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云 正文 惊天阴谋2

a250095266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URL] 三轮摩托车在公路上飞驰,不时有大批日本军车擦肩而过,金惠次朗自言自语:不知水源中将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木村把摩托车放慢,减速,转弯道:“吉田大佐没有告诉你。”金惠次朗道:没有,他也不知道。”木村道:“木原说水源中将很早就认识你。”金惠次朗道:“他和我父亲是好朋友。”木村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


三轮摩托车在公路上飞驰,不时有大批日本军车擦肩而过,金惠次朗自言自语:不知水源中将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木村把摩托车放慢,减速,转弯道:“吉田大佐没有告诉你。”金惠次朗道:没有,他也不知道。”木村道:“木原说水源中将很早就认识你。”金惠次朗道:“他和我父亲是好朋友。”木村道:“那他找你可能与你父亲有关。”金惠次朗道:“也不一定。”

门口两边各站着俩名持枪哨兵,稍微靠后右侧是一个岗亭,里面同样站立着一名哨兵,小野站在门口不安的走来走去,木村他们的三轮摩托车从远处开了过来,金惠次朗下车,对木村道:“在这等我。”木村点了点头,小野看到金惠次朗,对哨兵做了一个手势,金惠次朗走上台阶朝小野敬了一个军礼,小野拉住金惠次朗的手,神色凌重的说:“将军在等你。”俩人走进大门。

木村下了三轮摩托车,点了一根烟,来回走了几步,在一树大树坐了下来,抬头忧虑的望着天空,他现在的心情相当复杂,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到抗日时的中国,而且不得不介入那场自己国家一定会失败的战争,他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阻止它朝错误的道路上走,他相信这种痛苦是没有人能承受的。

办公室的门上是分成均匀数块的透明玻璃,办公室门外坐着两名日本士兵,正低声的交头接耳。小野和金惠次朗走了过来,两名日本士兵立即站起身行礼,小野一只手掌推开办公室的门。

水源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几部黑色电话,旁边是一些展开的文件,桌后的墙壁稍高处贴着日本国旗和日本天皇的画像。墙壁的另一侧是一副大型的地图,地图上有红笔、蓝笔圈划出的区域,一些箭头,长长软软的沙发,黑色的宽大的茶几,水源中将坐在桌前看着公文,小野走了进来道:“将军,金惠君来了。”水源中将站了起来道:“要他进来。”小野对门外的金惠次朗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金惠次朗走了进去,小野走出办公室,把门关上,金惠次朗走到水源中将面前,立正,敬礼大声喊道:“报告将军,金惠次朗奉命前来报到。”水源中将指着沙发道:“坐。”金惠次朗笔直的坐在沙发上,水源中将道:“知道我这次叫为什么叫你来吗?”金惠次朗大声道:“不知道,将军。”水源中将道:这次叫你来肯定不是叙旧,因为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没有放松的本钱。”金惠次朗大声道:“知道,将军。”

水源中将脸色凌重的说:“大日本帝国有一个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水源中将将松井石根的交代下来这个秘密的任务交给了金惠次朗,金惠次朗接到这攸关国家生死存亡的重要的任务喜悦万分,他觉得自己对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他从水源中将办公室出来,在27师团司令部大门,向小野鞠躬告辞,来到摩托车前,木村急忙从树下站起来跑到三轮摩托车前,启动摩托车,木村问道:“将军找你什么事。”金惠次朗:“有任务,回去再说。”小野站在台阶上看着摩托车渐渐远去。

摩托车在吉田大队军营门口停了下来,只见军营门口站着俩个持长枪戒备的哨兵,围墙上高高飘扬的日本国旗,几栋相隔不远的平房,到处都是悠闲散步的日本士兵,金惠次朗和木村下车走进军营,士兵们向他们点头致意。

两人径直走进士兵宿舍,日本士兵宿舍一般能住几十个士兵,宽大的木桌,放着茶壶和茶杯,下面是长长的木凳,床放屋的两边,军用被褥折得整齐的放在床上,一排钢盔挂在墙上,下面是立着长枪,金惠次朗把军帽挂在钢盔旁边道:“水源中将要我带人潜入南京。”木村也把军帽挂在钢盔旁边道:“具体是什么任务。”金惠次朗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道:“刺杀国民政府军政要人。”木村道:“哦!”他想了想道:“包括蒋介石吗?”金惠次朗一口将茶喝了道:“当然。”木村心想如果真的杀了蒋介石,战争不知道是否会很快结束,但是却肯定能改变历史,历史将重新书写,自己和千千万万的同胞不再为过去一切而感到痛苦,这是自己千载难逢为自己国家做出贡献的时候,他马上高兴的说道:“我和你一起去。”金惠次朗喜道:“好的,这正是我想要的。”木村道:“我们怎么混进南京?”金惠次朗道:“混入逃难的难民中间。”

第二天一大早,派遣军会中文的士兵全整齐的列队站在吉田大队的广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一排和一排的距离很宽,刚好人可以走过,吉田、金惠次朗和木村站在队伍的前面,吉田大声道:“金惠次朗点到的人向前走一步。”士兵们同声:“是的,长官。”金惠次朗在队伍缓慢行走,木村跟在金惠次朗身后,金惠次朗点到的人跑到队伍的前面,当金惠次朗走到木原面前,木原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走过来的金惠次朗道:“金惠君,我想去。”金惠次朗嘴对着木原耳朵,轻声道:“不行,你跟我走了,这里怎么办,这里的支那兵还没有消灭干净,他们还躲在那些破楼里誓死抵抗,你这样走了那些晚辈怎么办,他们很多没有战斗经历,会死很多人的,听我的,留下。”木原用力点头道:“是的,金惠君。”

天一黑,金惠次朗和木村就领着认真筛选的士兵换成便装在战友们的祝福中出发,他们趁着夜色急行军向南京赶去,沿路躲过几队巡逻的中国军队,走了整整一夜,天刚刚亮,在大路上就逐渐可以看见大批提着大包小包的难民,金惠次朗和木村对手下交代完到南京的汇合地点后,命令穿着各不类同的日本士兵分散混进了逃难的人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