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teutonicorde 收藏 50 44172
导读: 40多年前越南美莱村发生轰动全球的美军屠杀平民案,当年参与其中而被控的美国军官卡利(William Calley)突然打破多年沉默,首次就当年暴行公开表示悔意。 有美莱村屠杀生还者,希望他能正式向受害者道歉。 1968年3月16日越战期间,一队隶属于美军王牌部队第101空降师的老虎部队抵达越南广南省的美莱村(My Lai),以怀疑村民掩护北越军逃亡为理由进行大屠杀,500多名村民被杀死。 卡利是唯一因美莱村屠杀被判刑的美军,1971年被美国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但获总统尼克逊特赦,软禁了3年便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40多年前越南美莱村发生轰动全球的美军屠杀平民案,当年参与其中而被控的美国军官卡利(William Calley)突然打破多年沉默,首次就当年暴行公开表示悔意。 有美莱村屠杀生还者,希望他能正式向受害者道歉。


1968年3月16日越战期间,一队隶属于美军王牌部队第101空降师的老虎部队抵达越南广南省的美莱村(My Lai),以怀疑村民掩护北越军逃亡为理由进行大屠杀,500多名村民被杀死。 卡利是唯一因美莱村屠杀被判刑的美军,1971年被美国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但获总统尼克逊特赦,软禁了3年便获释。 卡利的直属指挥官梅迪纳(Ernest Medina)虽然同被起诉,但却脱罪。 卡利当时承认杀了人,但坚称只是服从上级命令。


卡利多年来都拒绝接受访问,直到周三他终于打破沉默,应友人之邀在同济会(Kiwanis Club)午餐会上首次披露他的感受。 他说:「我生命中没有任何一天不对那天发生在美莱村的事感到悔恨自责。我愧对那些被杀的人、愧对他们的家人,也愧对卷入事件的美军和他们的家人。我十分抱歉。」


卡利周三的演讲只有半小时,演讲后回答观众提问。 有人问他,服从不合法的命令是否违法时,他说:「我相信是的。如果你问我,收到命令时为什么不反抗,我会说我身为中尉,要听命于指挥官并服从命令。(但)我想这是愚蠢的。」演讲完结后,他赢得观众站立鼓掌致敬。


今次午餐会刻意低调,直至当地报章周五报道,外界才得悉卡利的演说。 邀请卡利出席午餐会的弗莱明(Al Fleming)形容,当时午餐会上50名观众都屏息聆听,对40年后首次听到他这样说感到震惊。 同济会会长皮斯(Lennie Pease)称,首次披露感受对卡利并不容易,他说﹕「你可以听得出他十分懊悔。他的声线非常小,听他说话有点困难,他答问题时显得很费劲。」


不过,美莱村惨案生还者表示,希望卡利能正式向受害者道歉。 当年目睹母亲及兄弟被屠杀范青功(音译)对卡利公开认错表示欢迎,但说﹕「我希望他能亲笔或电邮向我致歉。」范青功现时在美莱村经营一小型博物馆,他希望卡利能回美莱村看看,「可能他现在为罪行忏悔了。」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屠杀前的惊恐)


西谚云:「迟来的正义,不算正义。」40年后才说道歉,未免太迟了点。


看看有良知、懂羞耻者当时的罪恶感。


那是一封收录在美国史家霍华德•津恩《美国人民的历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书中一位美军士兵的家书:


「亲爱的妈妈,爸爸:


今天我们执行了一项命令。 我为我自己,为我的朋友,并为我们的国家感到耻辱,我们把所有我们能看到的房子全部夷为平地。


这是一片散落的村庄,村民们穷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我所在的部队烧毁和掠走了他们少得可怜的财物。 请让我给你们详细说说。


这里村民们住的房子是用芭蕉叶盖顶,屋墙是用干泥从里面垒起来的,像个防空庇护所。 我们的长官认为这种建筑物具有攻击性,所以类似这样的房子必须全部烧毁。 10架直升机降落在这些房子中间,每架跳下6个士兵,一着地马上端起枪向这些房子进行扫射。 就这样我们摧毁了所有的房子,到处是一片哭声,乞求和祈祷声。 他们眼巴巴惊恐地看着我们把他们的家、他们仅有的一点财产和食品烧掉。 说实话,我们把他们的稻米烧光了,把所有的牲畜都射杀了。 」


烧杀掳掠的损害是一时的,被烧的稻米可以再种,杀光的牲畜可以再养。可怕的是对环境的长远破坏。读读下面二则讯息。



路透社09年7月31日自河内报导<越南:清除越战未爆物需费时3百年>:



一名越南资深军官今天表示,依照现行速度,要清除越南残留炸弹、炮弹和地雷将费时300年,并耗费100亿美元。 它们是越南部分地区的人道和经济灾难。


一名工兵部队上校副指挥官表示,在外界协助下,负责清除未爆物的机构预估,在2050年前只能清除全部的半数。


越南军方监管未爆物清除的机构和「越南老兵美国基金会」(Vietnam Veterans of America Foundation)今天发布报告,细述10年越战期间战火最激烈的6个中部省份问题状况。


报告指出,自从1975年战争结束迄今,位于划分南北越非军事区(Demilitarised Zone)的这6个省份中,共有1万529人死于未爆炸弹和地雷,并有1万2231人受伤



同年8月10日美国之音报导<越南为橘剂受害者筹款>:


越南星期一发起了每年一度的「橘日」,要为美国在越战期间使用化学武器的受害者筹集资金。 在越战期间,美军在据信藏有越共部队的丛林地区使用过二恶英为基础的橘剂来清除丛林树叶。 越南声称这种化学物造成几百万人罹患癌症和其它疾病。 但是美国争辩说,没有国际公认的科学研究证实橘剂和伤残越南人之间的关联。 越南国营电视计划星期一播送关于橘剂的节目,有关官员希望至少筹募到330万美元。 有关官员说,8月10日被定为「橘日」是因为这是1961年第一次使用橘剂的日子。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美国在越南的生化暴行

未爆弹伤亡二万多人,要3百年才能清除干净。橘剂造成几百万人罹患癌症和其它疾病。真是造孽啊! 美国人!



这让人不禁想起今年六月二日《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网站登了一篇对曾任里根政府财政部助理部长、《华尔街日报》准主笔的华盛顿乔治城大学战略和国际研究政治经济中心教授保罗·克雷格·罗伯茨(Dr. Paul Craig Roberts, former Assistant Secretary US Treasury, Associate Editor Wall Street Journal, Professor of Political Economy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的访问稿。


他最后这么评价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美国人……几乎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他们对其他国家人民的破坏,这个世界正越来越多地仇恨美国人。总之,美国人心里只装着自己。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无人道已给自己和世界所带来的许多灾难。


世界上的很多人,看着这样一个似乎既愚蠢又无人道的国家,不明白美国人对自己的优秀评价。 美国是新保守主义所宣传的品行高尚的“不可或缺的国家”呢,还是危害世界的一个瘟疫? 」


(Roberts: The American people…… have little idea of the worlds growing hatred of Americans for their destruction of other peoples. In short, Americans are full of themselves. They have no idea of the disasters that their ignorance and inhumanity have brought upon themselves and upon the world.Much of the world, looking at a country that appears both stupid and inhumane, wonders at Americans fine opinion of themselves. Is America the virtuous “indispensable nation” of neoconservative propaganda, or is America a plague upon the world ? )


1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