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殇 正文 5

外号老猫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size][/URL] 龚彪和秀鹃的事在盘山镇炸开了锅,有的说龚彪只是垂涎秀鹃的身子,等玩腻了也就一脚踢开,有的说秀鹃不知天高地厚,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秀鹃每一次到镇子都是低着头,匆匆往前赶,看到喜好咬舌头的妇人,大老远就躲开,像遇到瘟神一样。龚家老爷子一直没发话,可那五房却闹开了锅,整天跑到龚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


龚彪和秀鹃的事在盘山镇炸开了锅,有的说龚彪只是垂涎秀鹃的身子,等玩腻了也就一脚踢开,有的说秀鹃不知天高地厚,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秀鹃每一次到镇子都是低着头,匆匆往前赶,看到喜好咬舌头的妇人,大老远地就躲开,像遇到瘟神一样。龚家老爷子一直没发话,可那五房却闹开了锅,整天跑到龚彪屋子“彪子,俊不?要不要姐妹们帮忙啊?

彪子你要喜欢,弄过来不就是了,还费什么劲哟”,吵得龚彪一大清早就往外钻。

秀鹃的爹是个怕事的主,从流言传开后就很少让秀鹃上镇里了,卖豆腐的活也自己揽了下来。龚彪见秀鹃到镇上的次数少了,就三天两头往小李庄跑。一天龚彪弄了点酒,并在镇上割了点肉跑到秀鹃家,一开门见秀鹃爹娘都坐在里屋,笑着把东西放在不大的圆桌上,说道:“叔婶,彪子过来看看你们缺什么”话说完也没等老两口招呼就往正座上坐了下去。

秀鹃爹闷哼了一声,带点火气的说道:“啥子都不缺,只要你少往这边钻就可以了”。

秀鹃娘瞅了老头子一眼,忙站起来打圆场:“我说,那个彪子,你是大户人家,我们这小农民家一个,你这三天两头往里钻的,我们不是很好做人呢。”然后盯着龚彪看了看,见他没什么表情,接着说道“秀鹃还小,不懂事,要什么做不对的,俺这就要她给你道个歉就是了”。

龚彪愣了愣,向外看了看,见秀鹃瞪着个眼站在门外,满脸的怒气,急忙说道:“叔婶,你们误会了,俺龚子没想什么,只是蛮喜欢秀鹃的….” ,龚彪话还没说完,秀鹃爹哼了一声,虎着腰站了起来,拿起个锄头往外走,出门时用力把门一关,“砰”门砸的山响,随既在门外大吼道:“看什么看,小妮子家,翅膀还没长硬就想飞天了,走跟老子下地去。”

龚彪的脸一阵发青,一股火冒了起来,秀鹃娘一看事情不好,忙赔道“你别介意,这驴子就这脾气”。龚彪没再说什么,坐了一会就走了。

从那天后,龚彪再没进秀鹃家,就算到了小李庄也是大老远站着。

张家大院,催鸣贵哈着个腰站在张企平身边,为张企平点上烟,说道:“你看龚家那三个犊子,一个比一个熊,那老三吧,看上李庄那丫头,硬是没整下来,听说前几天还被那老爷子训了一通”。

张企平伸了伸腿,狠狠抽了口烟,哈哈笑道:“估计他们下面的家伙是不接种的蛋哦”。说完又笑了起来。

“就是,就是”催鸣贵附和着说道。

“费老毛子劲做啥子,抢过来,一晚上做了,你看她第二天还敢撂什么蹄子嘛”。

“不过爷,我听说那姑娘可是烈得很哦。”

“烈?哪个女的开始不这么说嘛,一晚上后全都变婊子了,你看我,呵呵,看来得叫龚那三犊子来和我学学”。

龚世济和龚彪到小李庄的时候已快到黄昏,龚世济在庄口停了停,老远指着说:“就是那,我就不进去了,要看你自己去看吧,我先回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龚彪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什么?秀鹃家?老头子的地六房是秀鹃?”。龚彪做梦也没想到所谓的六房是自己喜欢的秀鹃,“吗的个把子”,他大骂一声顺手在地上捡了跟棍子朝秀鹃家跑去。

“老头子,难不成没商量了吗?你看秀鹃还那么小,龚昌是什么种你不是不知道啊”

“你以为我想吗,如果龚昌把地收了回去,我们吃什么,现在好了,人家硬把彩礼塞过来了,你说我怎么办”一气呼呼的声音说道。

“老头子,要不我们走吧,离开这….”

“我说老太婆,你知道啥子,走?往哪走?龚家那么大的势力,你走得出去吗?就算出去了你我一把年纪了什么都不会,还不是死路一条”。

“爹,就算死我也不会嫁龚昌”,一听就是秀鹃的声音,她蹲在角落里“呜呜”哭了起来。

“哭,哭,就知道哭,叫你少往镇上跑,少粘龚家人,你不爱听,这下好啦”老爷子大声骂道。

“砰”一声,门被踢了开来,龚彪气呼呼的提着棍子闯了进来,大吼道:“杂整的,啊,杂整的,你不让我进你家门,我做到了,我来看秀鹃你不让,我就大老远看,这可好,才没多久,你就把她许给那老头子”。

秀鹃爹被“砰”的门撞击声吓了一跳,见来人是龚彪,一股怒火窜起,顺手捞起墙边的锄头,砸了过去。龚彪见势急忙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一锄。

秀鹃跑过来抱住老爷子,哭着道“爹你做什么呀?”。

“你问他,问他来做什么,逼我们到什么份了,还敢来,今咯我不整死他才怪了”。

“逼?我什么地方逼你拉?是逼你把田要回去,还是逼你卖儿卖女拉?” 龚彪不服气地大吼道。

“都对,吗的,老鼠给猫拜年,没安好心,现在又不承认了”。

“爹,龚彪这些日子不在盘山,他不知道这些事情的” 秀鹃有点埋怨地说道。

“不知道?哼,自己老子做的事情,小的不知道,都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不知道就鬼撞墙拉”。秀鹃爹显然气不过头,再次捞起锄头。

秀鹃娘忙在中间拦了下来,这要是闹出点什么,就算把她老两口的命加起来都没龚彪贵,忙对龚彪说道:“你家老爷子明天要来娶秀鹃过门,否则把田收回去,而且这些年欠的租金都要还了,你看我这屋里屋外,一个值钱的毛都没有,哪来什么钱”。

“娶?什么娶啊,那是抢”老爷子大声骂道。

“什么?”龚彪一愣,手中的棍子掉在地上,“吗的,扯什么球蛋,你们等着”,说完往盘山镇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