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日酋野坂司令盘踞仙桃,国民党军128师退驻沔城,敌我对垒,常有战事。仙桃的日军扬言要“三光沔阳城,掘土深三尺”。 128师师长王劲哉在陈友谅故居设下司令部,召集了沔城的士绅16人成立了一个兴革委员会,会长唐星陔,还有赵义新等。 兴革会在沔城玄妙观内成立的一天,一行人参观了陈友谅故居,又沿城垣而游。城脚下,几处赑屃驮碑,栩栩如生;古庙旧坊,间有闪现;馆阁行台,毗邻交错;孔圣庙堂,飞椽挑檐;马超祭庙、武侯书" name="description" /> 千年古城沔阳城被烧全过程 – 铁血网

千年古城沔阳城被烧全过程

伊人雪 收藏 0 1208
导读: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1940年,日酋野坂司令盘踞仙桃,国民党军128师退驻沔城,敌我对垒,常有战事。仙桃的日军扬言要“三光沔阳城,掘土深三尺”。 128师师长王劲哉在陈友谅故居设下司令部,召集了沔城的士绅16人成立了一个兴革委员会,会长唐星陔,还有赵义新等。 兴革会在沔城玄妙观内成立的一天,一行人参观了陈友谅故居,又沿城垣而游。城脚下,几处赑屃驮碑,栩栩如生;古庙旧坊,间有闪现;馆阁行台,毗邻交错;孔圣庙堂,飞椽挑檐;马超祭庙、武侯书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1940年,日酋野坂司令盘踞仙桃,国民党军128师退驻沔城,敌我对垒,常有战事。仙桃的日军扬言要“三光沔阳城,掘土深三尺”。


128师师长王劲哉在陈友谅故居设下司令部,召集了沔城的士绅16人成立了一个兴革委员会,会长唐星陔,还有赵义新等。


兴革会在沔城玄妙观内成立的一天,一行人参观了陈友谅故居,又沿城垣而游。城脚下,几处赑屃驮碑,栩栩如生;古庙旧坊,间有闪现;馆阁行台,毗邻交错;孔圣庙堂,飞椽挑檐;马超祭庙、武侯书台、狄梁公问政处、皮日休行吟 ,均显典雅、古朴……


“这是一座瑰丽的古城呀”,王劲哉手指城下,发出嗟叹:“它显示了中华民族的高度文化。唐委员长,贵城堪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呀!你可知道沔阳古城历史上出生过多少名人?”


唐历数辛亥老人及民国将领。王劲哉摇头微笑:“不蹈袭前人,不尾附平庸,才称得上是名人!从整体来说,当一个军队的将领并算不了什么。请问,这玄妙观是何来历?”唐委员即答:“乃元末农民起义领袖陈友谅之故居。他反元,戎马生涯十八年,旌旗万千,转战大江南北……”


王劲哉听到这里,大声叫好:“他令我折服、钦佩!为什么选定在这个地方成立兴革委员会?你看,陈友谅以驱逐异己、拯救汉民族为己任,与我们今日抗战,其意义相同。这座玄妙观,光彩照目!我王劲哉能顶得上半个陈友谅么?”唐星陔与几位士绅异口同声回答:“师长竭诚励精抗日,上合天意,下应民心,定能光复中华,岂止顶半个陈友谅。”王劲哉的天庭闪着亮光。


他们下城阶,经古柏门,进入望江楼酒店。楼壁上,雕龙画凤,古色古香。”他们在这里宴饮品鲜。宴会时间进行得不短了,王劲哉掏怀表一看,脸色突变,方才那种乐天派气氛一扫而光,他手握酒杯站立起来,郑重地说:“各位委员,本师长感谢沔城父老的盛情款待。今天,兴革委员会成立,不能徒具虚名,须见成效。应为兴一二八师之师,革陈腐、媚日、恐日之弊而尽心尽力。为了抗战最后胜利,共干一杯!”。干杯后,皆按原位坐下,他却兀自不动,继续说道:“仙桃弃守,绝非沦陷。咱一二八师的路长得很,绝不以沔阳古城为终点,还要西进,尔后东进。沔城是咱师中间站,距仙桃颇近,这是优势。但同时,可能受到仙桃日军轰炸或作为其进驻目标,成为敌人理想的战略城镇。因此,必将发生争夺战。为保证沔城人民生命安全及一二八师战略转移,现在决定,实行焦土抗战——彻底烧毁沔城。”众人一听,脸色大变。尽管兴革会成员们跪地求饶,但成命难违。委员们掺掺跌跌、失魂落魄地下了望江楼。


腊月底,即有士兵持枪驱逐城内居民于四乡,号啕之声,隐约可闻。黎民百姓,无奈地走出房屋,肩挑背扛,扶老携幼挤向城门,缓步出城。燕雀尚知恋旧巢,庸人怎忍弃家园。人们一步一回头,向天问:茫茫荒原家在哪,抛尸露骨向何方?往年的除夕夜一片欢乐,如今全城一片死寂。


中华民国三十年(1941年)正月十五日傍晚,驻军陈团长按王师长命令,带领几百名士兵,提煤油,举火把,从东门出发,从城里到城外,分头挨家挨户点火。霎那间,满城火起,火舌上窜,火焰飞腾,先是化作一条条火龙,继而汇成火海,毕毕剥剥,轰轰隆隆,墙倒屋塌,巨响声声。五门守兵,乘势泼油,抛掷炸药,扫射机枪,使火龙更猖獗,使火海更汹涌。可怜千年古城的十字街、东门街、南门街、西门街、北门街、上关街、下关街、漕河街,江北街、七里城街、红花堤街、鹅翅膀街、浮桥口等等几十条街道无一幸免,无一所建筑物保留。连烧三日三夜不止。第四日,天下大雨,淋出堆堆瓦砾,处处断墙。有好几处仍冒青烟。此时,日本人并不善过,余烟未尽,鬼子们又来洗劫了……


沔阳城,在日寇的炸弹声里遭毁,在王劲哉焦土抗战的火光中焚灭,从此变为废墟。沔城人民失却了赖以栖息的房舍屋宇,失却了赖以谋生的经营门面和美好家园。殷实人家全都逃走异乡,另寻生路。穷困人家只得沿门乞讨,唱着“身背三棒鼓,逃难走四方”了。解放后,据有关信息表明,全国二十九省市中都有沔城籍人的后裔。少数没走的人就只得忍受蹂躏,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



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之后,兵进中原。1938年武汉失守,9月,国民党郭忏部西撤向宜昌,路经沔阳城。武汉难民随即涌向沔城,人心惶惶。时日寇侦察机发现郭忏部目标后,天天到沔阳城盘旋低飞,他们以为此城区域大,建筑物多,郭忏部会驻扎休整(其实郭忏部并没有停留,早已远遁了),于农历九月三十日,派出20余架飞机,轰炸沔城。


上午8点多,沔城街上热闹非凡,商贾大户正开张经营,各摊点业都在招徕顾客。那挑担的、提篮的、卖柴的、卖菜的、贩油的、贩米的、打货的、采买的,还有爱国学生街头演讲的,真是人海茫茫,熙熙攘攘。人们做梦也没想到,在一片祥和气氛中的沔阳城会有灾难降临。突然之间,天空中传来了嗡嗡的飞机轰鸣声,人们来不及观看,就听见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人们头一次亲历飞机投炸弹,吓得惊惶失措,四处躲藏。在家里的往桌下钻,柜里钻,床下钻,有地窖的钻地窖,没地窖的连炉膛也钻。而在街市上抛头露面的就惨了:有的米贩子想躲怕失财,有的卖柴郎想躲无处藏,有的只得在惊惶中丧身,有的在乱窜中毙命,有的眼睁睁挨枪,有的活生生挨炸,有的被塌倒的墙压死,有的被炸飞的砖木石块击死撞伤。玉带河里飘着浮尸,莲花池畔躺着死尸,许多牌坊上溅满了血污肉浆。到处是喳喳哇哇的人群,到处是哀哀戚戚的哭泣。刹那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满耳都是呜呜的飞机轰鸣声、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轰隆隆的炸弹爆炸声。惊悸,恐惧,撕心裂肺!那呼儿唤女,寻夫觅子,哭爷叫娘的惨象目不忍睹,耳不忍闻。


这次轰炸,历时两小时,投弹190余枚,硫磺弹30余枚,机枪不停扫射,到处弹痕累累,无法计数。后有人追忆这次轰炸,开始三架次,接连又是三架次,以后象乌鸦飞满天,估计20余架。第一、二颗投下的是燃烧弹,先投龙家湾,再投头天门。这是一条最繁华的街道,两头起火,形成堵截之势。那飞机一般是盘旋低飞,有的能够擦到屋脊,只要一俯冲,就是沔城人的灾难,那机枪就会响起来,而且射击非常精确。


第一颗炸弹,炸的是龚万泰商行。这家除老板龚良智外出讨帐和妹妹新嫁未归而外,其余家人祖母、老婆、儿子、雇员及武汉来投亲的一家计十三人,全部丧身。


定家面馆幸存的只有祖母和外出串亲戚的孤儿定光栋,其父母叔父均被炸死,有食客两桌,无从记得姓名,计有15人,其祖母是躲在谷囤里保命的,邻里帮忙捡点时发现了,拖出来已呈死样,全不省人事。


联保主任马楚侠因在户外拉钟报警,来不及躲避,藏在斑茅丛中被机枪射死。曾永康药店老板、管帐先生、徒弟共死5人。邵德昌药店管帐先生纪金海和烧火的陈师傅在炸弹中丧身。王永昌广货店死了老婆、管帐先生和徒弟计5人。


杨崇茂大杂货店死了许多米贩子,叫卖的,采买的,共有数十具尸首,无法录下姓名。有一个米贩子,是淤家渡人,肠子被炸出来了,还向前爬,爬到官粮桥才断气。米贩子中多是施家港、胡卢坝、莲子口、谢仁口、颜家塔、门闩头人。


马家酱园被炸死了10人,吴家饭店的30名食客正在吃饭,一枚炸弹正好落在餐厅中间,全被炸死。江北村周则贤父母三人向北门方向逃跑,被机枪射死。笔铺老板刘昌元被炸死时,杨家大老爷因被炸倒的镔铁棚压倒而保命,后被搜救出来。


城内重点炸了衙门、十字街,有七人被困在屋里烧死。陶家台有一位老太婆钻到炉膛里闷死了。其他地方被炸死的人,有的头开了花,有的腿子飞到树杈上,有的人头搁在竹林里,李顺遂是在七里城被炸死的,她哥哥李顺救、李顺来为她立了碑,上书“李顺遂之墓,被日机炸死于戊寅年(1938年)九月三十日。”日机炸死中国人,这是彻头彻尾的侵略行径,公理何在?后有好事者清点弹坑,城里城外,计190余炸弹坑。有两枚投在清真寺附近和准提阁门前的没有爆炸。五座城门均被炸毁,许多牌坊也炸毁了。毁房屋300余栋。仅一条下关街上炸死300余人,伤者不计其数。其他地方,没人计算。时至今日,仍有缺膊断腿断手身上存留弹痕者多人。城内城外,陡起增加几百座坟丘,繁华都市成荒塚,铁板石人也心酸。悲惨气氛笼罩着古沔阳城。


隔了两天,农历十月初二日,日军又遣10余架飞机狂轰滥炸一整天,投弹40余枚,炸毁房屋20余栋。这一次,人们虽然有所防备,但魏家横堤麻林里,还是有不少人倒在血泊中。到己卯年(正月初五日)日机又来轰炸,三个抹牌玩的老婆婆全被爆响的炸弹声震死了。从1938年9月三十日起至1941年日寇占领沔阳城的过程中,不知轰炸过多少次,人们已无法统计,各自只管逃命要紧。沔阳城人口骤减,已呈“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凉景象。这是日本军方向天皇汇报的“功劳”,这是日本国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1941年,日寇占领张家沟,野坂司令率部进逼沔阳城。他们先用炮弹轰炸,从侏儒方向,从汉川方向,从应城方向,象遮天盖地的蝗虫,扑向沔阳城。他们边走边打,猫腰前行,弹向建筑,无一虚发。入城了,迎接日寇的是一座空城。城内无房可住,就屯扎在上关、七红残剩的房中。他们驻扎的地段叫日化区。在日化区内,日军奸掳烧杀,无恶不作。他们天天下乡寻找花姑娘,劫掳鸡、鸭、鱼肉等生活用品。红花堤有一名叫孙姣的女子,被日军看见,公然调戏:“花姑娘的!”即指手画脚地追赶,追逼到莲花池畔,女人下了水,他们仍呲牙咧嘴,直到女子游到池中沉没毙命。王河村二组的江海涛刚回到家里,正看到三日本军人对其小女施暴,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间生,冲进去将一兵士掀翻在地,三兵士即用军刀将江海涛腰斩成两截。有一次,日军几哨兵截住一女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发泄兽欲。惨无人道,莫此为甚!江北有一青年李家发,无事到外面走动,被日军哨兵当作“敌探”追赶,一直追到自家,躲在漆黑的房中纹帐后,日本士兵用刺刀在屋内房中到处刺戳,这士兵因顾忌自己断了帮,心内惊惧,未敢久恋,幸运地保存了一条命。陶家坝有国军正组织民工修建工事,日军突袭,用机枪扫射,打死民工50人。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青壮男人不敢露面,年轻女子脸涂黑炭劳作。人们在心底呼唤:“这是什么世道啊!”。


此其间,日本军方也在设法笼络和欺骗人民。有一天,日军官木村特意从通海口到沔城,假托清沔城名士陈岳生先生书写屏幅:“秦皇扫六合……”借以炫耀日军武力。陈略加沉思后,即提笔书写,文字却只占了屏幅的一半,木村即问何意,陈即挥笔书写:“借问东瀛博学士,经济提携是否真?”用以嘲讽日本军国主义。


压迫愈盛,反抗力愈强。人们在忍无可忍中,有的从军,成了一二八师战士,有的投奔了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胡芦坝、施家港一战,一二八师用地道工事与日军周旋,激战七日七夜,将河野司令指挥的四万之众兼以飞机大炮坦克攻坚,尽管我方伤亡惨重,敌也抛尸1405具,其中佐级军官百余名,有地址记载的日军士兵200余。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这是走投无路的中国人民对入侵者的抗争。侵略者虽有罹难,也是死有余辜!


本人是沔城人,qq1278232207愿同城人加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