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1.html


盘山镇东的道路颇为平坦,以前为官路,年代久后自然少有人来修葺,只是盘山镇为重镇,平时人流及马车量也较大,所以走起来也不那么困难。龚彪鼓着个腮子,心里不停琢磨,总觉得这老爷子的事来得也忒突然了,别的先不说,到现在老爷子已有了五房,要再冒一个出来,龚家大院恐怕永无宁日了。不过回头一想也罢了,反正自己到了北山,落了个清净,想到这不由笑了笑。

龚世济也是满腹心事,早上的赌局到现在他还不能释怀,他也知道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可今咯吗的也太背了,是一次性湿到底了,再一想肖晓清那丫头片子要真的把地契的事唠了出去,那恐怕是亲生儿子也得被宰了。想到这龚世济感觉后背凉嗖嗖的,禁不住打了个寒碜。斜眼一瞅,三弟在那莫名地笑,不由问道:老三,有什么好事杂乐成这样?。

龚彪被这突然一问才感觉到自己失态,忙答到:“没有,没有,这不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接着又默不作声了,过了一会又问道“大哥,这不是通往小李庄的路么?那老六在小李庄?”。龚世济一听有点纳闷,就家里三个儿子,老爷子最看重的是老三,这明眼人都知道,老三来接这个家业那已是板上定钉的事情,为了这事他还没少揪心,后来也逐渐想通了,反正这家以后不是自己的,该吃吃该喝喝,管他三七二十一,自己再努力也是为别人做嫁衣,后来他就迷上了赌。不过这老爷子嘴也够严的,都快过门了,对方是谁都没告诉老三,不由说道:“三弟,那人你应该认识的,年前好象看到你和她再一起溜街”。

“我认识?”龚彪一听,心里不塌实起来,这小李庄能看得上眼的也没几个,他加快了脚步,可心里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官道远处过来一辆马车,赶车的看龚家兄弟忙搭讪道:“二少,溜腿呐”。

龚彪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还溜猴呢!”,头也不回地向小李庄走去。

小李庄是盘山镇靠边的村庄,由于和盘山镇靠的很近,村民们赶早把一些农产品摆到镇上去卖,生计到也勉强讨得过去。龚彪就是在镇上遇到秀鹃的,那天清早龚彪闲得闷的慌,就出门闲逛,突然被街道的一吆喝声吸引住,放眼望去,一姑娘在墙角边卖豆腐,边忙活边吆喝“豆腐罗,鲜新豆腐罗”。姑娘不大,约么十六岁的样子,扎了个小马尾,可看起来却清秀无比。龚彪走上前去,盯着姑娘看了半天,莫名其妙整了一句“姑娘,把豆腐都送到龚家去,然后去管家吴道才那领钱”,然后又盯着姑娘看了起来。

一听来了个大户,姑娘抬起头,看对方是龚家三少爷,不以为然道:“三少爷,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大清早的心情这么好拿咱家开玩笑呐”,接着又吆喝起来。

龚彪有点冒火,这盘山镇人敢不理他的这还是头一遭,而且还是一个丫头片子,不由往袋里一掏,掏出一把大洋丢在姑娘手上,有点气愤的道:“挑起来,跟我到龚家大院。”那姑娘一看龚彪真的买了全部豆腐,忙笑起来,把两个大洋塞进裤袋,其余的退还到龚彪手上,说道“三少爷,两个就可以了,这些,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说完整理了一下行囊挑起豆腐跟在龚彪后面朝龚家大院走去。龚彪一乐,这小丫头到还有些性格,够味,心里琢磨了起来。

后来龚彪才知道那姑娘叫秀鹃,家住小李庄,当家的做了一手好豆腐,因此隔三岔五地做些豆腐让秀鹃到镇上卖,日子也马马乎乎维持下去。

那天后龚彪一清早就依在门口,一听到秀鹃吆喝声就乐乐地跑过去蹲在身边,偶尔也帮着吆喝几声。大伙一听,这龚家三少爷吆喝卖豆腐,都感觉新鲜,可又不敢上前来买,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主。刚开始的时候一个大男人蹲在身边,秀鹃也感觉到不妥,撵了龚彪几次,可这龚彪脸皮也够厚,完全不当回事,一时秀鹃拿他也没办法,任凭他折腾去,一来二去两人也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