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揭开虐杀动物群体真相:组织恋足癖看表演

大家都来说说看 收藏 11 10391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217/12177927.jpg[/img] 一女子脚穿高跟鞋,踢踩小兔子致死。“孔雀明王” 供图 [img]http://img4.itiexue.net/1217/12177928.jpg[/img] Crush fetish爱好者聊天记录截屏。“孔雀明王” 供图 11月14日,时长4分钟的“坐兔视频”被网友曝出,引发网民集体讨伐。11月23日,网友“柳随风”又贴出另一段视频,“坐兔女”连同其他3名女子用高跟鞋将一只


网友揭开虐杀动物群体真相:组织恋足癖看表演


一女子脚穿高跟鞋,踢踩小兔子致死。“孔雀明王” 供图


网友揭开虐杀动物群体真相:组织恋足癖看表演


Crush fetish爱好者聊天记录截屏。“孔雀明王” 供图


11月14日,时长4分钟的“坐兔视频”被网友曝出,引发网民集体讨伐。11月23日,网友“柳随风”又贴出另一段视频,“坐兔女”连同其他3名女子用高跟鞋将一只小白兔踢踩致死。


随后,网上贴出名为“Crush fetish”虐杀团体的聊天记录,曝出该团体专门拍摄虐杀动物的视频,用以出售获取利润。


昨日,记者联系到网帖信息的来源者———“孔雀明王”,他花了两年时间,潜伏进各种“Crush fetish”爱好者的QQ群,发现这些群体还曾组织现场虐杀动物表演。“孔雀明王”表示,希望通过发帖曝光,使更多的人了解这个群体,揪出背后的那些利益集团。


几次买片子“打入”群体


我装着跟他们有相同喜好,说想跟他买Crush fetish影片,然后讨价还价,买了几次片子,他们才算是放松了警惕


新京报: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团体的?


孔雀明王:我曾是“中国反虐杀联盟”网站的版主,有段时间,我们的网站上出现了各种各样虐杀动物的图片。我感觉有人在搞破坏,反对我们保护动物。我觉得这事和2006年的“虐猫事件”有关,其幕后团队名叫“Crush world”,它的站长郭扬当年在接受采访时就明确表示这是一个产业,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用Google等引擎搜索crush的相关信息。


新京报:发现了什么?


孔雀明王:和我想的一样,这是一个团体,名叫Crush fetish,就是粉碎崇拜,它的成员将“出售虐杀动物视频”当做广告,放在一些国外的网上叫卖。我在留言板上发现了一个专门出售此类视频的QQ号,并加他为好友,希望借此进入他们的群体。


新京报:之后,你通过什么方法进去的?


孔雀明王:你要不买他的片子,他根本不会搭理你。“虐猫事件”后,他们的警惕性很高,我装着跟他们有相同喜好,说想跟他买Crush fetish影片,然后讨价还价,买了几次片子,他们才算是放松了警惕,还把我当成了同道中人,以熟人的身份,介绍我进入一个高级群。“虐兔视频”被曝光后,现在这个群叫交友群。


群体多数人有恋足癖


他们一些人的幻想都很变态,你能理解他们想把怀孕的小动物剖腹后,取出胎儿逐个踩得稀烂的想法吗?


新京报:买片子花了多少钱?是什么内容的?


孔雀明王:前前后后花了四五百块钱,他们按照被虐动物的种类划分系列,我买到的就是群里面最火的“四川系列”,包括“坐兔女”拍摄的用高跟鞋踩兔子的视频。他们把一个系列分为几段,打包出售,最长的有一个小时,最短的七八分钟,内容就是几个女孩子用各种残忍的方法弄死这些兔子。


新京报:这个群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构成的?


孔雀明王:他们都是Crush fetish的爱好者,SM(性虐)爱好者的一部分,大多数有恋足癖,群里面有影片的出售者,不过更多的是观赏爱好者。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一些拍摄者和模特,这些模特也是爱好者,以腿和脚漂亮著称,是成员们追捧的宠儿。


新京报:你一般都怎么做,才能保证不被他们发现?


孔雀明王:我买片子,也参与讨论,他们一些人的幻想都很变态,你能理解他们想把怀孕的小动物剖腹后,取出胎儿逐个踩得稀烂的想法吗?我差点都想砸键盘,可我还得迎合。他们制作图片,用侮辱的言辞漫骂动物保护者,我只能忍着心里的愤怒。


拍2小时视频收入数百


拍成后大部分放到国外的网站上卖,翻看完这些视频目录就要200多元。还有一部分放在群里内销,一般要价在几百元


新京报:你曾说这个群体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群体成员是怎样运作获利的?


孔雀明王:据一些出售影片的人说,拍摄者会雇用一些人做模特拍摄。拿“四川系列”来说,里面有大学生、发廊妹、性工作者,他们都是冲着钱来的,拍一段2个小时的视频给三四百元。小动物则是由拍摄者提供的。拍成后,大部分放到国外的网站上卖,翻看完这些视频目录就要200多元。还有一部分放在群里内销,一般要价在几百元。四川系列如果买齐,需要上万元。还有不少二手、三手专门做销售的,一般都高价买入,低价复制后再出售,以量赚钱。


新京报:这些视频在国外网站很受欢迎吗?


孔雀明王:国外有相关的动物保护法,这些虐杀哺乳类动物的目录曾多次被删除,只留下虐待鱼、虾、昆虫的视频信息,但留言板中有购买虐杀哺乳动物视频的信息。


新京报:你有没有接触过这些拍摄人员?


孔雀明王:有,曾经有一个19岁的女孩,刚上大学,她是视频模特,我和她聊,她说自己中学的时候就玩SM,后来经过同好(圈内对有相同爱好者的称呼)介绍,进入Crush fetish的群体。她曾经被人请去现场表演,由观赏者提供小动物,她负责将它们弄死,做一次的收入十分可观。她还说过打算自己拍,因为这样做利润更大。


“虐兔事件”后群里清人


有的群解散了,不少群开始踢人。我猜想他们是想等待风头过后,卷土重来,就像当年“虐猫事件”被慢慢淡忘后,才发生了“虐兔”


新京报:掌握了这些信息后,你做了什么?


孔雀明王:去年,群内有人想对一些动物保护网站发起攻击,我提前在这些网站上公布了这些人的QQ号和他们的聊天记录,算是第一次还击。不过,这也让他们知道了群里有“内鬼”,不少群主开始清人。


新京报:你没有被他们发现吗?


孔雀明王:我隐藏的比较好,买过片子,也经常参与讨论,被清的都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


新京报:最近“虐兔事件”被曝光后,群里有什么反应?


孔雀明王:有的群解散了,不少群开始踢人,群里成员也都闭上了嘴,不怎么讨论了。我猜想他们是想等待风头过后,卷土重来,就像当年,“虐猫事件”被慢慢淡忘后,才发生了“虐兔”。这次如果再不把他们揪出来,类似视频还会出现,谁也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小动物遭到虐杀。


新京报:还要继续潜伏吗?


孔雀明王:当然会,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找到那些拍摄的女孩子,揪出背后的那些利益集团,那些女孩子也应该站出来公开道歉。


希望出台反虐待动物法


最重要的是引起人们的关注,得有人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付出代价,最好能促成反虐待动物法的出台


新京报:目前有媒体报道说,“坐兔女”已经报案,称当年是被诱骗才拍摄的视频。


孔雀明王:这些信息有些可以相信,有些我还不信,比如前段时间有人发表道歉信和忏悔书,我认为都是假的。首先,公布在道歉女孩空间里的图片是截图,其次,从内容上看,路子和几年前“虐猫女”的道歉一样,事实证明都是幕后有人在操作,目的是转移公众的视线。


新京报:还会和“柳随风”继续发布类似的视频吗?


孔雀明王:我们之前并不想发视频,只是发了聊天记录和截图,但是几乎没人理会,结果还是发视频才引起这么多人关注。但再发视频也很难了,一方面可能与法律法规相抵触,这会让那群爱好者们以“传播暴力”来抵制你,甚至招来官司,另一方面,视频审查通过的难度也很大。


新京报:你觉得这件事有一个怎样的结果才能令人满意?


孔雀明王:不能就这么算了,最重要的是引起人们的关注,得有人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付出代价,最好能促成反虐待动物法的出台。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