着啊!哈哈!”

曹回冷冷的回答。“你不也一样吗?”

“我可听说这里的1227号——”

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急忙打断光头的话,“1227号,你的床在这里。”他很殷勤的帮助他整理床铺。对于这样的招呼,他有些不太习惯。他以前听说进监狱可要被这里的人一番的折磨。而今天的待遇会是有什么意图吗?

光头看了一眼监狱献殷勤的老者,“老不死的,你给我滚远点。”

光头走到曹回的身边,看着他发黄的脸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块牛肉说道:“曹哥,这是我的一点敬意,你补补身体。”光头摸摸自己的头,“曹哥,我叫顾科连。”

“你叫装可怜多好?”

曹回的这句话引来了几个号子里的人一阵的笑声。

顾科连用很严肃的眼神看着他们。顿时没有了笑声,光头已经成了这里的老大。

如果顾科连对自己尊敬是为了他说的宝藏,但是那位老者为什么殷勤那?1227号,这个数字在他的心里打着问号。老秦也是在这个1227数字上打断谈话的。顾科连也是不愿意说出1227有什么的名堂。

“你是怎么进来的?”

顾科连笑着说道:“曹哥,我是按照你的指示进来的。”他又偷偷地说道:“这里的人我都熟,我们领导说了只要找到宝藏我们平分。”

曹回没有说话,他蒙上被子睡觉。

顾科连,对四个犯人说道:“大哥,睡觉了。你们不准出声。”

说完话他坐在床铺上,一个瘦小的人给他捏背部。这个人的头像木匠一不留神在脸上削了一刀。

晚上开饭的时候,他们集体去了食堂。他看着这个监狱的建筑有些事古老的土墙的痕迹。十二区分八卦的形状建设的,他不明白建设者的意图。八卦也许要镇住什么冤死的鬼魂。他们和军队管理一样,每个监区一个食堂,每个监号都有一个名武警带队。在打菜的时候,他的碗里明显要比其他犯人碗里多了很多肉,也许是照顾新来的囚犯或者他比较瘦弱。

这些几天,顾科连一直提宝藏的事情。曹回只有敷衍了之,但是这个不是长久的办法。他嘴这几天起了很多的血泡嗓子也发炎了,说话对于他来说就是痛苦。他要是不解决宝藏的问题,他也许要死在顾科连的手里。他从侧面了解到顾科连身后是一个很强大的黑社会集团主要是从事文物走私,盗墓,寻觅宝藏,开采金矿,以他的实力无法和他们抗争。他坐在监狱的篮球场地想着他自己的人生竟是如履薄冰。他几次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几次的离奇事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解释。

他萎靡低着头,他明白顾科连一伙人忍耐是有限度的。当这个限度到了底线就是他的死期。他至从经历那些恐怖的事件,他也没有打算活离开这里。

“1227?”同号子的花白头发的老头小声说道。其实他只有四十多岁,在监狱的人,没有一个不老的主要是心灵深处的作用缘故。

曹回没有抬头,嗯了一声。

“我明天就要出狱了。”老头笑嘻嘻地漏着黄黄的牙齿说道。

“你叫什么?”

“你叫我老鬼就行。”老头坐在他的身边望了望周围,“1227,你知道这个号代表什么意思吗?”

曹回立刻精神起来急忙的问道:“什么意思?”

“我和你说,1227号码的人就没有活着走出这个监狱。”

曹回怀疑的看着。

“我来这里六年了,真的,没有一个活走出去的。”

“他们都是怎么死的?”

“死法很多,比如说前一个是——,”他们身边走过一个人,老鬼停止了说话。

那个人走过去之后,曹说道:“这里的人没有和我计较什么?因为我不久就会死在这里?所以多道很多的照顾是吗?”

“像你这样的弱不禁风得身体要是没有这个1227号你会被这里的人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老鬼叹息着是替这个将要死在这里的人感到惋惜。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鬼摇摇头。

“怎么?对个要死的人——,”曹回停止了自己的言语觉得很丧气。

老鬼看着了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

“你说吧?”老鬼觉得应该给他家里传个口信。

“你家是什么地方?”

“呼伦贝尔的。”

“你是本地人。”

“嗯!”

曹回站起来想了想。

“你家要是远的话我也能把话传到。”老鬼诚恳地说道。

“你知道蒙古包里十多个人失踪吗?”

“这里的武警带我们都出去找过。这里失踪几个人都正常的事情。”老鬼毫不在乎的说道。老鬼又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来这里的人,可不不是完全为了服刑的。”

“你怎么知道?”

“顾科连。他是有目的来的,至于是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

曹回没有说话,他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想比他也是有目的而来的吧?

“我和你说吧?这里有一座价值连城的宝藏?”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老鬼笑了笑把烟头掐掉在地上黏了黏。“这里500公里都没有人烟要不进这个监狱,来这里的人都会被这里的不明动物吃掉。”

“你是趁着外出干活的时候寻觅宝藏吗?”曹回继续问道。

“我外边也有人,我们是单线联系的。”老鬼无非就是想在他的口里得到自己有价值的东西。因为顾科连一直和他走的很近,老鬼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1227号一定和这个宝藏有关系。

曹回觉得眼前这个人,比顾科连还要可怕。看上去很朴实的一个人,内心深处却藏着阴险。他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也没有逃避什么?想比在这个老鬼面前他也逃避不了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