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梅[影子军团]

原创稽查 收藏 9 259

桌上放着一盒红梅烟。记得买了很久了,我很久都不抽这样的烟了,妻子告诉我如果实在戒不掉的话就抽好一点的烟。毕竟焦油和烟碱含量低一点,我理解妻子的心情,但之所以会买一包红梅烟放在桌上,只为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红梅。

红梅是去年单位与艾滋病人联谊的时候认识的一位小姑娘,准确的说她得管我叫叔叔,但可能由于她之前职业的原因,逮谁都叫大哥,所以我默认。在我心里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跟一个艾滋病患者交朋友,说实话在遇到红梅之前我很鄙视这些艾滋病患者,我感觉他们是这个社会的毒瘤,他们的一些举动很可能让更多的人染病从而导致死亡。但遇到红梅后我发现我错了,且错的是那么的无知。

红梅是去年三月份被查出艾滋病阳性然后遣还原籍的,之前她从事的是皮肉生意,我十分不想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她的职业,但怎奈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不过红梅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她说自己少不更事的时候便被同村的小姐妹骗着去了外地,然后在别人的逼迫下从事了这样的行当,至于何时染病她无从知晓,用她的话说每天接这么多客人哪有可能记得这么清楚,而如今唯一歉疚的就是她是否让更多的人染病。可能很多人会对她的歉疚表示不理解,但从她的眼神中我能读出她的真诚和愧疚。

去年似乎也是在这个时候,单位出于对社会的责任感举办了一次与艾滋病人的联谊,说是联谊其实就是为了体现这个社会的和谐而已了,具体也不想往深了说,毕竟现在的网络太过于发达。但即便就是这样的活动在如今来说都已经很少了,我很不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有些部门连作秀的时间都没有。

红梅是那场联谊中最出彩的人之一,她歌唱的很好很会带着别人唱。单位的很多人虽说之前上过艾滋病专题课,但总还是有很多人不放心,联谊中多次陷入尴尬,红梅倒是很开朗的跟大家有说有笑的。不过从她那爽朗的笑声中我听到更多的是尴尬和无奈,她说之所以会看的很开是因为我们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些过客而已了,即便是每天都有联谊那又如何呢?谁又能替她承受一点我们都不知道的痛苦呢。

红梅跟我说她并不在意别人说自己是个艾滋病患者,她说所有的艾滋病患者其实在内心中都不害怕这些,因为自从知道自己患病的那天起他们随时都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我宽慰她说或许随着科技的发展艾滋病还是应该能根治的。她苦笑说或许吧,也希望能这样。她说自己知道艾滋病无药可救,但她只是想用她的一切来告诫更多的人一定要珍爱生命不要误入歧途。这句话听完后我忽然对她有点肃然起敬了,面对艾滋病我们这些健康的人能做的有多少呢?我们做的又比这个患病者多了什么呢?

红梅说当时查出的时候她出奇的冷静,每次她接客的时候都会用自己不是很干净的内心去祈祷自己千万别染上什么病,但同时她也知道这样的祈祷无非就是一种心里安慰罢了。所以她会冷静的面对现实,她告诉我她根本不可能等待病痛折磨自己到死,她一定会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她并不想让家人看到她瘦骨嶙峋的样子,甚至她在家的时候总喜欢装作跟没事人一样的帮着家人做这做那的,当然她也说如果时间长了能习惯这样的生活的话或许她会坚持下去。我想劝她要坚强什么之类的话,但话到嘴边我忍住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左右她的生活,但我明白一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我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红梅最后问我一个问题,她说像她这样的人死了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我一时语塞,倒是她笑着说其实在哪里不都一样吗,都是吃自己的,活自己的,死自己的,受自然也是受自己的。我更加语塞了。

红梅并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不知道单位处于何种考虑也不允许我们与他们互相留下什么联系方式,时隔一年对于很多当时参加联谊的人都不得而知他们如今的境遇。红梅亦是如此,或许她已经像她说的那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吧,也或许时间会让这个算是有思想的女孩改变什么,亦或许时间会让她变的更加焦躁不安从而过早的结束自己。但我相信不管是在天国还是在地狱亦或是在人间她都会像自己说的那样吧。

红梅烟依然放在哪里,不知什么时候我会想起来抽上一根。或许我用这样的方式来记住她是我的错误,或许我应该忘记她,我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同样她也不过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如果她还活着那我祝福她,如果她死了我依然祝福她,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地狱亦或许是人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