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云 正文 惊天阴谋1

a250095266 收藏 0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URL] 五八三团团部不远的路口,两个宽大的木制栅栏架在大路的两边,两旁各站着一排持枪哨兵,稍微靠后右侧是一个岗亭,旁边是一些沙袋堆集的掩体,王猛骑着日本人的马从远处跑来,一年轻的哨兵看到,高兴大叫:“那是团长,团长回来了,团长没事.”快步跑过去拉住王猛的马,栅栏两边的哨兵忙向王猛敬礼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


五八三团团部不远的路口,两个宽大的木制栅栏架在大路的两边,两旁各站着一排持枪哨兵,稍微靠后右侧是一个岗亭,旁边是一些沙袋堆集的掩体,王猛骑着日本人的马从远处跑来,一年轻的哨兵看到,高兴大叫:“那是团长,团长回来了,团长没事.”快步跑过去拉住王猛的马,栅栏两边的哨兵忙向王猛敬礼致敬,同声:“团长好。”王猛回礼,那哨兵牵着王猛和马走过关卡。

团部大屋里,卫兵们低着头情绪低落站成一排,贾庆和梁山板着脸站在他们的前面,梁山怒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卫兵泣道:“副团长你怎么惩罚我们,我们都不会有意见。”

旁边的贾庆拔出手枪,指着卫兵,厉声道:“我真想杀了你们。”梁山快速过来抱住贾庆道:“先别急,团长现在是下落不明,别冲动。”卫兵们泣道:“副团长让参谋长让杀了我们吧,我们对不起全团弟兄。”梁山对卫兵们,伤感道:“团长无论怎么样,你们都不应该死在自己兄弟的枪下,你们的生命是国家的,国家需要你们在她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

外面站岗的哨兵高兴的喊着:“团长没事,团长回来了。”贾庆、梁山和卫兵们扭头望着兴奋的跑进来的那站岗哨兵,梁山期待问道:“团长在那。”哨兵高兴道:“快到门口了。”梁山一把抱住哨兵,激动喊道:“真的吗?”哨兵高兴的说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出去看看。”众人高兴的快步跑了出去。

路口那哨兵牵着马,王猛坐在马背上,走到门口,王猛下马登上台阶,贾庆、梁山、卫兵们高兴的从团部里面冲了出来,梁山抱住王猛,激动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王猛道:“说什么傻话。”望着眼含泪水的卫兵们道:“有什么好哭的,娘们样的,如果日本人杀了我,帮我报仇就是,有什么好哭的,真他妈的不像我的兵。”卫兵们马上立正、抬头,收住眼泪。

王猛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团部大院,他扭头对身边的梁山道:“这次我总算是长了见识,亲眼目睹了共产党的兵,瞬间射杀四名日本士兵,他端着长枪走到我身边,充满了自信,我们实在不应该成为这样人的敌人。”梁山跟在王猛身边和大家走进团部,说道:“他们有几个人。”王猛到桌子上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道:“一个人。”梁山惊讶的说道:那就真的很厉害了。”王猛思道:“杀四名日本士兵并不难,关键是他表露出那种放眼天下谁能是我敌的气势。”梁山道:“团座没有领他一起回来。”王猛道:“他说他还有任务。”梁山对一卫兵道:“叫厨房搞点好吃的,为团座接风洗尘。”那卫兵道:“是.”跑了出去,王猛走到窗口,思道:“杨志,我相信我们会再见面。”梁山走到王猛身边道:“如果真能再见面,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救了我们五八三团。”

四周是大约两米多高的围墙,上面粉刷着一些标语,墙头是纵横交错的铁丝网,墙内有一栋三层的建筑楼,一面日本的国旗悬挂在大楼正中位置,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日援华军派遣军司令部“,宽大的木制栅栏架在大门的中央,两旁各站着一名持枪哨兵,稍微靠后右侧是一个岗亭式的哨楼,上面同样站立着一名哨兵。

轿车来到大门前停下,看到车头上插着日本的国旗,哨兵快步走到车窗前,向里看了看,见到了身着高级军官服饰的水源中将,士兵马上立正敬礼,迅速转身一路小跑,将栅栏搬开,轿车缓缓驶了进去。

办公楼的正门两侧也各站立着两名拄枪士兵,水源中将来到门前,两名士兵敬礼,水源中将回了一个军礼径直走了进去,拐上了旋转楼道。

办公室里桌上放着很多标注着“东亚共荣圈”的大文件夹,书柜里整齐的摆放一排排各种内容的书籍,长长软软的沙发,黑色的宽大的茶几,书柜的顶端架着一副装饰了玻璃框架的横匾:天皇万岁。横匾的右侧是一面日本国旗,国旗的下方,深棕色的剑台上供奉着一把东洋武士刀,雪亮的刀身映照出一个矮个粗壮的日本军官的身影,他就是日援华军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

门外一个有力的声音:“将军。”松井石根用鼻音“嗯”了一声,并没有回头,一个年轻的日本军官把门打开,水源中将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那年轻的日本军官道:“他来了。”松井石根转过头,看到水源中将道:“请进、请进!”那年轻的日本军官微微躬身向一旁退开一小步,做出“请”的手势,水源中将走进了办公室,松井石根迎了上来。水源中将敬礼喊道:“将军!”松井石根示意他坐下,水源中将坐在了沙发上,那年轻的日本军官给水源中将泡了一杯茶,然后出去了,松井石根道:“水源君,你可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水源中将说道:“不知道。”

松井石根背着双手,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武士刀,语气平缓道:“战事现在对我们非常有力,但是,支那民族是肯定不会妥协的。”水源中将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微微低头道:“是的,将军!”松井石根伸出手指在武士刀上轻轻抚摸,眉头紧皱了一下,带着沉思的表情道:“也许,真正的战争就要展开。”

水源中将脸上现出凶狠的表情,脚下的长靴轻踏地板,挺胸抬头,坚决的大声道:“天皇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松井石根回头严肃的看着水源中将道:“为了尽快的结束战争,陆军总部给水源君一个光荣的任务。”水源中将挺胸抬头,坚决的道:“为天皇效忠。”

松井石根道:“水源君应该知道皇军要想吃掉如此大的一个国家,仅凭军事行动是远远不够的,皇军要想取胜,只有在很短的时间迫使中国人投降,如何迫使中国人投降就是对国民党一些强硬的军方领导人进行清除,打掉中国人的反抗斗志。”水源中将挺胸抬头大声道:“是的,长官!”松井石根道:“你立即在军中挑选一组大和民族最优秀的武士,跟着逃难的难民混进南京,与大日本在那的领事馆取得联系,不管用什么方法,国民党强硬的军方领导人必须尽全力清除。”水源中将挺胸抬头,敬礼,坚决的大声道:“是的,长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