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警察因300元赌资被杀 媒体揭其发家路

shanhua 收藏 2 1312
导读:一个普通的公安干警,一对普通的警察夫妇,游走于官场和商场、权力场和财富场。死于非命却因亿万身家而备受关注,所有人将焦点对准了与其身份和职位不相称的巨额财富。 11月10日深夜,山西省洪洞县警察王建雄及其妻子在住所中被杀害。被害者除了警察身份引人关注之外,更是因为坐拥上亿身家格外引人关注。 山西洪洞――“苏三起解”的故事发生地,民间传说中国移民发源地大槐树所在地,这个因煤而富,因黑砖窑、瓦斯爆炸事故而多次成为全国焦点的地方,再一次成为媒体蜂拥而至之地。 最新的消息显示,中央有关部门已经要求洪

一个普通的公安干警,一对普通的警察夫妇,游走于官场和商场、权力场和财富场。死于非命却因亿万身家而备受关注,所有人将焦点对准了与其身份和职位不相称的巨额财富。


11月10日深夜,山西省洪洞县警察王建雄及其妻子在住所中被杀害。被害者除了警察身份引人关注之外,更是因为坐拥上亿身家格外引人关注。


山西洪洞――“苏三起解”的故事发生地,民间传说中国移民发源地大槐树所在地,这个因煤而富,因黑砖窑、瓦斯爆炸事故而多次成为全国焦点的地方,再一次成为媒体蜂拥而至之地。


最新的消息显示,中央有关部门已经要求洪洞方面将王建雄财产调查的全部结果尽快上报。


尽管外界十分好奇,但在洪洞县,这个煤矿资源大县,身家千万上亿的煤老板甚至地方公务员并不鲜见,老百姓对此也早已司空见惯。


王建雄的杀身之祸因何而起?亿万身家又从何而来?


300元赌资VS 3亿身家


初冬的一天,山西省洪洞县东方假日酒店,县里的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王建雄正在与几个年轻人玩牌,王建雄绝对没有想到,那一场牌局令他的生命在51岁戛然而止。


王建雄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尽管身家不菲,但玩起牌来从来不敢大玩。这一次,他因为300元赌资与赌桌上的一名年轻人韩泽荣发生了争执,于是韩泽荣怀恨在心,便伺机敲诈王建雄。韩泽荣是洪洞县另一已离职富豪警察的女婿。


根据接近当地警方的人士转述,11月10日晚,韩泽荣与另外两个同伙来到洪洞县鸿安古槐大厦,这是当地最高的楼房,共24层,小区的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工,入住的居民不多。王建雄家正住在鸿安古槐大厦15楼的1501室。


案发的经过证明王建雄的确爱财如命。晚上11点多,三人尾随王建雄夫妇入室。数次拉锯,王建雄都没有告诉凶手他的三张银行卡密码。王建雄死后,王妻韩惠芳,洪桐县公安局信访科民警,终于告之了正确密码,三人查询银行卡得现金175万,得逞后又将韩惠芳杀害。后三人分别在洪洞、太原、澳门落网。


在洪洞县不小的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王建雄有钱:开着宝马上班,三个儿女在国外留学,把守过路权,经营过车队,在铁价最好的时期经营铁厂,在煤炭价格最高的时候经营煤矿。王建雄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从河北部队转业回来,进入洪洞县公安局,从局长司机一路走来,从商之路顺风顺水。


当地盛传的是,王建雄在北京有6套住房,海南15套住房。山西临汾市和洪洞县均有住房,都在美国上学的三个孩子,一年学费在100多万。


发家之路


王建雄是洪洞县万安镇南步亭村人,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给洪洞县公安局局长当司机。


就在这个阶段,王建雄即已在职经商,经营铁厂,那个时期正是生铁价格走高之时,每吨铁价700多元,利润丰厚。


上个世纪90年代初,王建雄当上洪洞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公路巡警队队长。假如说前期王建雄的生意与官职并无太多关联的话,从此时开始,公权力便成为王建雄致富的一大利器。


洪洞县的108国道,是山西煤炭产业的交通要道,从汾西、翼城等地生产出的煤炭以及焦炭,要到达霍州的电厂,洪洞是必经之路。焦炭,正是王建雄自己经营的铁厂的原材料。据数位熟悉当年情况的知情人士反映,经常有运焦炭的车被王建雄和他的公路巡警队拦下扣留,也不罚款,数天后过来取车,焦炭便卸去不少。“曾经有一个司机被盘剥得烦了,干脆一次性答应给王建雄的铁厂每年‘孝敬’50车焦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除此之外,王建雄还经营自己的车队,没有牌照,不用交费,他就是这样捞的钱。


市场与公权力交织的作用下,王建雄完成了他的原始积累。


然而,大多数人不得不佩服王建雄和他妻子的经商头脑。2000年,当许多煤老板还在为发不出矿工的工资、四处借贷无门而烦恼之际,王建雄将手中的铁厂换成了煤矿。南步亭村隔壁鲁生村的鲁生煤矿,造就了王建雄的亿万富豪之路。


王建雄买下鲁生煤矿之时,煤价还只有20元一吨。2002年10月,煤价开始一路飙升,丝毫没有回头之意,最高峰涨到1300元一吨。鲁生煤矿2000至2005年这几年经营期间,年产煤在2万吨至6万吨之间。一位经营了30多年煤矿的煤老板估算,5年间,王建雄获利保守估计在8000万元左右。


牌桌上,王建雄或许不是很好的赌手。但在生意场,他每一步的决策都做得关键而及时。2005年,煤价高峰时,王建雄又一次下对了赌注,他将手中的鲁生煤矿卖给了邻村的王麦生。


王建雄和他的鲁生煤矿


鲁生煤矿的前身,叫“北京矿”,是一位洪洞籍的北京人洪波(音)于上世纪80年代投资兴建的。洪波人在北京,将煤矿交给一位亲戚打理,再加上那个年代煤老板普遍经营艰难,连货款都要不回来,2000年,无力经营下去的洪波以150万元的价格将鲁生煤矿卖予王建雄。鲁生煤矿的一个股东证实了上述价格。


在洪洞当地方言中,王建雄被大家称为“建勋”,鲁生煤矿注册的法人代表即是王建勋。


“这个煤窑要七八十人下窑。”一位在鲁生煤矿长期工作的矿工告诉记者。鲁生煤矿同时还负责全村的煤炭供应,村里每人每年的标准是一吨,130元一吨,价格多年固定不变,鲁生村居民约1200户,即需要供应1200吨,同时,村里的学堂、大队的煤它也负责供应,一年为鲁生村供应煤在2000吨左右。


2000吨对于鲁生煤矿来说,只是毛毛雨。鲁生矿低峰时年产煤在2万吨左右,高峰时则产煤6万吨。不过与其他煤矿一样,在山西省对煤窑生产规模的门槛一步一步拔高的背景下,鲁生煤矿报给官方的产能,从3万吨一直攀升到了21万吨。


现在的鲁生煤矿,已经由山西焦煤集团旗下霍州煤电的山焦和煤矿整合。


没有人知道王建雄是以多少价格把鲁生煤矿卖给王麦生的,但前述那个不太走运的煤老板告诉记者,鲁生煤矿的规模没有他的大,他的煤矿产量在9万吨时,鲁生煤矿的产量大概在6万吨。而他的煤矿在2005年被下家以7000多万的价格卖给了王麦生。以此推算,王建雄卖鲁生煤矿的价格应该在5000至8000万元之间。


不做公路巡警队队长后,在当地许多人眼里,王建雄警察的身份早已淡化,而俨然一介纯粹的商人。在商言商,因此,王建雄在当地并没有结下什么仇家。


据王建雄的外甥女王雅告诉记者,王建雄兄妹9个,他排行老五。王建雄与其他兄弟姐妹来往并不密切,也不懂得散财,他的侄子和外甥都在当地开出租车或黑车,生活并不富裕。


当三位凶手从容打扫案发现场,心态极佳地离开现场,甚至第二天其中一位还到东方假日酒店当保安时,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案件除了破碎一个家庭外,更引发了全国舆论对公职人员因矿暴富的新一轮关注。


来源:人民网 编辑:段若兰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