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图推荐]绝症女子病房笑披婚纱 只为给爱人一个名分(图)

嘟嘟猫做错了 收藏 26 11318
导读:[img]http://img7.itiexue.net/1217/12178483.jpg[/img] 化妆师为带着输氧管的杨涛化妆 [img]http://img8.itiexue.net/1217/12178484.jpg[/img] 摄影师为叶永青和杨涛拍摄结婚照,一旁是赶来祝福的医生和女儿 [img]http://img9.itiexue.net/1217/12178485.jpg[/img] 叶永青(左)和杨涛热情相拥 绝症女子病房笑披婚纱 只为给爱人一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化妆师为带着输氧管的杨涛化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摄影师为叶永青和杨涛拍摄结婚照,一旁是赶来祝福的医生和女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叶永青(左)和杨涛热情相拥


绝症女子病房笑披婚纱 只为给爱人一个名分


身患癌症晚期的杨涛在华西四院病房里和爱人拍下一组婚纱照,实现了自己最后的心愿


她的心愿


5个月前,杨涛被查出患上晚期宫颈癌,医生明确告诉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想做他漂亮的新娘,让他记住我最美的样子,”杨涛说,“我们拍个婚纱照,算是种证明,我要给他个名分啊。”她说,这是自己最后的心愿。


他的想法


相恋一个月后,杨涛被查出患上晚期宫颈癌,叶永青只说了一句话“我会陪着你”,就一路服侍病床上的她至今。


“只要她高兴就好。”叶永青话很少,他说,“如果没有这场病,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


昨天,在布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41岁的杨涛生平第一次穿上了婚纱,和爱人叶永青拍下了一组婚纱照。


她笑着说,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5个月前,杨涛被查出患上晚期宫颈癌,和她确定恋爱关系才一个月的男友叶永青当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会陪着你。”


在她卧病在床的5个月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坚持守候在病床边,替她擦身喂饭谈心。度过了150多个面对病痛的日子后,两人决定结婚,尽管医生明确告知杨涛,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昨天,在朋友帮忙联系了一家愿意免费服务的影楼后,两人在病房里完成了婚纱照的拍摄。


为给男友名分她病房里穿上婚纱


“请靠得近一点,对!就这样!”昨日,在华西四院内科3楼的一间病房里,摄影师正对着坐在病床上的一对男女拍照。


41岁的杨涛穿着洁白的婚纱,紧紧靠着爱人叶永青的肩膀。她很虚弱,已一个星期没有进食;他很疲倦,头一晚才因照顾大出血的她熬了一个通宵。


6个月前,相识了一段时间的两人走到了一起。相恋一个月后,杨涛被查出患上晚期宫颈癌,叶永青只说了一句话“我会陪着你”,就一路服侍病床上的她至今。


今年9月,医生明确告知叶永青,杨涛剩下的时日不多,随时都有可能离世。


这个不多言的男人回到病房后,久久沉默,面对杨涛再三的询问,他老老实实地转述了医生的原话,随后哭了。刚在一起时,两人就曾憧憬过一起步入婚姻殿堂。杨涛生病后,叶永青负担了她所有的医疗和生活费用,没有一丝怨言。


“我想做他漂亮的新娘,让他记住我最美的样子,”杨涛说,她很清楚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对这个全心全意为她付出的男人,自己不晓得能为他做些什么,“我们拍个婚纱照,算是种证明,我要给他个名分啊。”她说,这是自己最后的心愿,“不过,这也许是自私,为了获得一种满足感。”


并非一见钟情 他只要她高兴就好


“只要她高兴就好。”叶永青话很少。他是一名教师,现在一家培训机构上班。去年春节前,他在朋友介绍下结识了杨涛,两人都曾有过一段婚姻。


叶永青说他对杨涛谈不上一见钟情,但在接触后发现两人性格互补,尤其是杨涛的善良、开朗打动了他,让他觉得“这就是一辈子在寻找的女人。”


“如果没有这场病,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叶永青说。但这场疾病在一点点吞噬掉杨涛的生命,最初,两人还能手牵手在医院里散步,这是他们相恋日子里最浪漫的事;渐渐的,杨涛只能坐轮椅出门,到最近一周,她甚至无法独自站立,穿衣、吃饭、如厕全都要靠人帮忙。


医院的两名护工周大姐和王大姐主动提出义务帮忙,白天她们总要抽空来照看杨涛,送饭、擦身。面对杨涛的感激,两个人笑呵呵地说,只需等杨涛好了,和叶永青一起请她们俩吃饭就好。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地回避杨涛不久于人世的事实。


女儿现场见证她成了幸福的新娘


昨日,杨涛远在云南的女儿小慧(化名)风尘仆仆地赶到,她说接到叶叔叔的电话,就马上出发坐了3天2夜的火车,前来见证妈妈幸福的时刻。


下午,当朋友代为联系的影楼工作人员上门后,杨涛格外高兴。因为她无法下床,女儿小慧帮她试婚纱。


换好礼服后,叶永青走到病床前,像个小孩有些不好意思,直到听到爱人的称赞“小伙子挺帅的嘛”,他脸上紧张的表情才稍稍放松。化了新娘妆的杨涛一点不像病人,她情不自禁地微笑,主动要求暂停吸氧。


摄影师站在床尾,边拍边提示两人变换动作。为了不让杨涛劳累,叶永青一会儿亲亲杨涛的脸颊,一会儿亲亲她的额头。拍摄中,他轻轻站起身,半跪在病床前,双手紧握着杨涛的手,俯下身对着这双手吻了又吻,两人抱在病床前,场面让人动容。


几分钟后,杨涛开始呼吸困难,叶永青赶紧叫停拍摄,细心地给杨涛戴上吸氧管,轻轻拍着她的背。一旁的摄影师默默走到一边,揩了揩头上的汗。他悄悄地说,感觉很紧张。


杨涛的女儿小慧一直在现场,她的眼眶红红的,抽泣着说:“今天也许是妈妈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很为妈妈高兴。感谢叶叔叔,让我妈妈在临走前满足了心愿。”


主治医生介绍,杨涛目前的病情随时都会大出血,非常危险,她在病房里拍婚纱照也是冒着生命危险。


对此,杨涛和叶永青都很清楚。叶永青说,他只想给“小闷墩儿”(他对杨涛的昵称)一种归宿感。对他自己来说,拍下婚纱照也是种证明,“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她高兴、快乐就好。”


本文内容于 2010/12/2 12:15:29 被火线公爵编辑

5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