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老日军口述:中国打手比日本兵还残忍<三>

美军必胜 收藏 3 23261
导读:“我都想知道。”我说。 “共分四部分,”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些资料做参考。 “在南京大屠杀中犯有罪行的日本军队指挥官,在1947年4月被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执行枪决时南京市人山人海地观看。这名日本军队指挥官叫什么名字?”他问我。 我告诉他叫谷寿夫。 “对,对。”他一边说,一边在资料上慢慢划出重点: 第一部分: 中国国民党政府从1945年底至1947年12月底,在各军事法庭共受理战犯案件2435件,判决318人,不起诉661人,判处徒刑的208人,宣告无罪的283人,

“我都想知道。”我说。

“共分四部分,”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些资料做参考。

“在南京大屠杀中犯有罪行的日本军队指挥官,在1947年4月被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执行枪决时南京市人山人海地观看。这名日本军队指挥官叫什么名字?”他问我。

我告诉他叫谷寿夫。

“对,对。”他一边说,一边在资料上慢慢划出重点:

第一部分:

中国国民党政府从1945年底至1947年12月底,在各军事法庭共受理战犯案件2435件,判决318人,不起诉661人,判处徒刑的208人,宣告无罪的283人,经中华民国国防部核定判处死刑的日本战犯有110人。

第二部分:

除东京审判外,在马尼拉、新加坡、仰光、西贡以及伯力等地,起诉日本战犯5423人,被判刑4226人,其中被判处死刑的日本战犯有941人。

第三部分:

由远东国际法庭宣判,1948年12月23日清晨,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绞刑者7名,他们的名字是:

东条英机,1935年任关东军宪兵司令,1941年任日本首相。

土肥原贤二,奉天市长。

广田弘义,1936年任首相。

板垣征四郎,1934年任关东军参谋长。

本村兵太郎,1940年任关东军参谋长。

松井石根,1937年任华中军最高指挥官。

武藤章,1939年任陆军省军务局长。

老头子还说:

当时的远东军事法庭是美国人说了算。美国既然决定不起诉天皇为战犯,因此首席检察官季南决定“领导战争者为战犯、赞成战争者不算战犯”的原则。领导战争者的标准为,是否参与“战争最高指导会议”。依此标准,东条英机、贺屋兴宣、星野直树,都是战争领导者,而岸信介就成为赞成战争者了。这样虐待美俘的731部队长石井四郎以下都免除战犯起诉。岸没有虐待美俘的记录,只虐待中国的矿工,自然免罪。1948年10月,岸的弟弟佐藤荣作就任吉田内阁的官房长官,该年12月岸信介从东京巢鸭监狱释放出来。

1950年3月7日,盟国最高司令官允许假释在巢鸭监禁的战犯。该年11月21日被判7年徒刑的重光葵获得假释。以后其他战犯陆续释放,到1956年3月判无期徒刑的佐藤贤了最后被释放,至此,A级战犯全部出狱。1956年4月7日,假释中的全体A级战犯都获赦免。这是日本国内的情况。

最后一部分:

在中国方面,我们这些侵华日军虽然有罪,但是1956年中国政府却把我们战犯全部释放了,一个也没枪毙,一个也没受过虐待,真是让人难以相信。抚顺收容所中有84名中国人被中国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中国人把他们称之为汉奸,意思是他们帮助侵华日军屠杀中国人。

他说:“我永远忘不了一个人,他是政府军冀察第29军步兵4师的机枪营长,少校军衔。一次在和我们日本军战斗中他腿部中弹而被俘。带到我们监狱是1943年春天。我们的任务是要知道捷克轻机枪和马克沁重机枪的进口渠道、进口数量,还有弹药、维修技术,以及政府军的装备情况。

我们富士支部里还有两个被中国政府释放的人。这几年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不断掀起战争无罪的思潮,我们三人是从不附和的。

“富士支部是什么组织呢?”我问。

他说:“我们日本人特别爱组织起来。你们中国人是一人一条龙,我们日本人是10人一条龙。日中战争时,我们日军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却有战斗力,是因为你们中国人之间不团结,没完没了地互相打。今天的日本人有时一人要参加五六个组织。比方某先生有肾炎,他常常要去做肾透析,于是他就参加肾病友会;而他又是日本老兵,现住富士市,于是他参加原日本军人富士支部会;他还爱钓鱼,于是还参加钓鱼协会。某先生特别关心中国局势,从政治、经济、军事、古迹、文物、哲学到青少年犯罪他都关心,这样他就参加‘中国问题研究会’,这个研究会还出版自己的杂志;并且他还信仰佛教,便又加入佛教协会。

“我们富士支部100多人,其中有二等兵、上等兵、海军、陆军、空军,有伍长、军曹、少尉、中尉和大尉,大家都平等相待,因为彼此的人生道路有相似之处。日本战争时他们大部分人都去过中国。他们几十年来特别关心中国,从朝鲜战争、文化大革命,一直到今天邓小平先生所主张的改革开放的政策。噢,我想起来了,你不想看看我们富士支部的影集吗?你看看我们这帮老头儿,每年都死掉几个,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了。”

他嘟嚷着,走到书房里取来影集摆在我面前。这本影集一开始介绍这个支部建立于1957年,是几个从苏联西伯利亚劳改营回国的日本兵创办的。那时的富士支部里的人都是小伙子,要谈恋爱、结婚,后来以居住地点近为理由,许多原日本兵都集合于这个支部之下了。照片由黑白变成彩色之后,他们就集体去海边旅行了,老婆孩子的让人感到天伦之乐。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几年的集体行动越来越少,大概是人越来越老,病者、死者越来越多的原因。

影集的后半部有珍珠港事件的照片,原因是富士支部内有个飞行员,当年往美国军舰上投过炸弹。还有“自杀舰”的照片,自杀舰长10米,能坐一个人操纵,前面是个大炸弹。不少日军士兵在太平洋战争中,就是开这个玩艺儿去找美国军舰玩儿命的。富士支部内有一个自杀舰水手,他侥幸活到今天。影集中还有一些照片,都是符合富士支部成员原身份、兵种、参加不同战斗的照片。对他们而言,悲惨也好,胜利也好,这都是历史的轨迹。一个日本兵的历史,正是一个国家历史的缩影。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