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八卷.险中迷局 第四章.博士出局(1)

shugangj11 收藏 2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8.4.1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5:30 史吏的脸上没有现出人们预期的那种踌躇满志的笑容,倒是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令全体欢迎他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一度高涨起来的热情随之冷却下来,众人纷纷落座继续机械的忙着各自手里的事情。 舒展和林烈一左一右的站在尹博的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8.4.1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5:30

史吏的脸上没有现出人们预期的那种踌躇满志的笑容,倒是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令全体欢迎他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一度高涨起来的热情随之冷却下来,众人纷纷落座继续机械的忙着各自手里的事情。

舒展和林烈一左一右的站在尹博的身旁,看着史吏的助手将一纸任命书递到了尹博的手上。尹博认真的看了一遍那张印在200g刚古纸上的公函,纸的质地考究,字的印刷精美,章盖的庄严。尹博不由得肃然起敬,只见他收了公函,侧身立正,让开通道,客气的对史吏说道:

“欢迎,请到楼上说吧!史吏大校,请吧。”

史吏矜持的点了点头,迈步上楼。尹博随后也踏上了楼梯,舒展和林烈对视了一眼,站在原地没动,尹博回身招呼道:

“一起来吧!交接仪式也需要有见证人的。”

舒展勉强笑着答道:

“是,博士。”

说着话,他扭头招呼林烈,不料,却意外的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自然流露的讪笑。立时,他感觉就像是吞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舒展不再多言,径自跟着尹史二人一起上了楼梯,大厅里楼梯口,就只留下了林烈和史吏的助手站在原地。


一举手一头足,史吏的派头在很大程度上都带有总政首长的影子,其表露出的做派和气势颇有些咄咄逼人。他进了尹博的办公室以后,不等人让便径直走向了班台后面的那张高背转椅。谁都知道那原本是尹博的座位,他这么一来舒展尹博都觉得别扭。舒展以为,其实史吏原本不必如此,就算铁定了那是你的位子,也该等到仪式之后再坐不迟,而在交接之前,你怎么也都还是位客人,又何必那么心急嘛!

但史吏不这么想,他认为自己是带着总政、总参两位首长的重托而来的,就算没有那一纸任命,照样也是名上差,坐坐你的座位又怎么了?我就是要给你们留下这么一个高调跋扈的印象,不然,这后面的戏我该怎么唱呢?

尹博和舒展当然不明白史吏的心思,于是,闷闷不乐的也跟着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史吏一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不失时机的开口说道:

“博士,总部首长很关心您的身体,所以,卸任以后的生活您不必担心,已经为您…”

“大校,时值谍战的紧要关头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交接工作吧,我个人的安排留到以后再说也不迟啊!”

身为陆军少将的尹博虽然卸任,但面对低自己一级的史吏时,他说话的口气仍不让半分,这是舒展自接触尹博以来第一次见他展现出自己强势的一面。

史吏略显尴尬的笑了笑,故作轻松的说道:

“不必过分担心,眼前的困难局面很快就会过去的,您一生经历了那么多的曲折斗争,不也没把您难住吗?相信年轻人吧!我…我们,会把六处带好的。”

尹博的脸上没有笑意,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一句说话,静等着那本应该是极其神圣的时刻到来。尹博的冷淡让史吏的情绪遭受了重挫,他很想让气氛变得活跃一些,于是转而对舒展问道:

“这位是…”,“舒展。”

不等史吏把话说完,舒展便接口答道,他不想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把话题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来。但史吏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打住,他若有所思的说道:

“哦,有过耳闻,人才啊!”

“哪里,大校过奖了。”

舒展应酬着,心里忽然记起陈墨,不由得想到,要是此人在场,怕是不会给他机会如此嚣张吧!说来也巧,舒展刚一想到陈墨,就听史吏说道:

“哦!对了,和你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他叫陈墨对吧!这个年轻人可不得了。”

舒展的心里略微一动,不由得想,看来他对陈墨并不陌生啊!果然应了那段传闻?陈墨真的是总政首长的器重栽培之人呐!不等他沿着这条思路继续想下去,就听史吏问道:

“陈墨怎么没见?他…”

“他出任务去了,应该就快回来了。”

尹博难得一见的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这是应为提到了陈墨所致,舒展心想,这个陈墨也果然是个人物啊!年纪轻轻便深得前辈赏识,看起来,此人很不简单啊!

“那好,我们就等一等好啦!等人到齐了,我们再开始。”


史吏的话让局面变得静止不动了,三个人相对而坐,心照不宣的陷入了沉默,气氛开始变得紧张,而时间则变得迥长,因为一个相同的理由,谁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甚至不想立即打破僵局,宁愿就这么坐着,好让这一刻停留得更久,记忆得更深,行进的更慢,结束的更晚。

其实,史吏的心情何尝不变得沉重,他想起了自己临来之时,谈总语重心长的话语,还有古总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得陷入了思索之中。他想,从表面上看来,尹博似乎已经接受了眼前的现实,但他外表平静其实内心里无奈,想想谁都能明白,把自己亲手创建的团队,毫无道理的交给了一个陌生人,这如何能让他高兴的起来呢?可细细一想,感觉他又像是很期待,似乎已经等不及想要急着离开。莫非,他正想要丢掉这块烫手的山芋?免得自己一生的荣誉为它所累?

史吏怀揣着心事,脸色阴沉眉头紧锁了起来。与此同时,舒展也在为尹博捏着一把汗。不想史吏那般极端,舒展想的却是,或许他此刻心有不甘,或许是怀揣着不情愿,或许是留下了太多的遗憾,或许是因陈吕二人不在眼前,或许…舒展忽然想到,或许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突然,尹博打破了僵局,就见他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像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只见他回过头来说道:

“我的意见,不必等了,时值敏感时刻,我们不必拘泥形式了。现在,就开始吧!”

尹博的话似乎也让史吏摆脱了困境,他想获得了解脱一样,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好吧!就按博士所说,我们开始吧。”


尹博转身走到了屋子一角的白板跟前,他边写边画边讲解,郑重其事的介绍起六处的现状和当前的局势来。他从秦雅的“蓝海之心”讲到今晚的航母情资接收行动,从荆轩的途中遇险讲到荀循的遭遇追杀,从吕律调的技术部讲到林烈的外勤部,又从陈墨的加盟讲到眼前的舒展。史吏听的赞许,舒展听得佩服,二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尹博直到他把话题收住。

这时,就见尹博掏出了一把十字沉头的钥匙,交到史吏的手上。沉沉的说道:

“这是一把通用钥匙,能开六处的所有加密门锁,大校,请你保存好。”

尹博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忍不住瞟了身边的舒展一眼,舒展低头不忍与博士的目光相对。他知道,尹博说这话的时候,心中满是遗憾。

史吏明白尹博交出的这把钥匙作用重大,,它就是六处的调动兵符,就是六处的指挥权杖,就是六处奖惩的军规,就是六处忠诚的承诺。史吏痛快的伸手接过了这把象征着六处调度指挥大权的钥匙,郑重的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至此,总参情报局六处的主管大权便交给了新上任的史吏。整个仪式进行的虽然简单,但寓意却颇为深远。表面上看似是六处的创始人把自己亲手缔造的团队交给了一个陌生人,同时他也就此告别了自己曾经战斗过一生的岗位,似乎也预示了一代名谍的职业传奇的结束。但是,接下来的转折却让一切理性的思维都变得不再靠谱了。也许,要过很久人们才会猜出其中真正的缘由来。


尹博起身,从门后的衣架上取下自己的风衣,然后,他提起自己的公文包转身说道:

“好吧!我现在是无债一身轻了,史吏大校,六处就交给你了。”

舒展听得心里一酸,他看着一生都在谍海之中叱咤风云的老人竟然如此灰头土脸的离去,不免暗自叹息。此刻,已经接替了尹博职位的史吏却出乎意料的表现出了热情,他笑着挽留道:

“不必急着走嘛!博士。六处是你的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史吏嘴上说着,人却依旧坐在尹博的座位上,没有起来的意思。舒展看多了这种虚伪,于是,忍不住接过话茬说道:

“史大校说的是,博士还是等到这次行动终了之后再走不迟,毕竟,我们都是新来…”

不等舒展把话讲完,史吏便打断了舒展的话,带着嗔怪的口吻说道:

“别大校大校的叫,怪生份的,叫我御使好了,难道,你没听说过我的雅号?”

舒展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用事,随即顺应道:

“怎么会?御使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哪有不知的道理。”

“那就好,以后不必过于拘谨,听说你在国外工作的时间很长,有机会多多指教啊!”

“那可不敢当,要说身经百战还是要数《风华三杰》,我们都该多听听博士…”

舒展说着,回头再看时,尹博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哦,博士他就这么…走了?”

舒展喃喃自语着,史吏也随着叹息了一声,幽幽的说道:

“这样也好,该是放松一下的时候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的确很难胜任呐!”

史吏说话的腔调与刚才尹博在场时的表现判若两人,他看了舒展一眼,抬手示意他在自己对面坐下,然后语气沉重的说道:

“舒展,总部首长对六处近来的表现颇为不满,对此,博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才会派我下来主持六处的工作。”

舒展觉得一股腐朽的霉味阵阵扑来,心想,官僚和自以为是曾经使我们在很多次关键的斗争中处于被动局面,而今,这股风又刮到六处来了。看来,今晚的行动,凶多吉少啊!想到这里,他不无忧虑的抬眼看了下对面的史吏,对方的神色让他想起了某个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孔,心下猛然抽紧,脸上却努力的保持着平静。

史吏见舒展的表情凝重,觉出自己的话发挥了作用,于是继续标榜道:

“对于眼下六处面临的困难局面,我想对分工做些调整。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舒展的脑海里闪过尹博对他和陈墨下达的命令。“今晚的行动,关键在吕律调,有了她就能准时接收到情报,所以,陈墨负责吕律调的安全。今晚之后,荆轩便是重点,有了他情资才能发挥作用。所以,舒展负责荆轩的安全,除此之外,全无大碍。”

舒展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史吏的问询,但他开口所说的话却完全避开了尹博的命令,而将话题转向了林烈和荀循。

“御使考虑的不错,六处面临如此困境最大的问题在于分工不当职责模糊,特别是在秦雅遇刺之后,“蓝海之心”小组已经名存实亡了,加之博士的指挥失误使得荀循和林烈的作用难以发挥出来,我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观察这二人的实力不弱,因为得不到博士的重视,多少有些情绪,所以,御使可以考虑给他们更多的职责和更大的空间。”

舒展说着,心里暗自为尹博叫屈,眼睛却在观察着史吏的反应。作为密战英才,舒展本非池中之物,遇事他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此时,他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展开行动了,只是表面上却丝毫也不显露出来而已。

史吏没有马上表示自己的态度,他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直视着舒展问道:

“你是不是很想看我栽在六处哇?”

舒展的心里猛的一惊,他不确定对方是否看透了自己的想法,但本能告诉他绝不能表现出有丝毫的惊慌,说不定对方仅仅是在试探一下自己呢?于是,他露出一脸的不解,用迷惑的眼神望着史吏,等待对方继续发话。

二人对望了片刻,史吏却又突然笑着说道:

“算了,算了,一句玩笑话而已,不过六处的工作还是会多多依仗你的,将来的六处还是你的。”

舒展立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也笑着说道:

“哪里,工作上的事舒展义不容辞,置于其他嘛…我绝无非分之想。御使,放手干吧!我支持你。”

二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一沉一扬,心中也是各怀所想。


舒展走下楼来时,脑海中还是史吏脸上那副奇怪的表情,耳边响起自己恩师的声音:“舒展,你一生都要提防这样一个人,你从他说话时的表情里能够看到两张不同的脸,这个人会在你人生得意时推你上珠峰,也会在你失落时踩你进大洋。”

“大师”师语的预言在史吏的脸上得到了应验,舒展努力平复心头的激荡,若无其事的对独坐在角落里的林烈说道:

“老枭,御使有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