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十章踏上征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十章踏上征途


这番话使杨素素更震惊了,同时对谢飞生出高深莫测之感。这贾顺的忠心,她是知道的,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似贾顺如此忠心之人竟然能被这个谢飞三言两语给说降了,并且还死心塌地。她不明白,她是真的不明白!


谢飞是带兵的出身,通过简单的观察,发现杨家这批死士个个身手颇为不俗,论个人作战能力比起他在前世的特种作战队员来也毫不逊色。特别是贾顺如果在不用的枪的情况下,谢飞也只能同其打年平手就不错了。


谢飞看过武侠小说,知道这些都是所谓的江湖中人。


自古有云:“民不与官斗。”别看杨家的这批死士个个都是一流的高手,但是真正遇到正规军队也只有挨宰的份。除却本身身法力量和武器的精巧使用,你的实力再高,绝招再强,足够支撑你杀得了几人的军队,几十人的军队,也应付不了络绎不绝,前扑后续的无数敌军。人力有时而穷,就围城的三万步卒和一万多骑兵站着不动,让他们也些人去杀,估计累也得把他们累死,何况敌人的反击力量也不会太弱,不然怎么能击败西晋的军队。


为了短短的时间内能提高这批死士的战斗力,谢飞想到了前世的军队作风,“以老带新”。虽然李善等人跟谢飞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也算是深得谢飞的真传。


谢飞把众死士分成十二小队,让李善的属下人当领兵队长,让李善和贾顺当副队长,统一军事化管理,虽然江湖中人个个都桀骜不驯,但是都有一个通病,那都是认死理的主,脑袋一筋,只要他承认你,就是让他下刀山下油锅也绝不含糊。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谢飞单打独斗能力虽然强,但是也要分跟谁,如果寻常士兵那也罢了,但是江湖高手岂能是弱柿子,任你拿捏。不过谢飞不用担心,因为他有一个杜曾,那可是一个勇冠三军的主。但是露出几手也是有必要的,不然他们只会服杜曾,而不会服谢飞。


谢飞在脸上那道刀疤此时显得有点狰狞,对众士兵道:“从今往后,忘记你们的功夫,忘记你们的花拳绣腿,你们所习的不过是花花架子,让你们今天见识见识什么是杀人之法。


谢飞说这些人的功夫是花架子,可有好多人不乐意了。他们纷纷磨拳擦掌,蠢蠢欲动。


谢飞坦然一笑。说道:“不服可以上来试试。”


这时,校场上出来一个短小精瘦的汉子,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


那瘦小的汉子叫耿四,看他的步伐轻盈,谢飞知道他是一个难緾的主,功夫万变不离其宗,是招都有破招,唯快不破。


耿四上来运了一下气,摆了一个起手势。谢飞点点头,示意耿四可以进攻。


耿四也不客气,当面推出一掌。


谢飞分明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迎面而来,他只是听说过气功可以伤人,必竟那只是听说。现在让他亲眼所见,怎么能不心惊。谢飞思绪急转,急忙左手出拳格挡,右拳直击耿四面部。


耿四随即变招,手掌一翻变抓上来要扣谢飞的脉门,这时,寒气更盛。耿四双掌翻飞,寒气纵横。谢飞并不会什么功夫,手里有的只是反应快而已,谢飞在耿四的急攻之下,攻守有度,丝豪不乱。两人緾斗在一起,斗了十招,耿四突然跳出圈外,只见他双手业已脱臼,耿四道:“多谢谢爷手下留情。”


原来二人都是一快打快,旁边的人根本没有看出什么。但是谢飞极为了解人体构造。知道什么是人体的弱点,以已之长,击敌之短。


其实谢飞此时也不好受,周身上下都布满一层白霜,像穿着一层极薄的软甲。谢飞强忍着刺骨的寒冷,帮耿四接上的打掉的关节。


耿四的寒冰掌在众人中极负名气,见他落败,众人大多数都低下了头,不过仍有人不服气,此人叫张狂,孔武有力,一身硬功甚是了得。


不过此人是一个粗人,与他对战,谢飞更是轻松,谢飞不下三回合,就拿下了此人。


这时,众人中大多数都服了谢飞的功夫。


第二天,谢飞决定离去,此去晋阳,胜负难料,他也不敢大意。按杨素素的猜想,她只要求谢飞能和刘琨的并州取得联系,内外夹攻,打开一条缺口,让她的运粮队进城。


谢飞在李善耳旁轻声低语一阵,李善转身离去。


婉娘一颤道:“那不是要和你分开吗?”


谢飞道:“快则十几日,迟则一两个月,我定会回来的。别忘记我是老天爷派来,所以绝不会死掉的。”


婉娘痛哭起来,弄得谢飞手足无措时,她却猛下决心,含泪答应了谢飞。


想起离别在即,两人就在房间内疯狂的欢好起来。


第二天深夜,谢飞在婉娘泪眼相送下,依依袂别。


密密麻麻的一排排死士,左手持刀,右手持盾,谢飞告别杨素素,率一千多死士秘密前往晋阳城。


众人一动,让谢飞大跌眼镜,看这批人的阵型动作,根本毫无协调性和团结性可言,如果让这批人在城内巷战或许可以争取得一搏之力,若是面对敌人的下面冲锋,则完全是送死的行为!


出城十几里,谢飞突然摆手让众人停下来,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军事条令也足足执行了数分钟。


谢飞策马来到众人面前,不由讥笑般看着众人说道:“兄弟们,你们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吗?充其量只能算是江湖草莽组成的突击军团而已!江湖人有自己的江湖路。如果靠一批高手就能决定一场战争,就没有自古流传的民不与官斗地说法了!”


接着谢飞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这样太小看正规军了,虽然你们每个人都能以一挡十,甚至以一敌百,但是在正规军密集阵型的冲击下,只能是任人屠杀。别说去救刘将军,就是能不能活着回来那都是一个问题。”


这时,众人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贾顺道:“谢爷放心,兄弟们没有一个是孬种,今次我们人数虽少,但都是精锐的好汉,连死都不怕,还怕打不败匈奴兵?”


谢飞道:“好,我相信大家都是好样的,不过话说在前头,我带兵打仗大仗小仗不下数百,从来都是令出必行,如果各位认我谢飞,就此留下,我们一同去救抗击匈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是必须做到一条令出必行,违者严惩不怠。”


“我等愿以谢爷马首是瞻。”众人大声吼道。


谢飞道:“默契和团结是一支军队的军魂,如果没有这两样就是一盘散沙,毫无战斗力可言。如是凝聚团结数十平民之力,即使是我都不敢言胜,如是凝聚团结众兄弟之力,即使先天高手都不敢言胜,纵观天下,却无任何军队能与之相比。”


众人无不心动。


谢飞一路行来,也不敢大张旗鼓,生怕泄露了救人的动机。谢飞编写了一套作战攻防之法,其实那不过是前世的经典战阵,是谢飞凭着自己的记忆默写而成的。


好在这批死士大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而且个人素质极强,唯一欠缺的就是默契和团结。经过三天的演练,众人倒也学得似模似样,看上去还是那么回事。


到了第四天,众人行至晋阳城百里范围内,一处小城,平阳。平阳作为刘渊的汉都,i当然,刘渊并没有大肆建筑,只是加高了加固了城墙。谢飞自然不会傻得拿一千人去冲击四万多人围困的晋阳,他用的是围魏救赵。攻打平时,让晋阳的围兵班师回救。


谢飞让众人分开而行。


由于各地商人的大量涌入,平阳城比过去热闹得多了,同时也混乱的多了,大街小巷人声鼎沸喧闹不堪!刘渊为了为此防止平阳城出现趁火打劫的情况,加派了大量巡逻力量;不过这些这些力量只是为了维持平阳城内的秩序罢了!


平阳城内有一座大型的客栈,迎宾客栈,迎宾客栈由最先投靠刘渊的汉人商家白家所开,虽然白家算不是上中原特大商家,但是自从刘渊称帝以后,白家的势力也跟着水涨船高。白家这座客栈占地面积非常广大,一点也不逊色中原那些大型客栈,这座客栈除了有普通房间之外,还有十几座独立的小院,专供有钱同时又喜欢安静的客人享用。


这天,一队数百人的商队来到迎宾客栈外,领头的一人是个相貌颇为普通的年轻人,脸带刀疤,一脸富贵气,队伍赶着数十辆大车!队伍中除了脚夫之外,还有百余名气势不俗的卫士。


周围的百姓看到这样的景象,并未感到多少惊讶,因为战火四起,天下不再太平,强盗流寇层出不穷,商人们为了自保纷纷出资雇佣卫士,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像这样的商队他们见到太多了!


店小二小跑着从殿堂内奔了出来,哈腰道:“客官可是要住店?”


那名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看都没看店小二一眼,一对眼睛高高地扬起,很目中无人的样子。店小二哈着腰,心里却在想:“这小子怕是没见过世面,竟然跑到这里耍起派头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名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淡淡的问道:“你这可有独立的小院?”


店小二回答道:“当然有!”随即道:“只是价钱。。。。。。。。”


那名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向小二扔过去一锭金子,足足有十两,不悦道:“够了吗?”


店小二见状,神情登时更加恭顺了,赶紧满脸堆笑道:“够了,够了,别说是租,就是买下来也足够了。”随即问道:“但不知客官们要租几座小院?”


那名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说道:“我们要两座小院!要相邻的两座小院!”


店小二立刻应道:“没问题!”随即引领着他们一行人朝后院走去,同时有另外的伙计引领着门外的大队朝店堂一侧的侧门走去。


店小二领着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来到一座小院中,这小院倒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面积要大上不少。


店小二地问道:“客官可有什么吩咐,本店虽小,中原名吃,一应俱全。上好美酒应有尽有”


那名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说道:“你去为我们准备两桌上好酒菜,然后送到小院里来。”


店小二连声应诺,随即退了出去。


几名护卫簇拥着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来到小院的主房,随即一名护卫关上房门。


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在大厅中央的木桌前坐下,几名护卫呈扇形立在他的身后。刀疤男朝身边的几名护卫使了一个颜色,那几名护卫立刻四下搜索了一遍,回到刀疤护卫身旁,其中一名护卫禀报道:“兄弟们已经搜过了,没有异常情况。”


刀疤男对几人道:“这里是匈奴人的王城,大家行事务必谨慎!从现在起,就按照商队的身份称呼!”


几人抱拳应诺。


原来这一行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商人,而是肩负特殊使命的谢飞等人。刀疤男正是谢飞,他身边的分别是李善,杜曾和贾顺两名副队长,其他的五个人则是各分队的分队长。


谢飞对身边的一名分队长下令道:“你去旁边的院子看看大队的情况!”。


这名分队长应诺一声,随即拉开房门离开了。离开大厅时,将房门重新掩上。


谢飞在圆桌边坐下,从怀中掏出一张牛皮摊开在桌面上,这牛皮上画着详细的街巷景象,原来这竟是平阳城的平面图。平阳城中的大小街巷在这张地图上均有反映,平阳城中央位置的王城尤为细致。这地图是谢飞离开安平前杨素素给谢飞的。


“我们现在在这里!”谢飞指着王城南面不远处标注着“迎宾客栈”四个字的位置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搞清楚王城及四周的防御情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