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老日军口述:中国打手比日本兵还残忍<五>

美军必胜 收藏 6 1042
导读:五 “您能告诉我在监狱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吗?” 我实在不甘心,于是再一次发起试探性进攻。这是一种职业上的习惯,这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军事性试探,这是最后一炮。他如果说“忘了”,我就再也不问了,因为已经下午3点了,才给人家包了4个饺子,而且吃了人家大量的水果!不像话,我是在给人家打工啊。 没想到,他同意了。 他说:“我讲了,你会不愉快吧?” 我说绝对不会,我是中国退役军人。 他说:“我永远忘不了一个人,他是政府军冀察第29军步兵4师的机枪营长,少校军衔。一次在和我们日本军战斗

“您能告诉我在监狱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吗?”

我实在不甘心,于是再一次发起试探性进攻。这是一种职业上的习惯,这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军事性试探,这是最后一炮。他如果说“忘了”,我就再也不问了,因为已经下午3点了,才给人家包了4个饺子,而且吃了人家大量的水果!不像话,我是在给人家打工啊。

没想到,他同意了。

他说:“我讲了,你会不愉快吧?”

我说绝对不会,我是中国退役军人。

他说:“我永远忘不了一个人,他是政府军冀察第29军步兵4师的机枪营长,少校军衔。一次在和我们日本军战斗中他腿部中弹而被俘。带到我们监狱是1943年春天。我们的任务是要知道捷克轻机枪和马克沁重机枪的进口渠道、进口数量,还有弹药、维修技术,以及政府军的装备情况。

“一般来讲,如果政府军军官提供了实情,我们马上放人,而共产党人被捕,提供了情报之后,立刻枪决或活埋,除非他还有用。

“这些情况从政府军少校入狱第一天就告诉他了,只要他讲了,马上出狱,还给路费。不讲的话枪决。

“可是这位政府军少校宁死不屈。没办法,用大刑。东厂监狱里的刑具许多是中国明朝就使用的,比方老虎凳。”他怕我不懂,在纸上画出这东西。

“打手有日本兵,但最凶狠的还是中国打手。那些流氓为了讨好我们,往往下得去手,残酷之极。”我听了这样的话,感到愕然。

“这个中国军官的另一条腿就是中国打手在老虎凳上弄断的,当时我听了这个报告气得要命。

“我亲自去和这个政府军少校聊天,他一直很少说话。后来得知,他是河北省人、农家子弟,父母送他去保定军校,毕业后就去军队,直至被俘。自从腿断了,他常昏死过去。他不吃不喝,就那么一天天饿着。他说他即使提供了军情、治好腿,也不能回到村里去,还是把他枪决吧。作为军人,他的心情其实我都理解。

“后来,他一直不说,只能枪决。执行前突然他要找我说话。

“我很高兴。我跑去看他,我不希望他死。他是少数能和我交谈的中国军人之一,况且临死前回心转意的人很多。谁知,他的要求是穿上他那件有军衔的破军装。他说,我是少校,你不过是个中尉。他说得到这个军衔是耀祖光宗,农家子弟不比军阀子弟,也不比财主大老爷的孩子们,晋升十分不容易。

“再一个要求就是要站着死,面对枪口。我想他两条腿都断了,怎么站着?于是我同意他坐着,穿军装,看着枪口。我们日军崇尚武士。

“别人行刑前都是拖出去,惟独他,我命令用担架抬着……这不光因为他是军官,也不仅仅是为了我们都进过军校……

“中国军人俘虏分几种:临刑前一种是破口大骂,一种是苦苦哀求,一种是听任摆布。他却要求站着死!

“把他抬出去的情景,我至今鲜明地记得:他看了我一眼,并点点头……这种人生最后的安详、平静和礼貌给我心灵的震撼极大……”

此时此刻我心里难过得没办法,我说不出话来,悲愤像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头,我喉头发哽,他说的日语我完全听不懂了,我把头深深地低下去。

我问山下有没有少校的照片,我想看看。山下摇摇头说:“没有--很可惜,多少年过去了,我还常常想起这个人来。”

我忽然联想到少校的母亲,她一定会站在村口盼望自己的儿子,但她的儿子永远回不来了,连张照片都没留下来。

山下老头说:“据我所知,我们监狱在北平地区是很文明的,送到我们这儿的也都是重要犯人。别的监狱可不得了了。1944年10月,日本特务机关在北京长辛店工厂抓到一批共产党嫌疑犯,抓到后一律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放狼狗撕咬。后来这批人被押送到石家庄监狱,因为有人想逃跑,所以把他们300多人都剥去上衣,反绑双手,由40多日本兵动手,一次就砍去180多人的头颅。然后把这些头颅挂在监狱中电线杆子上、厕所里、食堂里、大门边、道路通道上、牢房里,让别的中国犯人天天看着。

“1944年11月,我在北平地区特务机关联席会上,听到这些‘经验’,都吓出一身冷汗。

“在联席会上听北平沙滩北京大学红楼的日本宪兵队队长介绍,他们抓到抗日分子后,煮一大锅开水,前面放一群狼狗咬,抗日分子后退,就要跌进煮着开水的大锅;不退,就要看着狼狗撕咬自己脚上腿上的肌肉……

“长辛店宪兵队长吉田介绍,他练就一套杀中国人不眨眼的方法,他可以砍开人的胸腔取出心脏和胆。他把中国女青年头砍下来,放在锅里煮,把煮熟的肉掏净,把雪白的头骨放在桌子上当装饰品……

“北平延庆县宪兵队队长介绍,他们抓到800多名劳工修路,只干了5天,因为流行传染病,所以把那些劳工统统推入大坑中用火烧死……

“位于北平前门外东珠市口的城南宪兵队介绍,他们抓住抗日分子后把他们手脚捆住,头朝下将人放入池中,这样拷问叫‘临死寸前’。”

山下老鬼子还在回忆着什么,可我完全听不进去了。悲愤塞满了我的胸膛。难道我们中国人是任你们骂、任你们打、拉出去就枪毙的牛马吗?

他说:“年轻人,你脸色不好我都看见了。我知道你听我回忆情绪会不好的,但这都是过去了,不是很遥远了吗?谁又能改变这些真实的历史呢?”他看着窗外的阳光和摇曳的绿色植物,慢慢地说。

“你的心情我理解,你让我讲过去,问了我几次,我还能讲出什么来呢……有些事由于太残酷,我记忆犹新。我本决定不和你这个中国年轻人谈过去的,可你说你是中国的退役军人,你想听。

“中国政府后来释放了我们,我至今都感到不可思议,我十分感谢中国政府……

“包饺子,做饺子,给你添麻烦了,年轻人。”

我用筷子把肉搅一搅,由于时间长,肉馅表面已经变成深红色。我的脑袋发木,我好像看见了老虎凳上的血,看见了在监狱中戴手铐、脚镣的中国兄弟们,看见了身穿战斗服手端三八枪的凶恶的日本鬼子,听见了中国兄弟们的惨叫声、骨头的断裂声、血肉横飞的毒打声、狼狗的狂吠声……

我感到我手中盆里的肉就是鲜红的人肉!这是东厂监狱那吃人魔窟里的人肉呀!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多少中国的好男儿在那里受到折磨,又有多少好男儿为抗击日寇在那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呀。可我今天却在这儿,给当年的侵华日军老鬼子包饺子!

我把盆一下摔到桌上,我告诉老日本鬼子:

“这是人肉!我看它像!老子我不能给你做人肉馅饺子!”

老头子惊讶得张大了嘴,他大概以为我想揍他,便伸出一只老手挡在脸前。

我大步迈出他的家,泪水随着悲愤的情绪忍不住终于涌了出来,眼前的世界变成一片模糊。

夕阳照在白云缭绕的富士山上,使它始终不露出真面目。富士山!你是日本的象征,在你面前,我渺小得无与伦比,但你为什么此时此刻不愿露出真面目,羞于见人吗?

夏日的乱云遮挡住晚霞。起风了,黑色的云团一股股地从太平洋上涌来。天黑沉沉地压了下来。

轰隆隆,轰隆隆!雷声震耳,风声大作。这是战争的风,这是战争的雨,这是战争的轰轰炮声。迎着风雨和雷声我分明看见那个国军少校了,他就站在那儿,两腿都是鲜血!他分明站在那儿!浑身都是鲜血!他高举起三八式步枪,向着我们声嘶力竭地高声呐喊:“兄弟们!冲啊!杀日本鬼子!”

他褴褛的军装在风中摆动着,在日本侵略军面前,他多么像我们中国军人的一面旗帜,迎风飘扬。

我漫无目的地走。我非常难过,为中国人当亡国奴的悲惨经历。我也不知道我要上哪儿去,我一把把背心拉下来使劲儿擦擦眼眶里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无意中,我惊讶地发现老鬼子山下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着。他坐在庄稼地里,他看见我哭了!他一直悄悄地跟着我!

他不声不响地坐在那儿,一直注视着我。

风吹着他那银白的头发上下舞动,那头发和我当八路军爹的头发一样自!作为战犯,中国政府早把他给释放了。我的心一下软了。在这突如其来的风雨中,我真担心把他淋病了。我几步蹿过去,用背心顶在他头上,扶他向家里走去。

平田老太太开车接我来了。她看见我们两人走在庄稼地里,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平田是很善良的人,她惊呆了。她手中的伞“砰”地一声被风倒背过去,又“哗”地一声被风吹走了。

我把老头儿、老太太扶回家后,风雨就被关在门外了。我对平田老太太说:“我今天不想乘车,我自己一个人走回去。”我不能原谅日本鬼子杀中国人。我扭头就走,光着大板儿脊梁。

拉开门,外面是一片水的世界,哗--哗--哗地响成一片。呼呼作响的风把从天上落在地面上的水,吹成一片片白花花的颜色,让人分不清这从天而降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默默在风雨中走着,走着。我不感到冷,只感到胸中有一股火在燃烧

<完>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